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兩岸與國際》不放棄鬥爭哲學,中日的和局能夠走遠嗎?

隨著十九大腳步的接近,北京加緊宣傳為此盛會造勢。國內統派早已有台灣應踩著日本足跡跟進的呼籲。但台灣的處境畢竟不同於日本,我們無法複製關係,更何況,日本對中國市場雖然關心,卻也相當保留,並有分散風險之策;台灣不需也不宜貿進。反倒應該著眼於長,加強與精緻而厚實的日本交流,才是可長可久之計。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去(2016)年11月19-20日在祕魯首都利馬APEC 峰會的會外會上,日本首相安倍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了一個長達40分鐘的交談,在中國長時期鍥而不捨在東海騷擾日本的狀況下,眼尖的觀察家都感受到中日出現和解的跡象。不過,和解是基於雙方經貿互惠的需求,但騷擾卻一直是來自中國單方的行為。中國一旦不能放棄軟硬、和戰兩手的鬥爭哲學,這種的和解其實是不牢靠的。

中方對日本是不可能停止間歇性的騷擾,因為釣魚台事涉主權,半吋都不能讓,而不騷擾,形同默認,因此需做做樣子,對內才有個交代。但救經濟可不能等,尤其著眼於即將在今(2017)年秋季召開、更換權力新血輪的最高黨代表大會,黨中央必須努力呈現出穩定經濟的一面。6月27日,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大連開幕的世界經濟論壇第11屆新領軍者年會上坦承,中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確實存在一定困難,但他公開保證「外資企業的利潤只要在中國取得的,完全可以自由進出,中國不會有任何限制。」並且,也承諾進一步放寬服務業、製造業的市場准入,並答應將再開大門回應外商多年來疾呼放寬外資持股比例的限制。

顯見,中國目前處於經濟上有求於人的窘境。自然,日資成為重要的招攬對象。

李克強在大連開幕的世界經濟論壇第11屆新領軍者年會上坦承,中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確實存在一定困難。(EPA)

此外,地方官員們也急於要在黨代會前透過經濟增長,以獲得加分。4月18日《日經中文網》披露,中國2017年一季度(1-3月)的實際國內生産總值(GDP)同比增長6.9%,而這與地方政府的道路與機場等基礎設施及房地産投資增加有關。而該報指出,優質的鋼材有需要從日本大量進口;不少駐北京的日商大發利市。

中國旅客酷愛赴日觀光與購物,也蔚為風潮。2016年,中國人訪日超過637萬人次,創歷史紀錄,而日本觀光廳發佈的訪日外國人消費動向調查顯示,2016年訪日遊客的旅遊消費總額累計達到3兆747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280億元),比前一年(3兆4771億日元)增加7.8%。即,再增加159.3萬中國人赴日旅遊。按國家和地區來看,中國遊客消費額佔整體的39.4%,佔比最大,且中國遊客對日本商品青睞有加,還出現「爆買」的熱潮。預計中國赴日簽證一旦被放寬後,2017赴日旅遊的中國人或再原基礎上再激增25%,也就是去年中國赴日旅遊總人數的1/4。

至於日本方面,中國對日本採取政經分離之策,以活化中日經貿關係,其實也是安倍需要的。安倍為了自今年二月底以來捲入財務醜聞,以及內閣官員連連失職、失言而導致民意一路地下墜,終於被迫在8月3日進行了內閣改組。而安倍一口氣大幅更換了多達四分之三的閣員,惟,財經內閣仍延續舊有的成員,顯示出他對經濟的重視。而今年三月前,安倍的民調支持率仍維持在六成以上,後來卻一路向下墜,除了與上述所論的執政缺失令選民無法原諒外,有部份原因應與經濟復甦緩慢有關。也因為這樣,拚經濟將成為安倍的重中之重。而改善經濟,方法與途徑固多,與中國關係的改善自然也是需要著力之處。如今既然中國有交好的意願,又何樂而不為呢?他任命「知中派」的河野太郎擔任外長看來也適於這個基調。

安倍任命的外長是「知中派」的河野太郎。(REUTERS)

誠然,就時機而言,今明兩年日中關係是有轉好的動力:今年是日中關係正常化四十周年,明年是日中友好和平條約締結四十周年。日中之間一定程度在政治關係上會有所促進,經濟關係也可能得到進一步恢復。然而,若因此而過度高估日中關係的改善,也不切實際。畢竟,中國綜合國力蒸蒸日上而朝鮮的核武突飛猛進,二者已構成日本的威脅。安倍自2012年底上台後,便戮力於外交與國防安全上的佈局,並高度配合美國的對外戰略,亦步亦趨,讓美日同盟異常緊密,不僅如此,更配合美國在亞太的「四海一洋」(黃海、東海、台海、南海與印度洋),將中國團團圏住。這是大戰略架構的事,不會因低層的日中經貿關係的變動而遭受到大調整的壓力。

究其實,在經貿上日本固需要中國,但中國更需要日本,而安倍仼命有鷹派之稱的小野寺五典擔任防衛大臣,正顯示其對中國的戒心之一斑。

在經貿上日本固需要中國,但中國更需要日本。(資料照,REUTERS)

7月10日《日經中文網》近距離描繪德國漢堡的習安會指出,會談雙方相互握手約10秒鐘,但彼此沒有露出笑容;所謂的「氣氛融洽」,其實還暗藏兩位首腦内心的複雜,但卻為了爾後雙方交流的順暢,不得不演個戲,以便對内交代一番。而安倍在會談中雖然對於「一帶一路」做了積極的評價説:「這是有潛力的構想。期待為地區的和平與繁榮作出貢獻。希望從這種觀點出發展開合作」。但他卻早在出席漢堡的安習會之前,也就是6月5日東京的一場演講上打了預防針表示:「一帶一路」的推動應充分納入國際社會的共同想法,基礎建設應以透明及公平的採購進行建設,並且讓各參加國可以償還債務,並且不會損及財政健全性。而迄今安倍並未入股「亞投行」,顯示其「一帶一路」不過是虛與委蛇。

隨著十九大腳步的接近,北京加緊宣傳為此盛會造勢。國內統派早已有台灣應踩著日本足跡跟進的呼籲。但台灣的處境畢竟不同於日本,我們無法複製關係,更何況,日本對中國市場雖然關心,卻也相當保留,並有分散風險之策;台灣不需也不宜貿進。反倒是,應該著眼於長,而加強與精緻而厚實的日本交流,才是可長可久之計。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