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好油》年輕世代在農業中的角色

我們鼓勵年輕人回鄉務農,應該思考的是如何讓他們成為一個管理者的角色,而不是讓他們返鄉從事體力活,如果我們可以改善在烈日下辛勤工作的生產模式轉變成為機械化的生產方式,讓年輕人能靠專業,而不是單純的勞務賺到錢賴以維生,那麼年輕人從事農業生產的意願自然就會高。

Lin bay好油

前幾天筆者拜訪一個農友,閒聊的過程中,這位農友說到種植芒果讓他壓力很大,打算改種其他的果樹。這個農友種植了兩公頃多的芒果,去年整整兩公頃多的果園只產出不到一千顆的芒果,過去兩年因為欠收所以有價無市,而今年豐收價格卻相當悽慘,過去全盛時期他曾種植達七公頃的芒果果園,但因為風險過大種植面積與日縮減。他想改種能長期收成的水果,避免因為颱風或豪雨而讓整年的心血血本無歸,他希望的是一個穩定收入而不是暴起暴落的產銷模式,於是他告訴我他想要改種芭樂,他有好的田間管理技術,想要種個10公頃的芭樂來過生活。我告訴他,大哥,你的田間管理技術我是不懷疑,但你根本沒有工可以去套袋,種芭樂要工,所需要的工時可能是芒果的兩倍以上,沒有工,是要怎麼種芭樂?

農友回道:以後不是會開放農業外勞,缺工的問題就能解決了。

……別傻了,以現在主政者的思維來看,農業外勞根本不會開放。

喊卡的農業外勞政策

面對農務人力不足的問題,農委會提出的解決方案為「2+2方案」:「2」是每個月由政府補貼21,800元的農業技術團和每個月補貼11,800元的農事服務團;「+2」就是外役監和假日農夫。目前,上述前三項都在推動中,就只剩假日農夫沒有具體的作為。

農委會自己都說了,每天所需農務勞工的數量,缺口尚有約1萬1千多人;季節性的水果採收或套袋人力,尚不足9萬人。而農業技術團每團30人,目前共8團,合計240人;農事服務團每團20人,共16團,一共160人;外役監目前符合資格的約有100人的人力。如果這樣500人左右的人力供應可以解決農委會所統計出的缺工狀況,那麼這些人應該都是天生神力,各個都是一個打十個的葉師父吧!

但就算這些人各個天生神力,試問,當21,800和11,800元的補貼拿掉時,他們願意繼續從事農務工作嗎?還有多少人願意留下?更何況,實際上這些團連團都組不起來

面對農務人力不足的問題,農委會提出的解決方案為「2+2方案」:「2」是每個月由政府補貼21,800元的農業技術團和每個月補貼11,800元的農事服務團;「+2」就是外役監和假日農夫。(記者廖淑玲攝)

農委會也喊出了10年新增3萬名農民,每年新增3,000名農民的政策目標。但台灣農業缺的是從事農業勞務的農工而不是經營者,試問這3,000名農民是要自己經營農場?還是從事農務工作呢?

農業生產是一個既真實且殘酷的經營,絕對不像農委會在文宣中所描述的那麼美好,過去農委會不乏許多招募年輕人加入農業的計畫,例如:95年有「漂鳥計畫」,號稱預計3年內號召1,000名年輕人返鄉從事農業。過去3年要招募1,000名,過了10年才只要增加到30,000名,這是過去招募能力太弱?還是現在農政單位太鬼扯?

Anyway,只在意政策曝光和如何讓參加人數達標的KPI,實際上卻是招募年輕人進來產業送死,這才是最可惡之處。

當初漂鳥計畫後續的留農率到底有多高?請問農委會有統計嗎?漂鳥計畫的參加者留在農業的平均營收到底是高或低?農委會有統計嗎?

筆者認識一名因為漂鳥計畫而從事農業的年輕人,前前後後大概虧損了四百多萬,背了上百萬的負債,至今還勉強待在農業圈,但其他加入計劃的人早就離農了,這些聽信政府計劃招募加入農業的從業人員只有他的狀況這麼糟糕嗎?不,他們幾個漂鳥計畫的同學,都是相同的狀況,甚至還有人虧損到上千萬的。從事農業就像創業開公司,看別人開公司當老闆好像很美好、很賺錢,但實際入坑後才會知道連年虧損下的財務壓力。

無人可比的農業千歲團

筆者因為工作因素,長期待在農業生產區,有機會看到許多農作物的採收,如,洋蔥、牛蒡、短期葉菜、茶葉、蒜頭、蒜苗、辣椒等以及設施農業的生產,每一個農產品項經營模式都相去不遠:經營者是35歲到50歲左右的家族成員們,再聘用六、七十歲以上的阿嬤來從事農務,筆者有一次在田裡問一位阿嬤年齡,她說她七十二歲,這裡就屬她最年輕,整團佝僂身影在田間移動,挺不直的腰好像在訴說這幾十年來的辛勞。

在台灣農村常見的農業千歲團。(圖:作者提供)

千歲團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強,強到若以成本計算可能比自動化還便宜,便宜又好用CP值奇高,例如,台灣的洋蔥的運銷模式是用網袋分裝運銷,阿嬤手工分選包裝的價格,比機器分選還便宜。千歲團好用卻有人力補充的問題,誰願意加入千歲團?試問若是自己的親人,誰願意讓她們在大太陽底下辛苦勞動?台灣農作物採收是一個落後的工作環境,工資也偏低,這也難怪年輕人寧願去澳洲當農業台勞,至少薪水是台灣的4倍以上。

年輕人在農業中的角色是什麼?

日本農業和台灣一樣也面臨缺工問題,但它們很清楚農業是一個產業,而不是失業勞工的轉介收容所,因此更重視對於想要加入農業的年輕人相關的訓練跟輔導,讓不適合的人離開,適合的年輕人在經過三年左右的訓練後,由相關單位進行媒合,承接老人經營的農園等。筆者曾經參觀過靜岡的一個設施番茄農場,整個農場只有兩個30歲左右的年輕人從事生產、接單、出貨、對帳等所有業務。為什麼可以這麼輕鬆?因為他們是半自動化的生產,生產依照的是對於作物的狀況而調整相關的設備參數,是依靠頭腦的專業活,而不是依靠勞務的體力活,所以只需要兩個人就能夠經營一個農場。

半自動化的生產,生產依照的是對於作物的狀況而調整相關的設備參數,是依靠頭腦的專業活,而不是依靠勞務的體力活。(圖:作者提供)

我們鼓勵年輕人回鄉務農,應該思考的是如何讓他們成為一個管理者的角色,而不是讓他們返鄉從事體力活,如果我們可以改善在烈日下辛勤工作的生產模式轉變成為機械化的生產方式,讓年輕人能靠專業,而不是單純的勞務賺到錢賴以維生,那麼年輕人從事農業生產的意願自然就會高,就像開耕耘機收割稻米時就可以看到許多年輕的面孔。

但如果短時間內我們還無法改善這種以勞力為主的生產方式時,又該如何有效解決人力的缺口?除了灑錢補貼,繼續用「2+2」這種無效政策交差了事之外,真的束手無策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