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南亞觀察》歡迎來到孟加拉之地!-在孟加拉之羅興亞難民訪談實錄

對於羅興亞難民而言,孟加拉的人民提供了一個生存空間,並且包容他們。並促成他們團結一個羅興亞人族群。而此篇訪談實錄也希望敬告緬甸政府,你必須公平對待你的人民,因為人道問題不再被容忍。

作者:Dr. Zarina Othman / 譯者:陳玥妏

2017 年 2 月,伴隨著空服員美麗溫暖的笑容,我們搭乘孟加拉航空(Biman Bangladesh Airlines)從馬來西亞的吉隆坡飛往孟加拉首都達卡。機上除了兩位空服員加上我與同行的夥伴,總共才四位女性,這在孟加拉航空是相當常見的景象,其餘乘客大多為孟加拉男性,藉著假日空檔短暫返回孟加拉與家人團聚。

(圖片來源:https://goo.gl/p3zCY8)

他們離鄉背井到馬來西亞當移工,這份工作是他們養家活口的收入來源。在馬來西亞四百萬名外籍移工人口當中,孟加拉籍勞工是僅次於印尼籍勞工第二多的移工人數。 根據 2011 年孟加拉「國家人口與住房普查」結果顯示,有 280 萬孟加拉人移居海外,且他們大多數(約 95%)為男性。然而,孟加拉的婦女移工從 1994 年的 1% 大幅增長到 2014 年的 18%,而海灣國家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國家為這些移工的主要據點。

我們的目的地將會是位於孟加拉東南角的美麗海灘 -考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 此行的目的為參訪難民營。在考克斯巴札爾至少有兩個主要的難民營,分別為庫圖巴朗(Kutupalong)與納亞巴亞(Naypara),但我們目的並不在此,我們較有興趣則是現行研究尚未有記載、發生在緬甸貌奪(Maungdaw)的 2016 年十月動亂(October 2016 Unrest)後(註 (1)),所設立的羅興亞人(Rohingyas)難民營。

(考克斯巴札爾位於孟加拉東南角。圖片來源:https://goo.gl/zas9er)

我們降落在達卡的沙拉哈爾國際機場(Shahjal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Dhaka)。達卡為孟加拉於 1971 年自巴基斯坦獨立後的首都。孟加拉座落在印度與中國之間,也介於南亞與東南亞的交界地帶,其海岸線位於孟加拉灣的頂端,深具戰略上重要性。孟加拉身為一個中等國家,其 2016 年的 GDP 成長率為 7.05%(根據孟加拉國家統計局 2015-2016 年資料),孟加拉同時是許多區域型國際組織與多邊協議的成員,如:

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 ,SAARC)的創始會員國
孟加拉國多部門技術和經濟合作倡議(the Bay of Bengal Initiative for Multisectoral Technical and Economic Cooperation ,BIMSTEC)
孟加拉-不丹-印度-尼泊爾倡議(the Bangladesh-Bhutan-India-Nepal Initiative,BBIN)
英聯邦發展中國家 8 國(Commonwealth Developing 8 Countries)之一
伊斯蘭開發組織(the Organization for Islamic Cooperation ,OIC)
不結盟運動(the Non Aligned Movement ,NAM)
77 國集團(G77)
世界貿易組織(WTO)會員國
此外,孟加拉約有 1.16 億的龐大人口數,對於其可能是聯合國維和部隊中最大的一支也不必感到訝異。

(結束漫長旅程後的愉悅!)

經濟上,孟加拉為世界最大紡織出口國之一,而我得以藉此機會購買許多棉質紗麗作為此行的紀念品。由於從達卡飛往吉大港(Chittagong)的班機將於晚間 10 點起飛,但機場並未提供行李寄放服務,故我們不得不在於早上 7 點到達卡後先在附近找一個旅館短暫歇息。

我們將身上的美金換成孟加拉塔卡(Bangladesh Taka,BDT),而 1 美金約等於 80 塔卡,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將許多現金帶在身上,然而這些錢不只是我們的旅費,更多是我們在馬來西亞透過慈善活動為難民募得的善款,因此必須妥善保管直到送達目的地為止。所幸我們下榻的旅店距離機場有三十分鐘的路程,只收取約莫五美金的費用。我們挺過了!

(五美元旅店前一景)

我們搭乘當地十分普遍且便宜的壓縮天然氣汽車(compressed natural gas ,CNG vehicles)以約莫一小時的車程,前往第一個目的地—達卡大學國際關係學系(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University of Dhaka , DUIR)。途中,我們飢餓難耐且不知道該上何處去吃點東西,只能不斷喝礦泉水以確保不會脫水。之後,我與國際關係學系的主任 Ehsanul Haque 教授見面,教授以清真中式料理招待我們,我十分感激。

這次我們有幸在非正式的場合討論我所執教的馬來西亞國立大學(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 UKM)與達卡大學國際關係學系的學術合作景。我們不僅交換書籍與學術期刊,在參觀校園時我也買了一些當地學者以英文寫成的學術著作與一些色彩豐富的手鐲,此行足矣!雖然這次旅行是我以自身能力前往,但是這樣的人際網絡為未來合作邁出重要一步。

(與 Ehsanul Haque 教授會面)

我們回旅館後準備動身前往機場,然而最大的問題是由於國內航班的行李重量限制,我們的行李不僅變重且只能攜帶一半重量的行李。經過一番協商與妥協後,我最終只攜帶同仁們要捐贈考克斯巴札爾的羅興亞難民的物資。

經過兩小時的飛行,我們到達吉大港的沙阿曼納國際機場(Shah Amanat International Airport)後,司機前來迎接並帶我們到一個迷人的招待所。吉大港是孟加拉主要的海港與第二大城,人口約 250 萬人。我們渴望探索座城市但時間並不允許,因為我們到達吉大港已經深夜,使我難以一窺這座城市的全貌,我們享用了美味的玉米湯、雞肉咖哩與羊肉。

在孟加拉的第二天,我的工作是採訪 2016 年十月動亂中遭強暴的倖存者—十二歲的 Shahanaz(非本名),她在一位收養父母的陪同下向我們娓娓道來這個可怕的故事:當時她遭集體強暴並設法逃跑。而 Shahanaz 只是眾多未述說的真實故事中的其中之一,而這樣的人道危機不被現代世界所容許,必須停止。緬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1982 年,當緬甸軍政府頒布公民法而導致大規模族群遷徙引起國際關注,身為一位長期關注與研究緬甸及其人類安全議題的教授,羅興亞人問題確實吸引我的學術關注。而現在羅興亞人成為無國籍者,並且是世界上被迫害最嚴重的族群,這些問題仍然存在。

( 與 Shahanaz 進行訪談)

同日,結束訪談後我們乘坐休旅車一路向南到考克斯巴札爾,訪視其他難民同時挖掘他們的故事。在七小時漫長的車程中,我們飽覽鄉村景致。我們於晚間八點抵達考克斯巴札爾,並且驚豔於這片未受破壞的美麗沙灘,它同時也是全世界最長的沙灘,以及吉大港最南邊的漁村。

我們在考克斯巴札爾的第一天非常忙碌。大清早,我們花了四到五小時與幾位在 2016 年十月動亂中遭強暴的倖存者進行訪談,她們的丈夫的下落不明或失踪、父親被殺害、兄弟被槍殺、嬰兒被焚燒、房屋被燒毀、土地被奪走、作物被毀壞。抵達旅館後,我們開始整理並轉述這些訪談內容。晚間,我們享用美味的孟加拉佳餚,事實上我們也邀請一些難民加入我們的晚餐,這樣的行程持續了三天。晚上我們終於有機會探索考克斯巴札爾這片令人屏息、未受開發、純潔且最美麗的銀白色沙灘。

(訪談會議)

(訪談會議)

在考克斯巴札爾的最後一天,我們有機會從考克斯巴札爾往南去會見其他難民社群,並分發我們所有人道援助物資。我們又沿著這片世界最長沙灘走了一個半小時,發現因為地形的關係,對於難民要搭船逃往泰國、馬來西亞或印尼其實並不困難。一艘獨特的漁船引起我的注意,它就像一艘比較小型的維京船(如下圖)。

這些難民居住在由樹枝與垃圾袋搭建成的小屋中,沿著沙灘而居,他們開闢自己的菜園並種植一些蔬菜,大多為紅椒與波菜,以及自己的稻田。這些稻田的重要性不只在於稻米,更可以用這些泥土取代水泥,因為這個地方十分貧困無法用水泥建造房子,而乾掉的泥土就非常實用了。此外,這裡更缺乏自來水、電力與像樣的馬桶。居民只有一兩套襯衫與紗籠(Sarong,以布圍成的長裙,為南亞男性的日常穿著)可穿著,他們不能上學,且必須走上至少五公里才能取得乾淨的水源,在有些地方可以看到一些捐建的水泵。

(地雷受害者)

我決定回到當地協助他們興建更多水泵與私立學校,讓他們得以自立自足。

感謝孟加拉的人民提供這些羅興亞難民一個生存空間,並且包容他們。無論如何,你們都必須團結一個羅興亞人族群。在此敬告緬甸政府,你必須公平對待你的人民,因為人道問題不再被容忍。我希望能完成關於這群倖存者的訪問的手稿並出版成冊。翌日,我們離開鄉村,並在賦歸前在達卡購物。沒錯,我們有朝一日會再回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南亞觀察 歡迎來到孟加拉之地!-在孟加拉之羅興亞難民訪談實錄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