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假食安,真惡意之藥殘與腦殘

今年中韓芒果輸出受阻,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貿易商身上而不是農委會,因為相關的藥殘資料都不難查到,貿易商推責說不知道藥殘的問題根本說不過去。商業的回歸商業,現在被扣檢了,損失當然要自負,但媒體和名嘴們卻要農委會負責,請問農委會到底要負什麼責任?

Lin bay 好油

盡信媒體不如無媒體,25日,「台灣芒果外銷中韓被檢出農藥超標」的新聞見報後,帶著惡意的媒體就開始配合名嘴操作農藥殘留的議題,雖然筆者也常常嘲笑食安五環是在惡搞,但芒果銷中韓因為農藥殘留被退櫃,跟食安五環其實並沒有關係。

「台灣芒果外銷中韓被檢出農藥超標」的新聞見報後,帶著惡意的媒體就開始配合名嘴操作農藥殘留的議題。(圖:截自新聞畫面)

貿易障礙在國際貿易中是必然存在的因素之一,關稅是一種貿易障礙,農藥殘留容許量(MRL)也是一種貿易障礙,而未來食品安全的驗證勢必也將會成為另一個新障礙。

不同國家對於農藥殘留當然會有不同的標準,如果單以標準的不同來推論台灣農藥殘留太寬鬆,明顯是不進入狀況的胡扯。以芬普寧這隻農藥為例,中國允許在芒果的殘留標準是5ppm,日本2ppm,台灣是1ppm,這樣是不是也要說中國跟日本的農藥殘留太寬鬆呢?

以我國輸中的芒果為例,可使用的藥劑會分成三種等級:

第一級綠燈區:代表中國比我們更寬鬆或是跟我國一樣的標準,如同前面提到的芬普寧就是屬於綠燈區的農藥。

第二級黃燈區:代表中國沒有訂定容許值,但接受我們的標準,所以只要符合台灣國內的農藥殘留,它們也可以接受。

第三級紅燈區:代表中國的標準比台灣更嚴格,可能某種農藥殘留在台灣屬合法,但到了中國便不合法。

這次驗出來的溴氰菊酯就是俗稱的第滅寧,在中國,這支藥叫「敵殺死」,是一支廣用型殺蟲劑。台灣農民在芒果種植上使用這支農藥的目的是為了防治東方果實蠅,東方果實蠅有兩支推薦用藥:第滅寧跟芬殺松,但這兩支農藥在中國都是0.05ppm的合法殘留,殘留標準都比台灣嚴格。

動不動就幾十倍的農藥殘留?

媒體特別喜歡用這種「超過幾十倍」的句型來做為起手勢,講農藥殘留的問題,如果台灣標準是1ppm,剛好輸入國標準是0.01ppm,就可以講成寬鬆一百倍,而這種方式下標會造成民眾恐慌。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地理與氣候環境,自然就會有不同的病蟲害防治用藥需求。容許值的訂定要依照藥效、代謝殘留、日常飲食量等多重的因素來評估,絕對不是用這種「誰是誰的幾倍」來製造恐慌。有些農藥的殘留容許值訂得很低,卻不代表毒性比較高,如果一週後就幾乎代謝光了,把殘留容許值訂高就是多此一舉,而某支農藥毒性很低,但是若植物代謝較慢,殘留標準就可能提高,所以,如果認為不管什麼藥,殘留容許值訂得越低越好,只要殘留值高就是毒害民眾,這是錯誤的觀念。

放寬農藥使用種類就是毒害消費者?

這種老梗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拿出來說嘴一次,以上回的氟派瑞為例,如果政治人物只抱著開放農藥延伸使用就不行的文青想法,而不尊重專家的評估,那才是真的毒害一般的消費者。

媒體特別喜歡用這種「超過幾十倍」的句型來做為起手勢,講農藥殘留的問題。(圖:截自新聞畫面)

專業沒半撇,鬼扯倒很會。(圖:截自新聞畫面)

走向減藥生產當然是所有人都認同的目標,但要減藥生產,反而應該開放更多類型的農藥,以目前農藥管理的精神,高毒性的農藥很難申請通過,因此藥商在農藥上的開發多以低毒性的農藥為主。但再低毒性的農藥還是會有抗藥性的問題,如果今天的蟲害是甜菜夜蛾,當市面上只有三支農藥可以合法輪流使用時,甜菜夜蛾的抗藥性一定會提高,這將導致用藥的間隔變短讓使用的次數增加,反而造成更多農藥的使用,若有七支農藥可以合法輪流使用,害蟲抗藥性相對就會降低,反而可以降低農藥使用而達到殺蟲的效果。

然而,就是在這種放寬就是毒害的思維下,台灣目前低毒性的新藥申請很難通過,較高毒性的老藥卻無法退場,可以使用的農藥種類一旦減少,就會導致農民用藥量提高,然後大家再來怪農民濫用農藥。

拜託!噴藥的人工和藥錢都是農民的生產成本,如果可以不噴藥誰沒事想要噴藥?如果不是那些為反對而反對的貴婦團體,今天農民會陷入這種困境嗎?

被拖出來負責的農委會

今年中韓芒果輸出受阻,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貿易商身上而不是農委會,因為相關的藥殘資料都不難查到,貿易商推責說不知道藥殘的問題根本說不過去,廈門關口每10批就會進行一次抽驗,連續五次都被驗到超標,這當然是貿易商品質管理的問題,商業的回歸商業,現在被扣檢了,損失當然要自負,但媒體和名嘴們卻要農委會負責,請問農委會到底要負什麼責任?

中韓芒果輸出受阻,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貿易商身上而不是農委會,因為相關的藥殘資料都不難查到,貿易商推責說不知道藥殘的問題根本說不過去。(資料照,記者洪瑞琴攝)

至於有貿易商抱怨去年已經通知農委會有部分的台灣允許的使用藥劑,而韓國未接受延伸使用的問題,農委會沒有積極處理,才導致今年輸韓出現問題。這個觀點就更奇妙了,韓國接受哪些農藥的延伸使用,當然是農藥商要向韓國申請,怎麼會是農委會要負責這些事情呢?難道依普同這支農藥是登記在農委會嗎?還是農委會能與韓國政府協商希望對方開放的殘留容許值調整到與台灣相同或是更寬鬆?申請延伸使用的主體還是藥商,如果沒有藥商提出申請,自然不可能開放延伸使用,請問台灣有哪支農藥的延伸使用是由某國政府來申請的呢?

台灣的外銷農產品產業,倚賴的應該是優質農產品生產以及優良的品質控管能力,如果台灣的貿易商不能以輸入國的安全要求為基準來控管產品的品質,那麼今天的扣關明年也一樣會發生。只是便宜了部份媒體與名嘴見獵心喜拿來亂放砲,專業沒半撇,胡說八道倒是很會。

唉!來點專業的人好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