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無以酩狀》Bourbon Chocolate Milkshake:《壁花男孩》但願我能夠成為誰的注目

有時候就像我們自以為有個特定聆聽分享的對象;透過鍵盤敲打,我們只是在自我應答。因為太過寂寞,所以會選擇對著一張白紙或是螢幕說話;奶昔製作還算簡易,懷念的時候至少能夠在家自己動手做杯調酒奶昔抒壓,恰如其份地當個壁花男(女)孩。

縮梭

《壁花男孩(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原著小說相當發人深省,以電影方式呈現更添臨場感;那股試圖融入他人生活卻徒勞的無助,反映在一個甫升高中的男孩身上更顯得無措。

《壁花男孩》是一部改編自書信體同名小說的電影。(圖:Summit Entertainment)

查理因為小時候海倫阿姨的意外身故而自責不已,唯一交到的朋友又在他面前舉槍自戕;難以承受這些打擊的他住了幾個月療養院,直到高一開學。當個性與眾不同,想要成為團體裡的一份子是件難事;文靜溫吞的表達讓他遭受排擠。所幸他認識了派屈克與珊這對同父異母的兄妹,還有他們的怪咖同黨;讓查理跨出房間到外面的世界。

原著小說裡的這群孩子想仿傚大人們而喝著白蘭地,一口接著一口卻不盡然明白自己嚐的到底是什麼滋味;查理只知道,在舞池與他共舞的珊,輕聲呢喃像是蔓越莓汁加伏特加,酸甜卻又讓人感受醉意。查理第一次吃到大麻布朗尼,進入迷幻世界的他告訴同伴想喝奶昔;大麻混進布朗尼,奶昔當然也能加酒進去。

吃完大麻布朗尼喝奶昔的查理。(圖:Summit Entertainment)

與妻子於2004年,在亞特蘭大合開了一間咖啡廳的班.強森(Ben Johnson),用奶昔的概念加上波本威士忌(Bourbon Whiskey)調製這款「波本巧克力奶昔(Bourbon Chocolate Milkshake)」。以各60毫升波本威士忌與巧克力糖漿,一大杯香草冰淇淋倒入果汁機裡攪拌均勻,便是家中簡單就能完成的奶昔調酒。

使用Bulleit Bourbon Whiskey調製的Bourbon Chocolate Milkshake。(圖:Summit Instructables)

《How Sweet It Is》部落客-潔西卡.莫晨特(Jessica Merchant)將這個酒譜的巧克力糖漿拿掉,另外加上融化的牛奶糖與鮮奶油,變成「牛奶糖波本奶昔(Fudge Bourbon Milkshake )」。

使用牛奶糖調製的Fudge Bourbon Milkshake。(圖: justalittlebitofbacon.com)

同樣也以奶昔發想的調酒「蘭姆抹茶奶昔(Rum Matcha Milkshake)」,以各30毫升蘭姆酒與蜜多麗蜜瓜香甜酒(Midori Melon Liqueur)、少量被稱作大麻酒但是沒有大麻成份的艾碧斯酒(Absinthe)、45毫升牛奶與一杯抹茶冰淇淋,一樣用果汁機打勻。綠色的抹茶奶昔加上一點酩酊迷幻元素,呼應著這部《壁花男孩》。 來自加拿大溫哥華苦精品牌:苦精司令(Bittered Sling),創辦人羅倫.莫特(Lauren Mote )在2014年以自家苦精品牌,拿酸甜的潘趣(Punch)調酒為變化,嘗試調製出奶昔口感的「夏翠斯奶昔(Chartreuse Milkshake)」。

使用45毫升琴酒(Gin),各15毫升白可可香甜酒(White Crème de Cacao)、綠色夏翠斯藥草酒(Green Chartreuse)、柳橙汁及萊姆汁 ,22毫升糖漿,少量馬拉加斯巧克力苦精(Malagasy Chocolate Bitters),最後加上蛋白冰鎮搖製。

Chartreuse Milkshake與Malagasy Chocolate Bitters。 (圖:Bittered Sling Bitters)

「奶昔(Milkshake)」一詞最早出現於1885年的一份英國報紙,當時的奶昔,指的是類似 「蛋酒(Eggnog)」調酒作法:添加威士忌、蛋與牛奶、糖。目前大眾認知的冰淇淋版本奶昔,則是1922年一名在美國連鎖藥局「沃爾格林(Walgreens)」芝加哥分店販售麥芽飲品的業務員-伊瓦爾.考森(Ivar Coulson),靈機一動將麥芽粉加上巧克力糖漿與牛奶、冰淇淋混製。

1954年,麥當勞率先推出複合電動攪拌機,能夠一次製造出五款不同口味的奶昔,大幅改善奶昔製作流程;而奶昔加上水果與優格,變成健康訴求的「思慕昔(Smoothie)」。2016年11月,因為銷量不佳與機器老舊使得台灣麥當勞宣布停止供應奶昔;過去被年輕人視為約會必點兩人分享飲品的奶昔,在社會變遷下逐步走向歴史。

有些人只想著讓他所關心的人們快樂,而把自己的情緒隱忍到心底;當這些痛楚累積到潰堤,收埋的畫面反覆刺激神經;視線裡看不到光亮,所有的決定都將失去方向。查理總是想用自己孱弱的力量去保護家人與朋友,為了迎合想要被接受與認同的念頭;就算要自己扭曲變形。

查理寫信,有時候就像我們自以為有個特定聆聽分享的對象;透過鍵盤敲打,我們只是在自我應答。因為太過寂寞,所以會選擇對著一張白紙或是螢幕說話;奶昔製作還算簡易,懷念的時候至少能夠在家自己動手做杯調酒奶昔抒壓,恰如其份地當個壁花男(女)孩。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奶昔 無以酩狀 壁花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