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博硯「說」法》陳情抗議絕非請客吃飯般容易

報載李來希在反年改抗爭告一段落後,打算與反同婚團體合作成立新的反對組織,甚至組黨,若消息為真,這樣的做法只是顯示李來希只是想要抗爭,並不管訴求是否能達成。如此一來,社會大眾也就明白李來希發動反年改團體到世大運會場抗爭目的並不是為了要訴求反年改,只是單純想讓執政者難看。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以「反年改」為主要訴求的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自從年金改革啟動後就成為了新聞矚目的焦點人物。傳統上,因所謂的「特別權力關係」所致,公務員的勞動條件便規範在各種不同的法令之中。相較於一般勞工而言,為了維持行政的中立性,所以公務員的福利待遇都較為優渥,尤其近幾年來因為國家經濟發展並不順利,考公職更成為年輕學子的優先選擇。不過長期下來,未隨著時空因素而改革以致於公務員退休金過高的問題,成為了國安危機之一。

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左),自從年金改革啟動後屢屢因言行登上媒體版面。(記者朱沛雄攝)

年金改革得以順利推動實屬不易,不過,若從《行政法》的觀點來看,目前的年金改革方案其實也不是沒有應該檢討的地方,例如有關信賴保護的問題。如果錯誤的行政處分都會產生信賴保護的問題,那麼錯誤的政策就很難說沒有,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尤其若將此退休金關係與一般的債權債務來相比擬,債主承諾每月給付五萬元,但之後覺得金額過高只想付兩萬,這樣的說法一般人民恐怕也不會接受,不過,這其中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公務員與國家間並非一般的僱傭關係,而是「勤務關係」。

總而言之,若要拿這個問題要來吵架,從憲法行政法的立場上來說,並不會出現單一的答案。

但是反年改團體從年金改革會議起就發起規模不一的抗爭活動,從立法院外的遊行、闖入考試院公聽會會場,甚至最後在世大運的開幕式的抗爭還造成選手無法進場等,只是這些的做為最終都無法阻止年改方案通過。何以無法成功?有人認為這是因為這些反年改團體師出無名,但這並不是沒有討論空間,即便是從私人利益出發的抗爭難道不行?

反年改團體從年金改革會議起就發起規模不一的抗爭活動,從立法院外的遊行、闖入考試院公聽會會場,甚至最後在世大運的開幕式的抗爭還造成選手無法進場等,只是這些的做為最終都無法阻止年改方案通過。(記者羅沛德攝)

過去諸多土地抗爭事件,不也都是涉及私人利益?此前筆者參與過的幾次抗爭活動,目的也都是為了爭取自己的退休金。 如前所述,這幾年間接參與的多項社會運動經驗中,我認為這些運動之所以成功有幾個因素:第一,領導者負責任,對抗議者負責,並且做好可能因為違反法律被處罰的心理準備;其次,有明確的抗爭策略與談判目標。最後,不要隨意衝撞,每個行為都必須要仔細討論。反年改團體最終無法達成目標一個很大原因在於,他們對於目標語焉不詳,是為了完全不扣減現在所支領的退休金嗎?若是如此,抗爭顯然是不太可能成功的,而衝撞世大運會場目的又是為何?

曾有民眾將反年改抗爭與華航罷工時,工會阻止成員參與總統專機服務一事拿來相比,但罷工成功與否就在於「不工作」,所以工會必須要做出這樣的決定,但反年改團體的滋擾行動為的是要達成甚麼目的?報載李來希在反年改抗爭告一段落後,打算與反同婚團體合作成立新的反對組織,甚至組黨,若消息為真,這樣的做法只是顯示李來希只是想要抗爭,並不管訴求是否能達成。

如此一來,社會大眾也就明白李來希發動反年改團體到世大運會場抗爭目的並不是為了要訴求反年改,只是單純想讓執政者難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