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東亞漫遊》《非請勿入區:北韓綁架計畫的真實故事》導讀:戰爭仍未結束,非請勿入

北韓的歷史本質上就是一段軍事史,是由北韓的創立者、保護者、「永遠的主席」金日成將軍發動的永無止盡的戰爭史。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北韓如此熱衷軍事發展,除了增加自己在國際社會上的份量,也因為戰爭本身就是用來建立和鞏固「主體思想」的主要方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北韓不時地試射飛彈,積極發展核武器,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挑釁南韓,因為這是讓人民再次確認北韓的確活在敵人的威脅下,藉以鞏固領導者主體地位的方法。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東亞研究中心召集人

二0一0年三月二十六日晚間,載著韓國海軍一0四人的天安艦,在黃海海域白翎島和大青島之間巡邏時,突然沉入海底,導致四十六名艦上官兵死亡。事件發生後,由不同國家專家組成的軍民跨國調查小組報告指稱,天安艦是遭到潛艇發射魚雷擊沉的。輿論與媒體後來紛紛將箭頭指向北韓,認為金正恩製造了這起事件。

事件發生當時,我剛搬到韓國不久,我住在可看到青瓦台的南韓政治中心光化門廣場附近。事件發生後,整個南韓社會的日常生活一切照舊,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緊張氣氛。那時我初到韓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通,卻強烈地感受到戰爭一觸即發的焦慮感。我把所有最重要的東西,像是錢包、護照、筆記型電腦等,收進一個小背包,放在最顯眼的地方,萬一戰爭爆發的話,我可以隨時背著逃命。

那段期間,我每天起床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探頭看看窗外的總統官邸青瓦台是否安然無恙,畢竟這裡曾經是被北韓重點攻擊過的地方。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一日,三十一名北韓特種部隊人員越過軍事分界線,企圖入侵青瓦台行刺南韓總統。也就是因為這次行刺未遂的事件,南韓政府至今仍然禁止在地圖上標示青瓦台的所在位置。

二0一0年三月的天安艦事件,由不同國家專家組成的軍民跨國調查小組報告指稱,天安艦是遭到潛艇發射魚雷擊沉的。輿論與媒體後來紛紛將箭頭指向北韓,認為金正恩製造了這起天安艦事件。圖為撈起的天安艦殘骸。(http://links.org.au/node/1871)

雖然天安艦事件發生之後情勢一度緊張,所幸南北韓之間戰爭並未爆發,我每天睡前都要重新整理的逃難小背包也沒有派上用場。然而和平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在二0一0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又發生了延坪島炮擊事件,北韓炮擊南韓延坪島,造成島上多人傷亡,死亡者中包含平民,同時造成島上多處起火。雙方開始互相進行砲擊。

南韓媒體指出,這次的砲擊事件是正式的宣戰行為,因為北韓砲擊平民居住地,造成多位平民與官兵傷亡。 這次事件的情勢非常緊張,一位德國朋友說德國駐韓大使館已經開始聯絡、清點德國在韓國的僑民人數,準備緊急撤僑,朋友要我趕緊聯絡台灣的外交單位,當戰爭爆發時便可緊急逃離。緊張的情勢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所幸戰爭沒有真正爆發。在這樣緊張的時刻裡,韓國人民照樣上班上課,社會生活照樣運轉,大家沒有說出口的是心裡的焦慮緊張。短短不到一年間,我就經歷了兩次戰爭極可能爆發的緊張時刻,突然領悟到,對南韓來說,戰爭其實仍未結束。然而,在這樣的戰爭潛在威脅中,韓國人還是照常過日子,社會也照樣運轉,我由衷佩服韓國人民的鎮定,但也開始能體會他們的無奈。

南韓看似歌舞昇平、經濟繁榮發展的生活中,始終存在著一股潛在的威脅與風險,這個威脅來自與南韓地理上非常接近的地方。有次晚間搭乘韓國朋友的車沿著漢江開到金浦機場附近,朋友指著河的對岸告訴我,對岸那片漆黑沒有光亮的土地,就是北韓。不需要特別跑到兩韓之間的非武裝地帶(DMZ)以及位於板門店的南北韓共同警備區(JSA),北韓就在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這麼接近,卻又如此遙遠。這兩個敵對的雙方,曾經是同一個國家,說著一樣的語言,住著相同的民族,有著切不斷的連繫。現任韓國總統文在寅,就是來自韓戰時逃離北韓的離散家族,他的父母在著名的「興南大撤退」中從北韓逃難到南韓的釜山。

板門店的南北韓共同警備區(JSA)。(By Driedprawns wikimedia.org/)

排除各種阻撓成為統一的國家,是南北韓雙方共同的夢想,只是雙方想實現這個夢想的方式不太一樣。

《非請勿入區》這本書,就是講述北韓想要實現統一祖國所進行的一個外人看來非常荒謬、不合常理、也無法理解的計畫。今日的北韓是世界最貧困與最孤立的國家,國際間關於北韓的理解仍然存在著許多空白。關於北韓內部的情形,大都從逃離北韓的「脫北者」得知。也正因為外界很難實際進入北韓進行調查,我們對北韓的認識是片段而扭曲的,有些脫北者的證言後來也被證實是捏造的。

除了脫北者之外,還有另一群人也曾經長住北韓而後離開這個神秘封閉的國家,這群人是被北韓綁架的人。一九七七年到一九八三年間,北韓在日本、歐洲各地秘密進行綁架計畫,遭綁架的人來自南韓、日本、羅馬尼亞、黎巴嫩等國,以南韓和日本居多,其中包含知名的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相玉。北韓政府將被綁架者集中在平壤附近所謂的「非請勿入」區域,讓北韓情治人員與他們朝夕生活,除了監視他們之外,也觀察、學習被綁架者國家的習俗和語言。這些被綁架者最重要的使命,是協助北韓進行朝鮮半島的統一,透過學習韓語以及進行思想上的改造,期待他們能成為北韓的特工。

一九七七年到一九八三年間,北韓在日本、歐洲各地秘密進行綁架計畫,遭綁架的人來自南韓、日本、羅馬尼亞、黎巴嫩等國,以南韓和日本居多,其中包含知名的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相玉。圖為1983年10月19日,申相玉與崔銀姬和金正日合影。(圖:網路)

數十年來,北韓一直否認他們與這些被綁架而失蹤者有關。直到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大韓航空發生空難,北韓間諜金賢姬承認自己從一位遭綁架的日本女性那裡學習日語,北韓的綁架計劃才逐漸被證實。到了二00二年,北韓瀕臨崩潰,金正日為尋求外援而邀請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訪問北韓,在雙方會談中首次坦承他們曾經綁架十三名日本人,其中八人已經死亡,並釋放了剩下的五人,藉以換取日本的援助。這次會面及北韓終於承認綁架日本人質,使得日本社會群情激憤,在日本激起一陣不小的反(北)韓情緒。 北韓綁架這些人質的目的,是想透過這些人質去滲透南韓,達到以「主體思想」統一南北韓的目的。主體思想是北韓立國的核心,也是讓北韓金氏家族得以統治至今的思想基礎。

《非請勿入區》這本書,講述北韓想要實現統一祖國所進行的一個外人看來非常荒謬、不合常理、也無法理解的計畫。(圖:遠足文化第二編輯部粉絲頁)

什麼是主體思想?

簡單來說,就是建立一個能讓金氏家族世代統治北韓的合法性基礎。從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三代,所謂的「主體」指的不是朝鮮人民,而是領袖本身。領袖的意志貫穿了政治、經濟及社會生活的每一個面向,人民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實踐、服從並完成領袖的意志。

實踐主體思想的方式,除了日常的思想教育外,最重要的就是「戰爭」。在北韓,民眾被教導成認為戰爭不可避免,形成了無孔不入的日常軍事文化。即使到了今日,戰爭仍然是北韓領導人用來威脅和說服人民的重要手段。每天電視新聞播放的是假想敵(例如南韓、日本、美國等)如何威脅北韓的安全,除了白天經常舉辦各種防空與作戰演習,夜裡也常進行燈火管制(也許是以此為藉口來掩飾電力基礎設施的不足)。

戰爭的隱喻無所不在,工廠工人「戰鬥」以達成生產目標,學生計算著以軍事術語描述的數學問題,國營電視台播放有關韓戰與金日成抗日的電影──這也是為何要綁架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明玉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幫助金氏家族拍出這些具有所謂主體意識的電影。

正如作者所說,北韓的歷史本質上就是一段軍事史,是由北韓的創立者、保護者、「永遠的主席」金日成將軍發動的永無止盡的戰爭史。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北韓如此熱衷軍事發展,除了增加自己在國際社會上的份量(核武威脅可不是開玩笑的),也因為戰爭本身就是用來建立和鞏固「主體思想」的主要方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北韓不時地試射飛彈,積極發展核武器,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挑釁南韓(例如前面提到的天安艦事件和延坪島砲擊事件),因為這是讓人民再次確認北韓的確活在敵人的威脅下,藉以鞏固領導者主體地位的方法。

從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三代,所謂的「主體」指的不是朝鮮人民,而是領袖本身。領袖的意志貫穿了政治、經濟及社會生活的每一個面向,人民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實踐、服從並完成領袖的意志。(By J.A. de Roo,wikimedia.org/)

除了以戰爭的威脅做為集權統治手段之外,主體思想的建立還與「血統」有關。金氏家族王朝由父子代代相傳,領導者血統的純正成為繼承權力地位的合法基礎。除了血統之外,還必須增加更多身體遺傳的特徵來強化統治合法性。據說現任北韓領導者金正恩曾進行多次整形手術,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像祖父金日成。血統固然是統治地位合法性的穩固基礎,卻仍無法百分百保證這個地位不被動搖,因為還有其他擁有相同血緣的競爭者存在。與金正恩擁有相同血緣的金正男在海外被毒殺,也許就是為了確保現任領袖作為血統保有者的絕對與獨一地位。

北韓內部其他的政治、社會位置也一樣,是由世襲的血緣來決定;這是一個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出身成分的國家,沒有社會流動的可能性。北韓政府創設了一種階級制度,根據每個家庭的政治可靠性將全國人民分成三個階級,分別是值得信賴的「核心」階級(抗日游擊隊與韓戰烈士遺族、工人與農人)、可疑的「動搖」階級(商人、專業人士與原本來自南韓的家庭)、與「敵對」階級(基督徒、地主、娼妓與富有的企業家),這三個階級又細分成五十一類。出身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核心階級與其子女構成了北韓的世襲菁英,敵對階級及其後代則處於類似賤民的地位。

血統的概念也被應用在控制這些被北韓綁架者的身上。被綁架者通常是一對一對地被綁架,為的是讓他們可以在北韓成家並繁衍後代。然而,即使他們的後代都在北韓出生、成長,也無法進入社會的核心,被迫永遠處在權力的邊陲位置。

透過這本書,我們得以從被綁架者的立場與眼光,拼湊出關於北韓這個神祕又封閉國家的一些樣貌,試圖去理解這個國家以及其領導權力中心運作的邏輯。然而,在閱讀了許多被綁架者的故事之後,有些事情還是令人難以理解。例如整個綁架計畫對於北韓當局來說根本沒有利益可言,如今回頭看也似乎看不到任何積極的成效。但也許重點根本不在北韓是否藉此完成統一南北韓的祖國大業,而在於少數的統治階級如何藉由建立一套主體論述,使用戰爭與假想敵的威脅作為,透過血統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與權力,以建立一個被賦予神聖性、看似穩固卻又不堪一擊的獨裁政權。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