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日本自由行》龍馬的故鄉:量產幕末志士與漫畫家的自由國度

成為一個漫畫家和成為志士一樣,必須有堅定的理想,挺住路途上的孤寂,面對可能的挫折,高知人或許不比別縣的人更有漫畫天份,但卻比別縣的人更能挺住創作之路的辛苦考驗,最後終能開花結果成為職業漫畫家。

林翠儀

「土佐」是日本四國高知縣的舊稱,說到土佐人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幕末維新志士坂本龍馬。不只是龍馬,土佐還有中岡慎太郎、田中光顯、後藤象二郎板垣退助、武市半平太、吉村寅太郎、岡田以藏等一拖拉庫的志士,在明治維新的時代,這裡可說是幕末志士的主要產地之一。

「明治維新」即將在2018年屆滿150年,和平的時代早已降臨,現在的土佐仍繼續生產足以撼動時代的人才,不過不再是需要動刀動槍的志士,而是需要動腦動筆的漫畫家。小朋友的英雄《麵包超人》作者柳瀨嵩、都會男女最愛的《深夜食堂》作者安倍夜郎、宅男最愛的《偽戀》作者古味直志,曾來過台灣辦個展的《流氓蛋糕店》作者窪之內英策、小野不由美《十二國記》插畫作者山田章博、模型公仔扭蛋界的龍頭「海洋堂」創辦人宮脇修等人全都是鐵錚錚的土佐人。高知縣出身並活躍於檯面上的漫畫家至少有60人,縣府公布統計數字,每10萬名縣民中就誕生一名漫畫家,漫畫家輩出率為日本第一。

《深夜食堂》漫畫原著作者安倍夜郎也是出身高知。(http://abeyaro.com/image/eve_abeten_zutoku_270.jpg)

《流氓蛋糕店》作者窪之內英策,2014年首度來台舉辦個展海報。(http://news.mynavi.jp/news/2014/09/02/379/)

山田章博為小說《十二國記》畫插畫。(http://www.shinchosha.co.jp/12kokuki/artbook/)

幕末志士和漫畫家,或許很多人會覺得跳tone,但其實這一點也不衝突,因為兩種身分表面上雖然看似毫不相干,但「製造」的機制卻是相同的。為何土佐出了那麼多幕末維新志士,又為何高知會誕生這麼多漫畫家?高知縣知事尾崎正直的回答是:

因為這裡「很自由」。

「很自由」這句話,指的是高知的風土民情,意思是說在這種自由的機制之下,自然而然培養出一拖拉庫的維新志士和漫畫家。

這種答案當然還是略嫌籠統,不過多少也能反應出土佐人自由豪邁的性格。在此,不妨來看看專家的說法。

捧紅龍馬的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曾經對高知的風土民情做過精闢的分析。在《歴史を紀行する》書中司馬說他超級喜歡土佐,在撰寫幕末維新歷史小說的過程中多次造訪高知,幾乎把當地的風土民情摸透了,但問他為何偏愛土佐,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土佐散發著一股獨特的魅力,不只來自於風土,也來自於因為風土而形成的民情。這裡北有四國山脈屏障、南有太平洋阻隔,地理的「隔離性」讓土佐自古就成為一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相較於本州的「中央人」,土佐是活在南國的剽悍民族。就像沒有爸媽寵愛的小孩總是比較堅強,自謀營生的人也總是比較有自信和主見,「沒有誰比誰大」的那種感覺。這裡的男人剽悍,女人則比男人更剽悍,也就是大家說的「反骨精神」。

土佐出產幕末志士與當地的風土民情有極大的關係。(http://www.attaka.or.jp/photolib/search/details.php?tno=318&type=A)

司馬認為地理的「隔離性」,阻絕了一些外來的文化,例如對日本人精神層面影響最深的佛教思想。土佐人多數為無神論者,缺少「因果」、「輪迴」的觀念,活在今生及時行樂是人生最大的宗旨。相較於其他地區被混血同化的日本人,土佐人是比較接近「原汁原味」的日本人,在語言方面,「土佐腔」更接近固有的日語,土佐人可以很明確地發出ず(zu)和づ(dzu)、ぢ(dʒi)和じ(ʒi)不同的讀音。即使在現今的日本,地方青年來到東京,還會因為方言腔調感到自卑,但當年的坂本龍馬卻可以充滿自信地操著土佐腔為維新志業遊說各藩,多少也是基於土佐方言有著凌駕他人之上的優越感。

土佐人活在今生及時行樂的觀念,在「喝酒」的這件事上得到淋漓盡緻的體現。高知縣積極和台灣推展觀光交流,尾崎知事說得最溜的一句台語就是「乎乾啦」。據說,高知人喝酒是以「1升」起跳,1升等於10合也就是1800ml,司馬說,當地賣酒的餐飲店女服務生如果喝不了5合的酒,是很難被錄用的。 高知人愛邊喝酒邊「鬥嘴鼓」,三杯黃湯下肚更非要論出個輸贏不可,司馬說,有一次遇到兩位喝茫的大叔吵得不可開交,以為是什麼國家大事,湊耳一聽,發現兩人爭辯的話題竟是「貓比較聽話,還是狗比較聽話」。

司馬說,以人口密度來計算,高知市的律師為日本第一多,而不是大家以為的賣酒業,理由很簡單,因為高知人在酒攤沒吵出輸贏,或是吵到最後演變成糾紛,必定會繼續吵上法庭。因為好爭辯而訓練出的口才和邏輯思維,再加上「沒有誰比誰大」的平等思想,很早就在土佐生根,也讓高知成為日本自由民權運動的濫觴地之一。明治新政府成立後,不滿新政府措施的西鄉隆盛忙著號召薩摩藩鄉親造反時,土佐的板垣退助已經在倡導自由民權運動。司馬還補充說,西鄉只要登高一呼,就有成千上萬鄉親擁護,但土佐人誰也不服誰,光要說服一名土佐人加入就得花上半天的時間。

活在今生及時行樂的觀念也讓高知人,可以把任何厭世想法轉化得非常陽光明快,好比有人喝到爛醉不幸遭到車子輾斃,其他地方的人可能會說「早就說了,酒喝多了沒好處」,但高知人卻會說「能夠喝到這麼慘烈,實在太過癮了」,司馬說,那感覺就像對一名死在擂台上的拳擊手表達敬意一般。

司馬的這些分析就是高知人口中強調的「自由」,是一種講理的自由,道理要通順了只有是與不是、要與不要的結論,沒有壞心眼的刁難。高知縣前知事橋本大二郎曾說,高知人度量大,能夠接受他這個毫無地緣關係的外人當知事,而且一當就是4任16年。出生於東京的橋本是知名的NHK主播,他還有另一個身分是前首相橋本龍太郎的弟弟,但這些顯赫的頭銜和身分在高知並不管用,橋本上任後就和縣民開誠佈公落實縣政透明化,每位縣民可以隨時打電話到知事家裡幹譙,2000年他還首開全國先例,在知事辦公室裝置直播攝影機,這個24小時全天候的「知事室LIVE」,已經運作了17年,至今仍健在。

生於1967年的現任知事尾崎正直是土生土長的高知人,他是東大畢業的大藏省精英官僚,2007年返鄉參選成為當年全國最年輕的知事,尾崎在2011和2015年兩次連任都以「無投票」方式當選,無投票當選的意思是無人出馬競爭,既然做得好就繼續做下去,道理通順了無需刁難,這在全國47個都道府縣的地方自治史上是少見案例。

2012年高知縣模仿經典電影「羅馬假期」,由知事尾崎正直飾演龍馬拍攝「龍馬假期」宣傳海報,後座美女為高知縣出身的女星白田久子。(http://ameblo.jp/shiratahisako/entry-11200158850.html)

別的縣宣傳地方觀光,以在地特產冠名例如大分縣自稱「溫泉縣」或香川縣自稱「烏龍麵縣」,但高知縣的自稱卻是「高知家」,細究其中的原因,很可能是縣內特產太多,用了哪項特產冠名都有顧此失彼的疑慮,沒搞好可能會引爆內戰,所以乾脆強調高知是一家人,由各種不同家族成員(特產)構成。 說到高知的特產,除了幕末志士、漫畫家特別多之外,這裡也是夜來祭(よさこい)的發祥地,土佐國也是日本著名的妖怪「河童」出沒地,海洋堂在四萬十町將廢棄的學校改建成博物館,其中一間就是以河為主題的「海洋堂河童館」,四國「遍路」88間古剎中高知縣內佔了16間;美食方面,高知純米吟釀得過全國第一,柚子產量全國第一,炙燒半熟鰹魚(鰹のタタキ)、土佐褐毛牛、後免鬥雞都是絕品。

海洋堂河童館7月舉辦5週年感謝祭活動。(https://twitter.com/kaiyodo_kappa)

再回到最先的命題,為何高知可以量產一拖拉庫的維新志士和漫畫家?

司馬遼太郎說土佐人豪氣且言出必行,幕末時期包括坂本龍馬在內有許多土佐武士脫藩,其中有不少人是和同伴愈聊愈熱血之後仗著一股豪氣嗆聲說要脫藩,但話既然出口了就要說到做到,於是真的脫藩去當維新志士。行動的背後有土佐風土培養出來的自由平等思維及堅毅到近乎頑固的性格,進行精神層面的支撐。成為一個漫畫家和成為志士一樣,必須有堅定的理想,挺住路途上的孤寂,面對可能的挫折,高知人或許不比別縣的人更有漫畫天份,但卻比別縣的人更能挺住創作之路的辛苦考驗,最後終能開花結果成為職業漫畫家。

另一方面,高知人或許沒有特別熱衷於漫畫,但全縣投入人力物力發展漫畫事業,縣內建有包括橫山隆一紀念漫畫館、香美市柳瀨嵩紀念館.麵包超人美術館、海洋堂興趣館、海洋堂河童館等動漫場館,1988年縣府以「漫畫王國土佐」之名宣揚該縣的漫畫潛力,1992年起開辦「漫畫甲子園」活動,每年夏天邀全國300多所高校參賽,2016年起開始邀台灣隊伍參加,今年由新竹縣私立義民高中隊伍通過初選,預定8月初至高知參加預賽和決賽。

高知縣知事尾崎正直(右)在2017年7月11日來台召開觀光宣傳記者會,宣布新竹縣私立義民高中隊伍通過「漫畫甲子園」比賽初選。(作者提供)

高知漫畫相關設施地圖。(http://mangaoukoku-tosa.jp/articles/menu-list.php?ID=2100)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