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身繫日本之沉浮,安倍應可安然度過執政危機

安倍的壓力比較是來自黨內的挑戰,但岸田續留內閣的決定除了意味著安倍在黨內的領導權仍無人挑戰外,更重要的應該是過去這一段詭譎多變而美國領導權飄搖不定的國際局勢中,安倍政府基本上穩住了日本的外交戰略利益所致,更何況,未來還要迎接2020舉辦奧運的挑戰。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四個月來,日本首相安倍在國內的運勢明顯不佳,有關森友學園和加計學園醜聞、連續五位閣員的失言風波、用人失當等等的指責聲,甚囂塵上,而7月3日東京都議會選舉,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領導的新黨「都民第一之會」加上其盟友取得的議席,超過半數,使自民黨痛失市議會的控制權。安倍擬於8月3日進行內閣改組以扭轉內閣形象,然而輿論卻不看好。一般擔心安倍恐無法如願連任首相到2020年東京奧運,甚至提早淪為跛腳政權。

但本文並不認為如此。畢竟,目前反對黨並不成氣候。

民主黨去年與維新黨合併組成的民進黨,迄今民望毫無起色。小池百合子領導的「都民第一之會」其影響力只在東京都,尚未及於全國性的層次。說來,安倍的壓力比較是來自黨內的挑戰。不過,7月20日原本有意離開內閣而備戰「後安倍時期」的外務大臣岸田文雄,已接受安倍之請,決定續留內閣。岸田的決定除了意味著安倍在黨內的領導權仍無人挑戰外,更重要的應該是過去這一段詭譎多變而美國領導權飄搖不定的國際局勢中,安倍政府基本上穩住了日本的外交戰略利益所致,更何況,未來還要迎接二0二0舉辦奧運的挑戰。

岸田續留內閣的決定除了意味安倍在黨內的領導權仍無人挑戰外,更重要的應該是過去這一段詭譎多變而美國領導權飄搖不定的國際局勢中,安倍政府基本上穩住了日本的外交戰略利益。(EPA)

總體而言,2012年底上台的安倍政府使得日本的國際地位提升不少,固然潛在的挑戰猶在,但這確實是歷經失落的兩個世代後僅見的榮景,而這些成果正是安倍與岸田共同合作的成果:

(一)日美關係

安倍及早於去(2016)年11月17日川普剛當選,但尚未就職前即刻意發展與川普的私人關係。日美兩國固有休戚與共的戰略利益,但安倍與川普兩人的私誼卻發揮了活水的角色。未來日美經貿談判會有不小挑戰外,日美的友好與穩定關係可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

(二)「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11國

自2017年1月24日川普撤離TPP後,安倍成為撐起暫時沒有美國參與的TPP,儼然成為區域自由貿易圈的新領導中心。

(三)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的完成

7月6日與歐盟順利完成EPA框架協定的簽署,因為日本受到美國撤離TPP的挫折而歐盟也為英國脫歐感到困擾,同是天涯淪落人,一拍即合。日歐為堅守國際自由貿易架構與規則的先進國,而其所訂下的規則將成為日美談判的基礎。

(四)與英國強化經濟與安全關係

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高度評價英國脫歐以來,日本在英國投資創新高的紀錄。他支持日本對朝鮮的立場,並呼籲中國對朝鮮加以施壓。

(五)改善日俄關係

去(2016)年5月安倍與普欽會面時提了八點經濟合作計畫,包括遠東地區的能源與開發。12月15日,安倍在家鄉山口縣接待普欽,只是談判卻未碰觸到北方島嶼的歸還。日方臆測,原先2014年俄羅斯因入侵烏克蘭而遭遇西方經濟制裁後,俄羅斯欲以強化與日關係來脫困,但川普當選後, 一直對普欽釋放善意,這讓普欽對日的熱情大為冷卻。不過,日本前首相森7月9日訪問普欽時,普欽提及希望與安倍簽署和平條約,其中包括領土議題。當然,普欽能否兌現,仍待觀察,普欽顧慮的是,一旦領土歸還日本,美國在美日安保條約的支持下,有可能在哪裡部署海軍。

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左)高度評價英國脫歐以來,日本在英國投資創新高的紀錄。(AP)

(六)改善與中國的關係

中國經濟面臨下滑,習近平期望在「一帶一路」上獲得日本的合作。習近平提議政經分離,期望不讓政治歧異干擾雙方的經貿合作。安倍則表達在「一帶一路」上合作的意向,只是習近平希望能出台具體方案。不過,政經分離下,安倍希望將朝鮮議題放在政治問題中的優先位置。東京相信,合作是停止朝鮮核武與導彈發展的重要步伐。顯然,朝鮮議題上雙方仍存在鴻溝:安倍呼籲對朝鮮施壓,習近平強調對話。相較於過去幾次背後無國旗的會談,這一次背後有掛兩國國旗,被視為一種有意願增進兩國關係的象徵。固然在十九大前,要習近平對日本改採和解政策相當困難。只不過,今年九月要紀念日中建交45周年,明年8月紀念日中和平與友好條約簽訂40周年。這兩個事件都有助於日中關係的正面走向。

(七)日印的經貿與安全關係可望大幅提升

安倍擬於9月下半月訪印,與總理莫迪舉行首腦會談,親自出面推銷,建議印度使用新幹線技術。安倍還計劃確認推進包括美國在內的日美印三國防務合作,並強化與印度在經濟與安全上的緊密關係。

(八)日韓關係的修補

7月7日,安倍與文在寅利用G20峰會會面,雙方對處理朝鮮議題的方法或步驟有不同,但威脅與關切是一致的。而為了日韓關係的友好,雙方都向對方提出國是訪問的邀請。7月19日,文在寅的顧問團提議將「歷史議題」與「韓日雙邊合作」分流處理,勿讓政治分歧干擾經濟合作,這是雙方關係的好進展。只是,該政策主張要對歷史問題與慰安婦問題應採取強勢行動,這使得雙邊緩和的關係又趨於緊張。

安倍與文在寅利用G20峰會會面,雙方對處理朝鮮議題的方法或步驟有不同,但威脅與關切是一致的。(AFP)

總體看來,安倍的外交成就可圈可點。據媒體披露,岸田文雄周圍朋友曾以「4年半這麼久的外務大臣已經夠了」極力勸離,但結果顯然非如預期,究竟何以致之,吾人不得而知。但某個意義而言,這片外交江山不正是他和安倍二人胼手胝足合力打拼出來的?

合則雙美,分則兩害。合作不僅關係到一個掌舵,一個接班的利益,更關係到日本能否重新偉大,準此,岸田文雄能有別的選擇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