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關公與反殖民

華人所念茲在茲的,構築華人族裔文化地標建物的心念,一方面要彰顯華人族裔的文化認同,但另一方面其實也涉及到跟台灣推動宗教百景類似的奇觀邏輯,總是希望可以把華人廟宇打造的更有吸引力,讓更多人來進香參訪,參與所謂的靈力經濟,這些在華人社會裡面皆是常見現象。然而印尼的國族自我尚在肇建與轉型之中,複雜的宗教政治與民族主義的幽靈猶仍盤桓未去,關公塑像的爭議也就反映了這個不安穩的現實。

邱炫元/政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關聖帝君的白布罩頂之難

印尼爪哇北岸城鎮的華人聚落,很多地方都有華人廟宇。這些自中國大陸隨著當時的漢人移民到爪哇北岸,很多就像台灣昔日的先祖,用輕型的帆船載著他們家鄉奉祀的神明來到南洋異地,跟隨著漢人移民到爪哇的岸邊城鎮。據我的田野調查所知,爪哇北岸的城鎮只要有華人聚落,許多地方都有媽祖廟,但是東爪哇靠近西邊的城市Tuban(當地華人傳統上稱之為廚閩,須用閩南語發音,為免拗口,本文仍採原文記述),卻祭祀關公。Tuban的關聖帝廟,一開始的歷史據說是兩百多年前,當時的漢人移民要將關公神像載到更東邊的泗水,但是不知為什麼船在這個地方擱淺,而船員晚上被托夢要在該處建廟,經過歷史的演進,這座關公廟現在發展得相當有規模,有山水園林,當地稱之為關聖帝廟(Kwan Sing Tee Bio)。

在新秩序時期,由於蘇哈托政府對於華人民間信仰的法律打壓,反對華人在戶外公開舉辦祭祀活動,並企圖將華人廟宇改宗為佛寺。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華人民間宗教雖不至於滅絕,但到了蘇哈托時代的末期,即使許多廟宇都已經逐漸老舊頹壞,但華人多半忌憚於當局不明的政策,而不敢輕率修繕新建。可是當新秩序時期結束,印尼政府對與華人宗教政策鬆綁,加上大環境對華人公開展現其族裔認同較為包容,許多華人宗教團體於是大興土木修繕建廟宇,甚至是新的教堂。

Tuban的關聖帝廟經過歷史演進現在發展得相當有規模,有山水園林,當地稱之為關聖帝廟。(kompasiana.com)

今年的七月十七日,關聖帝廟興建的巨大關公水泥塑像落成,連基座加塑像總共高度達30.5公尺,號稱是東南亞尺寸最巨大的關公塑像,就矗立在關聖帝廟的廣場。沒多久就遭遇到當地印尼幾個社團的出面抗議反對,認為這座塑像不但傷害印尼的民族大義,還挑動印尼穆斯林信奉一神真主的價值。而且事實上,這尊塑像尚未完成相關建造核准的程序,主張應該要盡速拆除。廟方為了避免擴大爭議,只好破天荒的在偌大的關公身上蒙上一塊白布,來暫時平息抗議的聲浪。當日抗議的群眾人數並不多,但是號稱有十多個社團共同參與,這些社團有許多是主張倡導印尼民族主義的團體。他們頭上綁著印尼國旗紅白兩色圖像的布條,拿著抗議的海報看板。在印尼慶祝獨立建國的前夕,這樣的抗議私毫不遮掩反華的種族歧視主張,到底所為何來?

七月十七日,關聖帝廟興建的巨大關公水泥塑像落成,連基座加塑像總共高度達30.5公尺。(tribunnews.com/)

當地印尼幾個社團的出面抗議反對關公塑像,廟方為了避免擴大爭議,只好破天荒的在偌大的關公身上蒙上一塊白布,來暫時平息抗議的聲浪。(Dwi Ratih(Courtesy image)voanews)

國族與宗教二路並進的夾擊

對於印尼民眾來說,關公雖然是中國歷史的武將跟民間宗教的神祇,但由於三國演義在當地通俗文學與影視傳播的流行,不少印尼人都知道關公是三國時代的名將,也因此不少媒體在報導這次的塑像爭議事件,都用「戰神」(dewa perang)來形容關羽。仔細端詳一下他們現場抗議所持的海報標語跟圖像,不難看出他們的反華立場與反殖民歷史情緒。他們抗議的看板寫著「我們的信訶沙里(Singhasari)國王不想被華人殖民」(元代的忽必烈曾經自海上派軍消滅此座落於東爪哇的王國;也是印尼的反華歷史情結的重要歷史源頭)、「我們的領袖是蘇迪曼(Sudirman)將軍,而不是關聖帝君」(蘇迪曼是帶領印尼抗荷獨立的開國名將),這些不同圖案與標語的看板,多半是用印尼歷朝國王與建國偉人當作訴求,不過我發現其中還是放進了伊斯蘭的元素。其中的一張看板用印尼抗荷名將蘇多摩(Sutomo)在鼓動印尼大眾揭竿起身抵抗殖民的知名歷史廣播中,帶著強烈的伊斯蘭色彩的慷慨陳詞:

「假如沒有頌揚真主至大的讚辭,我不知該如何激發年輕的鬥魂來抵抗殖民!」

也有相關的評論指出,Tuban在爪哇伊斯蘭傳播史上,是充滿著早期宣教聖者行誼的歷史遺跡,也是爪哇宣教先驅,被印尼是為宣教九聖人之一的Sunan Bonang埋骨的聖墓所在地。因此Tuban也有一種深具爪哇本土伊斯蘭色彩的別稱,當地穆斯林稱之為「聖者之地」(bumi wali)。而如今在這塊伊斯蘭傳教聖地立下一個超大型的「異教」戰神塑像,無異是在挑釁當地多數穆斯林的宗教感受。

帶領印尼抗荷獨立的開國名將蘇迪曼將軍。(維基共享)

至於關聖帝廟打造巨型塑像的重要動機,竊以為,除了呈獻黎民百姓景仰關聖帝君的悠悠之情,主要還是不脫於一種打造可以吸引進香與觀光之宗教神聖地景的思維,未必非得要訴諸政治陰謀論。但是從其他反對的相關爭論中,相當程度上反映出印尼在蘇哈托時代之後的排華情緒,依然仍在社會中延續發酵的問題。

印尼自1998年以來已經進行將近二十年的改革開放,政治民主化與經濟發展有目共睹,在改革初期,新秩序時期所累積的種族、階級與宗教等政治與社會矛盾同時迸發,整個社會爆發多起的宗教衝突與族群暴亂事件,讓改革時期一度蒙上悲觀的論調,而後在上一任總統蘇西諾的任期中,社會逐步邁向穩定,因此對華人的態度一度趨向樂觀的論調,認為印尼社會對於華人已經越來越包容開放。但是印尼華人因為蒙受經濟開放之惠,運用其強大經濟實力而在公開場合越來越頻繁密集的公開展演華人文化,各地的華人廟宇的修築興建,甚至連印尼穆斯林本身也跟風,開始像華人穆斯林開始蓋起有中國傳統建築風格的鄭和清真寺。還有越來越多的華人打破政治禁忌參政,擴大對印尼政壇的影響力,以及隨著中國崛起以及一帶一路對於中印經貿交流的加溫,而讓一部分的印尼人感到不安,凸顯在這次的關公塑像抗議事件。

印尼總統佐科威的主張

事後的追蹤報導發現,關聖帝廟要在自己的土地上蓋這種高度的塑像,印尼的建築法規據聞是許可的,但問題是廟方不知為何在申請建照的程序沒有跑完就先行開工落成?因此,印尼總統委由顧問發言,對抗議關公塑像的社團提出警告,認為這已經威脅到印尼立憲建國多元共存的價值,並強調對於違法破壞塑像者必將訴諸法律制裁手段。而同時在八月十四日也召見孔教人士,強調政府維護宗教文化多元性的重視與決心,並說明已經派遣總統代表到當地了解與督導爭議解決的近況。隨著佐科威七月簽署解散激進團體的相關行政規範,他似乎在之前的鍾萬學瀆神政治事件中,體會到印尼本土激進穆斯林團體的崛起,不但即將挑戰他的連任之路,也同時也可能引發燎原之火,焚毀印尼社會民主多元的包容。而這回對關公塑像爭議的高度重視,已經顯示出,他認為若再一味的縱容,讓這種極端的宗教與種族排他和歧視的黑暗力量繼續滋長,可能會危及印尼改革的發展成果。

宗教與政治塑像的立與破

在反對關公塑像的言論中,有一種觀點相當有趣,就是拿Tuban關公的高度與尺寸來跟印尼其他政軍偉人塑像的高度與大小作比較,用此來批評華人過於高調而不知自掂斤兩的狂妄。這類的評論實不可取,不過當我們遙望印尼的關公爭議,雖然當地的宗教與族群爭議問題的確是千絲萬縷,但是在台灣的我們對這類的爭議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矗立於雅加達街頭的蘇迪曼將軍銅像。(www.fanpop.com/clubs/jakarta/images/10611764/title/jakarta-capital-city-indonesia-photo)

台灣導演黃明川在上個世紀末拍攝的電影《破輪胎》,裡面呈現出台灣各地建造的各式各樣巨型雕像,上至立於玉山巔峰的于右任,下至嘉義騎馬「捨身取義」的吳鳳,凸顯出台灣解嚴後人心迷茫而膜拜政治與宗教偶像的問題,這樣的疑慮與歷史價值的矛盾,至今仍然環繞在台灣新一波的塑像砍頭與破壞銅像風潮(君不見,作者任職的學校一直對蔣爺的校長風範遺澤,以及他的騎馬銅像英姿,對我們後輩的啟示到底有何必要而爭論不休)。

印尼在很多地方跟台灣既有不少異曲同工之妙,但也有一些別出心裁的創新。當筆者在爪哇旅行的時候,最常看到印尼的十字路口做了交通警察的水泥塑像,常常是塗漆表皮斑駁脫落,連似真都說不上的豎立在繁忙的路口「值勤」。我常常在想這背後的思考邏輯是反映出警力配置不足,所以政府只好把百姓當麻雀一樣,放個稻草人來嚇唬大家要守交通秩序嗎?另外,我也察覺到印尼建國的歷史比較短,而且獨立之前也缺乏一種一貫的國族歷史敘事跟英雄人物的遞嬗,因而讓抗荷反帝的軍事將領之集體記憶是如此的鮮明,而成為凝聚印尼民族主義的集體象徵,而致使大家如此鍾愛緬懷他們。

華人所念茲在茲的,構築華人族裔文化地標建物的心念,一方面要彰顯華人族裔的文化認同,但另一方面其實也涉及到跟台灣推動宗教百景類似的奇觀邏輯(logic of spectacle),總是希望可以把華人廟宇打造的更有吸引力,讓更多人來進香參訪,參與所謂的靈力經濟,這些在華人社會裡面皆是常見現象。然而印尼的國族自我尚在肇建與轉型之中,複雜的宗教政治與民族主義的幽靈猶仍盤桓未去,關公塑像的爭議也就反映了這個不安穩的現實。

筆者在參訪印尼華人廟宇的時候,常常覺得一些新式的、各式各樣的廟宇建築,也說不上到底是揉合了哪些不同的建築文化的元素?但我衷心覺得「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以Tuban關聖帝廟的歷史盛名,老早就是當地知名的祭祀與文化景點,即使沒有關公巨像的英姿陪襯,應該也不至於減損其風采。

1976年,台灣以關公為主題,模仿日本鹹蛋超人系列的影像風格,推出一部關公顯靈大戰外星人的神奇片—「戰神」(註一)。不知道印尼關聖帝廟的管委諸「公」們,若是知道台灣當時推出這部看似荒誕的神片,會不會覺得咱們蕞爾島國的化外遺民,才真的是褻瀆了關聖帝爺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神威?

註:

註一:關公大戰外星人有片,請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