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自由開講》新聞審查新政,七月中國亮相

編按:由於適逢諸多敏感周年紀念日,7月將成為檢視中國互聯網管控新政的視窗。
2017-07-14 09:00

薩拉∙庫克(Sarah Cook)

7月比其它絕大多數月份都有更多的政治敏感紀念日,這使得中共的言論審查機構和安全部門一刻不敢掉以輕心。

首先是「7·1」英國向中國移交香港主權紀念日;然後是2009年新疆地區民族暴力衝突「7·5事件」紀念日,這一事件引發了對這個穆斯林聚居區史無前例的鎮壓;緊接著7月6日是達賴喇嘛的生日,而7月9日則是政府掃蕩清洗中國維權律師行動的兩周年;最後是7月20日,在1999年的這一天,中共開始查禁信徒眾多的信仰團體法輪功,並且開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也時常是暴力的清除運動。

今年,這些紀念日又遭遇到一些北京當局試圖掩蓋的新聞事件,其中包括圍繞民主活動人士劉曉波因晚期肝癌被保外就醫而掀起的國際聲援浪潮,還有流亡大亨郭文貴涉及一些中國最高領導人腐敗行為的「爆料」活動。中共在此種情形下強化資訊管控毫不令人吃驚。不過,中共並非僅僅強化了一些短期措施,它還逐步調整管控手段來應對一個不斷變化的技術環境:手機、社交媒體軟體和數位化監控是其關鍵特徵。

結果是,審查和管控措施的無孔不入和面面俱到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水準,而那些業已身處嚴重侵權風險中的人士更是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險。

中共強化資訊管控毫不令人吃驚。不過,中共並非僅僅強化了一些短期措施,它還逐步調整管控手段來應對一個不斷變化的技術環境:手機、社交媒體軟體和數位化監控是其關鍵特徵。(www.travelchinacheaper.com/)

切斷各種「翻牆」工具

在各種變本加厲的限制措施中,影響最為廣泛的當屬禁用VPN,很多網路用戶用VPN規避官方的言論審查。自7月1日起,若干VPN應用已經被禁用或是在各種網上商店下架。在6月22日向用戶發佈的一則消息中,著名的GreenVPN表示「接上級監管部門通知」,計畫將於2017年7月1日起停止服務。這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種種議論,人們擔心再無「翻牆」工具可用。官方日益強化管控的最新舉措是阻止這些「翻牆」工具的傳播,其中包括一些當局曾長期允許存在的軟體。

這些應用被清除,切斷了使用者的軟體更新管道,將會起到另外一個次生效果:用戶的設備會更加容易遭受攻擊。雖然很多用戶使用VPN來獲取未經審查的新聞或是登錄被遮罩的社交媒體,如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這些工具也同時有安全方面的作用,可以保護企業和維權人士免遭政府無處不在的監控。

監測少數族裔的個人通訊

最近另外的一些管控措施是針對少數族裔和宗教團體。在新疆,有關當局於6月27日在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區發佈了一則通告,指示轄區所有居民和商戶負責人在8月1日前向當地公安部門上交他們的「個人身份證、手機、移動硬碟、U盤、筆記型電腦和儲存卡」,以供「登記和查緝」。這個區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員對《自由亞洲》電臺說,這項運動正在全市範圍開展。其目的從表面上看是為了鑑別和清除所有「暴恐音視頻」,但是這一行為侵犯了烏魯木齊300萬居民的隱私權,並且使得他們容易因眾多其他「違法行為」受到處罰,包括那些和平表達宗教和政治意見的行為。

即時通訊軟體微信在西藏和中國其他地區一樣,最近幾年越來越受歡迎。但是用微信交流有關達賴喇嘛或是他生日的消息是困難和危險的。由加拿大的公民實驗室在今年一月進行的一項測試發現,在微信資訊中用藏文拼寫的「達賴喇嘛」一詞被自動刪除。同時,據悉至少有兩名藏人在2015年因為參與一個紀念這位精神領袖80歲壽辰的微信群而被捕入獄。在2017年初新的一波自焚抗議之後,四川省的藏人表示,警方在微信平臺上更加嚴密地監控通訊,並拘捕那些涉嫌向海外傳播有關自焚資訊的人。

即時通訊軟體微信在西藏和中國其他地區一樣,最近幾年越來越受歡迎。但是用微信交流有關達賴喇嘛或是他生日的消息是困難和危險的。(EPA)

新戰術、新標靶

這些最新的發展反映了一個更為廣泛的趨勢。最近《自由之家》所做的有關中國宗教形勢的研究報告也認定了這一趨勢。這份研究報告發現中國政府進行宗教管控和迫害的策略,已經轉變為結合新的技術並適應變化中的公眾通訊習慣。即便在不是什麼敏感的周年紀念日,各種電子監控手段也已經大量延伸到那些宗教網站和宗教信徒出入的公共場所。

中共的資訊管控也似乎正在向以前不太受打壓的團體擴散,例如國家認可的教會和新疆地區的非維吾爾居民。據報導,自3月以來浙江省當局正在開展一項運動,在教會並可能在佛教寺廟安裝監控攝像頭。這一行動時或導致警民衝突和針對宗教信徒的暴力行為。在烏魯木齊,上交數碼設備以供查驗的命令同時針對漢人、哈薩克人和維吾爾人,而當地的哈薩克人最近也表示,在最近幾個月與他們的伊斯蘭信仰相關的監控和迫害事件在日益加強。

資訊「軍備競賽」

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有部分原因,是為了應付少數活動人士為了在嚴酷的資訊環境中,分享他們的故事和觀點而採取的各種創造性手段。

「這是一場沒有休止的貓鼠遊戲」

記者尼辛·科卡(Nithin Coca)在6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這篇文章討論了中國對付藏人通訊的高科技戰爭。

「由於西藏運動中數碼安全技術和訓練水準的提高,中國政府採取了更加完備的駭客技術。」

類似地,由於法輪功練習者們開發了新的傳播資訊的手段來戳穿政府的誹謗宣傳,並曝光他們所遭受的迫害,安全部門已經相應地加強了電子監控並採用了地理定位技術來發現和抓捕他們。有些地方當局,例如江蘇省在上個月還更新了反法輪功的宣傳措施,採用LED滾動螢幕、動畫、微博、QQ短信等手段-在包括學校等公共場所,來妖魔化法輪功和其他遭查禁的宗教團體。

惡性循環

管控越發嚴厲的結果是那些受迫害的團體和個人賴以保障自己權益的管道越來越少,中共的政策選項越來越少,曝光官方暴力行為的途徑越來越少。同時,其他那些有興趣瞭解有關情況和遭到審查話題的中國人發現,獲取資訊越發艱難和危險。

中共自己也為此付出代價。如此氣勢洶洶的「維穩」措施最終會加劇中共與那些關鍵人群之間的緊張關係,激化人們對中共強硬政策的反感,引發反政府活動並甚至可能導致暴力行為:包括在那些通常不關心政治的人群中。從這個角度看,即便中共的措施在今年或許能夠成功地壓制各種批評聲音,明年的7月中共領導人也將會面臨更加棘手的挑戰。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亦為《自由之家》最近研究報告《中國靈魂之戰》的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