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奇妙之城:一座城市兩個世界

里約熱內盧宛如一首情詩,吟唱歷史脈絡和人文律動。然而,一座城市兩種風貌,是自然與華麗的交融;一座城市兩個世界,係富裕與貧窮的結合。貧民窟是里約熱內盧的地理標記,與其說貧民窟是城市角落,不如稱之為另一個世界、或城中城……

陳小雀

 1502年一月二十日,葡萄牙探險家無意間闖入一個大海灣,而以「Rio de Janeiro」(里約熱內盧)命名,即「一月之河」,這個美麗的名字就此流傳。1565年,里約熱內盧正式建城。在葡萄牙的拓殖下,里約熱內盧曾被定為巴西的首都。十七世紀,巴西東南部發現黃金和鑽石之後,里約熱內盧更加繁榮,因此引起法國和荷蘭海盜的覬覦,而度過戰雲彌漫的年代。

1807年,拿破崙軍隊越過葡萄牙邊界,葡萄牙王室只好避難巴西。隔年一月,從里斯本出發的皇家船隊終於抵達里約熱內盧,由女王瑪利亞一世(Maria I,1734 -1816)領隊,一群王公貴族個個穿戴假髮與絢麗宮廷服飾登陸,再加上大臣、神父、醫生、畫師、樂師、僕役等排場,熱鬧非凡。爾後,里約熱內盧的嘉年華會承襲了如此炫目的宮廷妝扮。

里約熱內盧依天然地形而建,以青翠花崗石山脈為屏障,有旖旎海灘為景,是巴西人口中的「奇妙之城」(cidade maravilhosa),都會區人口約一千兩百萬,係巴西第二大城,僅次於聖保羅(São Paulo)。此外,麵包山(Pão de Açucar)、基督像(Cristo Redentor)等名景,為里約熱內盧增添丰采,每年吸引大量觀光客到此遊覽。里約熱內盧宛如一首情詩,吟唱歷史脈絡和人文律動。然而,一座城市兩種風貌,是自然與華麗的交融;一座城市兩個世界,係富裕與貧窮的結合。

里約熱內盧依天然地形而建,以青翠花崗石山脈為屏障,有旖旎海灘為景,是巴西人口中的「奇妙之城」。(By Rafael Rabello de Barros Own work,wikimedia.org/)

貧民窟(favela,讀音:法維拉)是里約熱內盧、聖保羅等大城市的地理標記,最早出現在里約熱內盧。據信,「favela」一詞可追溯至1897年,巴西政府派遣二萬名士兵,至東北部巴伊亞(Bahia)省平定內亂,戰事結束後,政府解散部隊,承諾協助退役士兵定居於里約熱內盧;然而,政府的承諾一直未能兌現,士兵只能在靠近市區的山腰上,以木板搭起臨時住屋,並將該社區命名為「favela」,因該地長滿一種名為「favela」的大戟科植物而得名,當年部隊在巴伊亞參加戰事時,所紮營的山丘也一樣開滿大戟科植物,這樣的命名有紀念性。自此,所有的貧民窟皆稱為「favela」。

貧民窟是里約熱內盧、聖保羅等大城市的地理標記,最早出現在里約熱內盧。(By Leon petrosyan wikimedia.org/)

二十世紀初,不少社會邊緣人來到城市謀生,棲身於貧民窟,造成貧民窟的範圍越來越廣,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貧民窟數量激增。里約熱內盧目前約有一千個貧民窟,人口占全市的百分之二十。每個貧民窟皆有名字,例如:「洛西納」(Rocinha)、「上帝之城」(Cidade de Deus)等。洛西納是里約熱內盧最大的貧民窟,甚至可能是全拉丁美洲最大的貧民窟,居民估計有十萬人以上。

大部分的貧民窟有水電設施,雖然衛生設備不足,但對社會邊緣人而言,足以遮風蔽雨。由於龍蛇雜處,而被毒梟利用進行毒品交易,成為犯罪溫床。與其說貧民窟是城市角落,不如稱之為另一個世界、或城中城。大大小小的貧民窟鑲嵌在現代化城市之中,形成一幅奇異的馬賽克文化。有些貧民窟甚至開放參觀,為社區開闢一些財源。好奇的觀光客在導遊的引領下,走入儼如迷宮的黑暗世界,窺探這獨特的景象。有些貧民窟則面臨強制拆遷命運,本就「一無所有」的居民,只能認命地往下一個貧民窟依靠。

洛西納是里約熱內盧最大的貧民窟,甚至可能是全拉丁美洲最大的貧民窟,居民估計有十萬人以上。(By Chensiyuan Own work wikimedia.org/)

如此不對稱的美,是電影鏡頭下所追逐的目標。

《無法無天》(Cidade de Deus)、《174公車劫持事件》(Ônibus 174)、《精銳部隊》(Tropa de Elite)等影片,即以里約熱內盧的貧民窟為拍攝背景,為觀眾打開一扇通向真實社會的門扉,看見社會邊緣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在毒品、幫派、槍械、暴力中載浮載沉。其中,《無法無天》原名為「上帝之城」,顧名思義取材自「上帝之城」貧民窟,於2002年上映。當年出身「上帝之城」的少年演員,曾聲名大噪。十五年後,這群少年如今已三、四十歲,有人仍無法脫離貧民窟,也有人因殺害警察而遭通緝,印證了人生如戲這句老話。

《無法無天》原名為「上帝之城」,取材自「上帝之城」貧民窟,於2002年上映。當年出身「上帝之城」的少年演員,曾聲名大噪。15年後,這群少年如今已三、四十歲,有人仍無法脫離貧民窟,也有人因殺害警察而遭通緝。(globofilmes.globo.com/)

掀開這座奇妙之城的繁華表象,黑暗社會依舊沉淪,尤其近來巴西經濟衰退,情況更加惡化。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