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超A評論》運動之後的人生:當學運世代遇上體制

在日本脈絡中,從1960年反安保鬥爭開始,中間經過1969年安田講堂事件,直到1970年代過激化失去社會支持為止,在這段學生運動高峰期,上街與警察對抗成為這個時期進入大學的「團塊世代」的共同回憶,也是許多文學與電影的主題。固然有一些學生選擇離開體制,在文化等各個層面上綻放出許多成果,多數則是選擇進入主流的政治經濟體制。這些抉擇與遭遇,不僅深刻影響了個人的生涯,也與體制產生一定的衝撞。

鄭力軒/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在318太陽花學運期間,對於參與運動學生在畢業之後有沒有職場上的前途,引起了一些網路上的議論與筆戰。雖然這個討論基本上屬於網路上的意氣之爭,但學生運動的參與者甚至領袖在離開校園之後的生涯,是個相當有趣的問題。特別在日本脈絡中,從1960年反安保鬥爭開始,中間經過1969年安田講堂事件,直到1970年代過激化失去社會支持為止,在這段學生運動高峰期,上街與警察對抗成為這個時期進入大學的「團塊世代」的共同回憶,也是許多文學與電影的主題。在台灣在318學運刺激之下,不僅對於日本1960年代學生運動已有相當多討論跟介紹的專文

修改美日安保條約引發日本國內反彈,因而衍生大規模的街頭抗議。(維基共享)

但另一方面,也正在這個時期,日本經濟經歷了高速成長,日本政治經濟體制更為穩固。固然有一些學生選擇離開體制,在文化等各個層面上綻放出許多成果,多數則是選擇進入主流的政治經濟體制。這些抉擇與遭遇,不僅深刻影響了個人的生涯,也與體制產生一定的衝撞。NHK在2009年製作專題,回顧幾個安田講堂事件指標性參與者40年來的生涯,顯示出這個議題的對日本近代史的重要性。

NHK安田講堂落城〜学生達のその後

企業戰士的波折與坦途

在包括漫畫、文學與電視等各式通俗文化中,被稱為團塊世代的戰後嬰兒潮標準圖像是就學時集體地投入反體制學生運動,畢業後又集體地投入大企業的體制中,反體制的青年成為經濟高速成長期中積極擴張體制的企業戰士。這個圖像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畢業於名古屋大學法學部,是1960年安保鬥爭中名古屋地區的學生領袖。根據他的回憶,雖然在求職時對於學生運動的經歷會不會影響就職也略有不安,仍然順利地進入伊藤忠商事,在接下來的人生成為標準為公司打拼的上班族,升遷過程也沒有受到特別的阻礙。1998年丹羽在伊藤忠商事虧損七百億日圓的背景下接任社長,幾年促成企業重新獲利,強調親民的作風成為日本最受歡迎的CEO,也成為日本式經營的大力鼓吹者,2004年社長退任成為會長。在伊藤忠商事社長任內累積的高知名度使得他受邀擔任經濟團體聯合會副會長,並擔任小泉內閣經濟財政諮詢委員,在民主黨執政後擔任駐中國大使,因爭議言論而被替換。丹羽宇一郎的職業生涯,呈現出團塊世代從反體制學生運動到企業戰士的典型生涯。

1998年,丹羽宇一郎在伊藤忠商事虧損七百億日圓的背景下接任社長,幾年促成企業重新獲利,強調親民的作風成為日本最受歡迎的CEO,也成為日本式經營的大力鼓吹者。(圖:《東洋經濟週刊》風間仁一郎攝)

然而,並不是所有學生運動的參與者在進入企業體制過程中都如此一帆風順,最重要的衝突就屬三菱樹脂事件。1963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生高野達男錄取三菱樹脂公司,然而在試用期滿後公司方以隱瞞參與學生運動經歷為由,解僱了高野達男,引發了長達13年的訴訟。這個訴訟不僅牽涉到個人的權益,更觸及到企業雇用方針可否侵害言論以及信仰自由的憲政層次問題,受到各方的高度矚目。在各級法院不一的見解下,歷經纏訟13年之後雙方最終達成和解,高野達男成功復職進入三菱樹脂工作,之後如一般上班族般持續升遷,最後成為三菱樹脂子公司的社長。三菱樹脂事件當事人雖然最終仍然順利在企業體制中晉升,但長達13年的法律訴訟不僅凸顯出企業體制與學生運動的緊張關係,也突出了日本企業體制與民主自由的複雜關係。

從地方醫師到參議員—今井澄

日本與台灣以及韓國學生運動最大的差異應當是從政的機會。相較於台灣及韓國在民主化後政黨競爭的脈絡下,學生運動領袖出現大量進入政壇的機會,而日本則在自民黨長期一黨獨大情況下,學運領袖的參政空間並不大。少數的例外包括投入社會黨後來轉入民主黨的今井澄與仙谷由人。兩個人的共同特點是具有專業資格—今井澄是醫師,仙谷由人則是律師。其中今井澄的經歷最為突出,不僅在在1969年東京大學安田講堂攻防中具有指標性角色,之後在透過長野建立成功的地域醫療模式,得以進入政壇。他過世之後安田講堂的老戰友山本義隆以「一個人過了三個人的人生」來形容他,顯示出今井澄精彩的人生。

1968-69年的安田講堂事件中,最早的導火線是醫學院實習制度,學生運動是從醫學院擴散到整個大學,醫學院的今井澄扮演重要角色。在機動隊與學生的攻防過程中,今井澄擔任全共鬥的防衛隊長,不僅留下了很多珍貴的歷史畫面,也使今井澄成為安田講堂事件的指標性人物。在機動隊攻入安田講堂後,今井澄遭到逮捕。在漫長訴訟過程中從東大醫學院畢業並取得醫師資格,並離開東京到當時醫療資源貧瘠的長野縣、任職於瀕臨破產邊緣的諏訪中央醫院,得到地方居民很高的評價。判決確定短暫服刑後,今井澄從1980年到1988年間擔任諏訪中央醫院院長。1992年代表社會黨參選參議員當選,1998年則擔任民主黨的不分區參議員,2002年因胃癌過世。

今井澄雖然具有學生運動領袖的身分,但參政的主要助力卻來自於地方醫療的實績。諏訪中央醫院在他以及同樣具有學生運動經驗的鐮田實的帶領下,建立相當多日本地區醫療的創舉,包括受到相當矚目的在宅醫療等模式,成功擺脫困境成為日本地區醫療的典範。繼任的鐮田實更積極從事海外醫療支援工作,使得諏訪中央醫院成為日本甚至全球各地醫師觀摩的對象。今井澄在從政過程中也以醫療與社會福利作為主要著力的領域,在年金改革、長照等議題上都有相當的貢獻,並在2000年國會議員任內發現自己罹患胃癌後,更以法案和個人例證積極地推廣在家安寧療護,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1968-69年的安田講堂事件中,最早的導火線是醫學院實習制度,學生運動是從醫學院擴散到整個大學。(http://ochimusha01.hatenablog.com/)

案外案—宮本康昭事件

前面所舉的大抵上是順利進入主流經濟以及專業體制的例子。然而與學生運動較無直接關係的司法界,卻爆發了日本戰後司法史上的人事爭議。宮本康昭法官本身並不是學生運動領袖,但與運動有兩個淵源,第一是他所屬的青年法律家協會是個在社會運動中相當活躍的組織,第二則是他在東京地方法院任職時處理東大事件相關的審判時,採取比較同情學生的立場而和上級方針有所出入。宮本康昭先被外放到熊本,並在1971年面臨第一個續聘關卡時,在最高法院沒有提出任何理由下遭到不續聘,引起各界軒然大波,也引發了對日本司法人事運作的廣泛質疑。宮本康昭在法官職務遭到解除後,轉而擔任律師,廣泛關注環境等社會議題。在2002年在最高法院司法改革的相關委員會中,受聘為法官任命程序透明化委員會(「裁判官任命手続の透明化を図るための委員会」)的委員,某個程度可說是對這個不續聘案某種不言明的歷史平反。這個案件可以充分看出日本司法體制面對當時盛行反體制運動的不安,所採取的行動。

宮本康昭法官本身並不是學生運動領袖,但與運動有兩個淵源,第一是他所屬的青年法律家協會是個在社會運動中相當活躍的組織,第二則是他在東京地方法院任職時處理東大事件相關的審判時,採取比較同情學生的立場而和上級方針有所出入。(圖:朝日新聞)

小結

這幾年在內外因素的刺激下,以日本青年學生為主體的社會運動再起,也得到很多關注。相較於1960、70年代日本穩固的政治經濟體制,現今日本正面臨政治經濟的巨大轉型。傳統大企業凋零不再有能力提供長期升遷的管道,而日本政治體制在幾次政黨輪替下也出現一些新的政治空間。這個世代的青年學生在離開校園之後,和上一個世代相較會有甚麼不一樣的選擇與遭遇,應當是個值得持續觀察的有趣問題。

參考資料:

田畠真弓:日本安保鬥爭下的兩個不同學運世代:社會連帶的鬆動與公民自主性的台日比較 

涂豐恩:安保抗爭─日本戰後最大的一場社會運動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日本 學運 超A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