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台灣對安倍新內閣的作為宜早做因應

安倍的問題出在內政與管理,並非出於外交與安全政策。歷經這一次的劇變,固然政治資本侵蝕不少,但畢竟是黨魁與首相,國家對外的大政方針,仍在其掌握。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為了挽回財務醜聞與官員失職、失言所拖累的下墜民意,安倍終於在8月3日更換了多達3/4的閣員,只留下其中 5位安倍政權的核心人物。安倍不希望內閣骨架頻繁改變,換言之,是穩中求進之策。

8月4日《每日新聞》的民調,對安倍政府的支持度上升9%,來到35%;《共同通訊社》的民調,支持率上升8.6%,來到44.4%。兩種民調結果雖不同,但共通點卻都是上升近10%。安倍內閣改組看來是有效的。

其實安倍在今年三月前還享有高民調,只因受到「森友學園」低價購買國有地醜聞的牽連,一時民調支持率下滑下跌6%,跌破6成,到55.7%,接下來,加計學園醜聞、連續五位閣員的失言風波、用人失當等等的指責聲,甚囂塵上,而屋漏偏逢連夜雨,7月3日東京都議會選舉,小池百合子領導的新黨「都民第一之會」加上其盟友取得的議席,超過半數,使自民黨痛失市議會的控制權。7月10日《讀賣新聞》民調,安倍的支持率從6月的49%掉到36%;《朝日新聞》的民調,安倍支持率為33%,低於1週前的38%。安倍一蹶不振。

明乎此,安倍的問題出在內政與管理,並非出於外交與安全政策。安倍歷經這一次的劇變,固然政治資本侵蝕不少,但畢竟是黨魁與首相,國家對外的大政方針,仍在其掌握。而他新任的閣員,又是這方面的一時之選。

安倍受到「森友學園」低價購買國有地醜聞牽連,一時民調支持率跌破6成,接下來,加計學園醜聞、連續五位閣員的失言風波、用人失當等等的指責聲,甚囂塵上。再加上東京都議會選舉,小池百合子領導的「都民第一之會」加上其盟友取得過半席次,自民黨痛失市議會的控制權。(AFP)

安倍任期雖在明年9月屆滿,但由於先前在今年的3月5日自民黨召開第84屆黨大會上,通過修改黨章將總裁任期由現行「連續二屆6年」延長為「連續三屆9年」,因此安倍明年將可連續第三次參選,若連任成功,以目前在野黨的勢弱,有可能帶領自民黨繼續執政直到2021年9月屆滿,而成為日本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

而固然爭取連任者,有來自黨內各派系的挑戰。在自民黨內有多個派系中,岸田一向被指低調但公眾形象較佳,是繼石破茂與麻生太郎後,最有機會問鼎首相之位的人物之一。不過,有專家表示岸田的政治領袖魅力(charisma)不夠,而石破的人和不佳。因此,安倍如果能在未來這一年的任內將經濟搞好,未嘗沒有再次奪魁的可能。至於對外的安全與外交戰略,過去幾年來在朝鮮與中國威脅日增的情況下,與美國政策亦步亦趨,十分穩健。就算是日本的民進黨再執政,路線也大致不變,未來選舉布局上,這方面不會是罩門。據此,觀察安倍是否能再起政府關鍵應在經濟。而除了繼續深化三把箭的政策,如何改善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並規劃好避險之路是關鍵。

而就近期的經濟而言,對安倍是利多的:

1. 8月14日日本內閣府揭露,4-6月日本經濟擴張了4%,這是2015年1-3月份以來的最速成長。按季計算,GDP成長1%,比原有專家預期的0.6%還高。

安倍是否能再起政府關鍵應在經濟。而除了繼續深化三把箭的政策,如何改善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並規劃好避險之路是關鍵。(Bloomberg)

2. 根據《共同通訊社》7月中下旬所做的調查,大約有3/4的日本大公司相信年底以前的經濟會趨好,呈現緩慢而穩定的成長。日本108家大企業在六月中下旬接受訪問,相信今年年底前日本的經濟成長呈現擴張的公司者占76%,而溫和擴張者占70%。對於和歐盟簽署EPA(經濟夥伴協定),受訪的50家公司中,有48家表示,降低關稅對他們公司的營收有幫助。7月7日日本與歐盟簽署的自由貿易協議,顯然是經貿外交上的一大勝利。這對安倍而言是加分。

至於長期困擾安倍政府的低通膨問題,目前最新日本官方所公佈的通膨率數據顯示,仍處在負值水平的-0.4%,距離 2% 通膨目標仍是遙遠。2013 年安倍剛上任之際,曾以壓低日元匯價,刺激通膨,當時日本國內通膨曾經飆破 2%,甚至一度來到 3% 的水平。但是好景不長,隨後 2014 年原物料商品和油價出現了一輪暴跌,廣泛地拖累了全球的通膨前景,再加上「一刀切地」增抽消費稅打擊了房市,使得經濟為之大幅疲軟,也嚴重地衝擊到日本的通膨成長。深化結構改革以及2020年奧運的帶動效果,應是對策。

不過有關「低通膨」是否完全有害,最近學界也出現新解。8月4日Noah Smith 在《Bloomberg View》發表了一篇〈Japan Buries Our Most-Cherished Economic Ideas〉(日本埋葬了我們最珍貴的經濟思想)指出,日本人均成長相當低,主要歸因於人口老化。如果以「每位就業人員的實際國內生產總值」(real 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employed person)來看,最近這幾年日本是有成長的。在很多方面,這種「有成長卻沒有通膨」反而是一種最適的選擇,因為價格穩定讓公司與員工在規劃他們的價格與工資需求時,比較容易。只是有個陷阱是政府的債務。不過,如果長期低利率而因為經濟維持成長而稅收有增加,那麼,政府的債務沒有想像中的不好。

經濟上長期困擾安倍政府的是低通膨問題2014 年原物料商品和油價出現了一輪暴跌,廣泛地拖累全球的通膨前景,再加上「一刀切地」增抽消費稅打擊了房市,使得經濟為之大幅疲軟,也嚴重地衝擊到日本的通膨成長。深化結構改革以及2020年奧運的帶動效果,應是對策。(AFP)

至於對中國的外貿與投資方面,今年是日中關係正常化45周年,而明年是日中友好和平條約締結40周年。日中之間一定程度在政治關係上會有所促進,經濟關係也可能得到進一步恢復。尤其是中國為迎接年底19大,在供給面的結構性改革勢必會繼續深入,這對日本的出口中國而言是一大利多。同時,中國對美出口的許多產品都含有大量的日本高端零附件或日本的技術,擴大中日間的經貿合作以稀釋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所帶來的風險之策,應會被提出。日中經貿投資的回升是極可能的勢頭。

在大的氣候上日中關係的架構已定型,但小氣候上雙方會出現新動能。安倍政府須全力拚經濟,並積極於緩和日中關係。這對於台中日關係會起甚麼程度的變化與影響,我們宜及早做出因應之策。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