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伊朗與西亞世界》勝利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伊斯蘭國起源於蓋達組織的一支,伊斯蘭國可說是蓋達組織的升級版,對國際局勢的影響也遠比蓋達更大。於是,從這一層面來看,2014年以來伊斯蘭國所造成的動盪,很明顯就是冷戰時期的產物,而且已經超越冷戰時期的美蘇強權可以處理的程度了。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伊拉克首相阿巴迪(Haider al-Abadi)宣布在摩蘇爾(Mosul)擊潰伊斯蘭國(ISIS),勝利在望,近3年來對西亞與歐洲最大威脅的衰退指日可待。此時不需要對伊斯蘭國再做回顧,畢竟網路上有太多的所謂的懶人包了。反而我們需要反思看待西亞局勢的基本立場,畢竟多數人都以相當負面的角度來看待伊斯蘭國,媒體也有汗牛充棟的報導、書寫譴責伊斯蘭國的行為,還有許多穆斯林一再強調伊斯蘭國不代表全體穆斯林。但是,任何一個勢力在擴張時做的事情都一樣,何以只批判伊斯蘭國?

這幾年來伊斯蘭國的擴張引來國際關注,並且已徹底發展出跨區域的影響力。這並非以往帝國主義時代強權派遣軍隊到世界各地燒殺擄掠的型態,而是以個人或團體型態在許多地方進行破壞。

伊斯蘭國起源於蓋達組織(Al-Qaeda)的一支,蓋達組織由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在80年代於美國與蘇聯在阿富汗交戰時建立。伊斯蘭國可說是蓋達組織的升級版,對國際局勢的影響也遠比蓋達更大。於是,從這一層面來看,2014年以來伊斯蘭國所造成的動盪,很明顯就是冷戰時期的產物,而且已經超越冷戰時期的美蘇強權可以處理的程度了。

伊拉克首相阿巴迪宣布在摩蘇爾擊潰伊斯蘭國,勝利在望,近3年來對西亞與歐洲最大威脅的衰退指日可待。(AFP)

再將時間往前挪一點,1916年英國與法國的《賽克斯皮科協議》(Sykes-Picot Agreement)將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美索不達米亞區域(Mesopotamia)一分為二,現在的伊拉克、約旦、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的雛形就在這時形成。所謂的現代西亞,其實是在西方強權恣意劃分之下出現的。這也是伊斯蘭國在2014年就主張要打破的歷史牢籠,其疆域擴張橫跨伊拉克與敘利亞,其實已經達到一定的成果。那麼,伊斯蘭國也就不僅僅是上一段所提及的冷戰產物,而是一次大戰的產物了。很顯然地,一次大戰開啟了現代的西亞局勢,時至今日已經21世紀了,一戰「遺緒」(legacy)對於不少穆斯林來說是個「遺毒」(intoxication),完全沒有好處。研究學者往往都會強調西亞世界的問題來自於穆斯林的不團結,或者是西化或現代化成功與否的關係。然而,實際上西亞的發展有任何落後、倒退的情況,國際間的壓力箝制絕對是罪魁禍首。

現在伊斯蘭國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Akbar al-Baghdadi)強調自己為統領所有穆斯林的哈里發(Caliphate),人們會認為這樣的觀念不合時宜,不認同7世紀先知穆罕默德(Prophet Mohammad)去世後的哈里發制度在21世紀重見天日。然而,有何不可?

17世紀以來鄂圖曼君主(Soltan)的頭銜,由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在1924年取消,距離21世紀巴格達迪要建立哈里發國度並不算太遠。歷史上也有許多伊斯蘭勢力的領導人自稱過哈里發,算起來巴格達迪並未過於狂妄,也難以評斷是不是不合時宜。西方強權將伊斯蘭世界搞得四分五裂,已然沒有伊斯蘭自己的區域秩序,過去不斷有人表達建立一統的伊斯蘭國度意願,也有像是20世紀西亞的統合有過阿拉伯主義(Arabism)、民族主義(Nationalism)、伊斯蘭主義(Islamism)的浪潮,但都沒有成果。現在巴格達迪跳下來做,無論持的是哪一種立場,都沒什麼好質疑的。

伊斯蘭國領導人巴格達迪強調自己為統領所有穆斯林的哈里發。(Alalam News Network)

可思考的是,若幾十年後巴格達迪的伊斯蘭國穩固了,甚至持續了百年以上,那往後的歷史評價就會與現在這個時期不一樣。當代的批判只表現出當代的立場,下個世代對同一件事情必然會有不同的看法,會有不同的歷史意涵,甚至還會永久處於沒有定論的狀態。就算穆斯林批判巴格達迪、批判伊斯蘭國,我們也絕不能忽視背後一定有股支持的力量,而力量主要也會是來自穆斯林。人們在批判伊斯蘭國的暴虐無道的同時,其實也不該默許及肯定西方國家在世界各地各種層面上的暴力行動。問題還在於這百年來的西亞世界已經受西方宰制,巴格達迪還沒有機會在這個時代建立自己想要的伊斯蘭國度。如果摩蘇爾的挫敗讓伊斯蘭國崩潰,那就是巴格達迪這樣的人物在21世紀首度嘗試的結果。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巴格達迪出現,如同伊斯蘭國是蓋達組織的升級版一般,會有更進化的升級版巴格達迪在這世界掀起另一波變局。

此外,現在是伊拉克宣布對伊斯蘭國的勝利,但敘利亞那一方呢?

如果摩蘇爾的挫敗讓伊斯蘭國崩潰,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巴格達迪出現,如同伊斯蘭國是蓋達組織的升級版一般,會有更進化的升級版巴格達迪在這世界掀起另一波變局。(AFP)

小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府的內戰尚未結束,其境內的伊斯蘭國可能不會因為在伊拉克的挫敗就這樣說掰掰。況且,美俄兩國在敘利亞的角力也不可能停止,將繼續籠罩敘利亞內戰與伊斯蘭國擴張。是故,小阿薩德沒有機會去穩定國內秩序,也不可能發展出自己所想要的對外關係。就算敘利亞內的伊斯蘭國勢力也隨著摩蘇爾的挫敗影響力衰退,那往後伊斯蘭國佔領的區塊該由誰管轄,是小阿薩德?是反抗軍?還是美俄主導?

任何一方想要在該區域取得優勢地位,必然會遭到更多抵抗。於是,無論是對敘利亞或是伊拉克,取得勝利都沒有什麼好處,往後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面對。現實的一切並不像電影情節拍個三部曲就完結那樣簡單,有輿論斷言將會有進一步的戰爭發生,這是完全正確的預測,甚至是不需要預測就可以得知。此時伊斯蘭國的重要人士肯定尚未遭到伊拉克軍隊逮捕,往後他們必然會發起更多行動。

世人對於國際局勢的發展,應該考量多方面的主客觀因素,尤其以美俄為首的外來勢力尚未撤離,而西亞各國必然會有新的局勢形成。單單只是看伊斯蘭國將遭到消滅的結果,絕對無法斷定情勢會朝什麼方向發展,現階段,表面上的情勢演變並不可能成為定論。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