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兩岸與國際》主動出牌但以拖待變成為文在寅必要的戰略選擇

美國部署薩德心意已定立場,文在寅無力翻案,而習近平能做的充其量只是「死馬當活馬醫」以及「藉著對韓抱怨,掙點日後向文在寅要人情的籌碼」。而文在寅沒有把話說死,以「充分理解中方有關關切,願同中方進行深入溝通」避之,既沒有欠習近平人情,還給他保留顏面,誰欠誰,還有得爭。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朝鮮議題很複雜、很糾纏,佔據了這次G20峰會的焦點。而做為主要當事者的韓國新科總統文在寅在這場合的發言,自然動見觀瞻。

7月6日文在寅公開做了一個很令媒體震驚的宣示:「願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任何時候或地方見面」。在朝鮮發射導彈而全球抨擊聲未止之際,文在寅未要求朝鮮棄核的綏靖言論,自然被視為偏離美日主流見解。然而,日美輿論的失望卻贏得中國極大的歡迎,就平衡術而言,文的謀略是成功的。

《產經新聞》的評價是:「文在寅的對朝政策,很可能給主張制裁朝鮮的日美韓聯盟帶來重大打擊。」這類觀點站在日本的立場或許是有道理的。文在寅對朝鮮的綏靖政策非安倍所樂見者。只是,人不自私,天誅地滅。韓中山水相連,而韓國經貿高度依賴中國,自然不能無視於中國的存在。就某種意義來說,正因為安倍的不悅才能顯示文在寅對習近平所做的外交工作符於政治正確,不是嗎?

文在寅想在兩強之間週旋,又要改善韓中關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以他對朝鮮的綏靖政策來看,卻不能簡化成「疏美親中」之論。畢竟,在一週前,也就是6月30日文在寅才與川普會過面,言猶在耳,況且以他在經貿、安全以及兩韓統一的議題上,所表現全面性對美傾斜的態勢看來,非常可能的狀況是,他的作為有經過川普默許,否則要在一週間做出外交大逆轉,是不可思議的事。

文在寅想在兩強之間週旋,又要改善韓中關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以他對朝鮮的綏靖政策來看,卻不能簡化成「疏美親中」之論。(EPA)

誠如韓國總統參選人洪準杓在選舉期間一句有趣的描述:「中韓關係只關乎韓民生活;而美韓關係則關乎生死存亡」。

外交講究謀略與技巧,就以川普的情況來看,他和安倍會面時固然強調處理北韓問題要迅速果斷,但隨後在與習近平會談時,卻放軟而感謝習近平在朝鮮問題所做的努力,並說出:「處理朝鮮問題耗時可能比他和習近平想的都長」的場面話來。就謀略而言,文在寅對朝鮮的綏靖舉措是主動出牌,把問題往外拋,並往後拖延,其做法相當聰明。畢竟,要金正恩棄核,連川普都做不到,又如何要求文在寅說出口。站在韓國利益至上的角度,他自然視對話為最重要的途徑。而某種意義上,將此視為他與川普另一種的唱雙簧,也未嘗不可。

在另一個文在寅與習近平的會面中,文在寅表示:「今年中韓建交迎來25周年,希望以此契機,將韓中關係發展成為實際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而習近平則表示,「一段時間以來,中韓關係面臨困難,這是雙方不願看到的。中方重視韓國和中韓關係,致力於發展中韓友好的立場沒有變。」雙方尋求和解的心情躍然紙上。薩德議題雖未被指明,卻意在弦外。

只是,眾所皆知,此議題非韓方所能獨力處理。由於美國部署薩德心意已定立場,文在寅無力翻案,而習近平能做的充其量只是「死馬當活馬醫」以及「藉著對韓抱怨,掙點日後向文在寅要人情的籌碼」。而文在寅沒有把話說死,以「充分理解中方有關關切,願同中方進行深入溝通」避之,既沒有欠習近平人情,還給他保留顏面,誰欠誰,還有得爭。

站在韓國利益至上的角度,文在寅自然視對話為最重要的途徑。而某種意義上,將此視為他與川普另一種的唱雙簧,也未嘗不可。(AFP)

當7月7日NHK報導,習近平對文在寅的對朝政策予以充分肯定,與朝鮮開展對話、南北首腦爭取早日接觸的思路,中國完全支持。這其實也是相當外交辭令與權謀的。查考中國官場的話,高來高去,總是把表面的和諧放在首位。就像日前中印邊境陷入僵持對立正熾,但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在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上會面時,卻仍高度讚揚印度「打擊恐怖主義的堅定決心」,搞得媒體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其實略懂中國官場文化者都清楚,中國最高領導人很少講重話,頂多講一些弦外之音,至於直白的狠話都留給下面的講。

不過,縱使如此說,習近平對文在寅的評價仍較傾向正面,這也是有其基礎與脈絡可循的。

早在今5月10日文在寅當選總統後,當中國官方媒體紛紛圍繞文在寅將如何處理薩德問題提出質疑時,習近平卻拍了電報給文在寅,並說願意一道努力發展中韓關係。由此可見習近平善於隱忍與掩飾的性格。當然會讓習近平做此戰略選擇,仍有一些屬於外交生態的客觀因素,使得習近平不得不做此戰略選擇:

一、維穩是習近平年底十九大前最需要者,只要韓方能有個說法讓習近平能對內交代,那麼,即便不滿意,也暫時可以接受。

維穩是習近平年底十九大前最需要者,只要韓方能有個說法讓習近平能對內交代,那麼,即便不滿意,也暫時可以接受。(EPA)

二、對韓國經濟報復已到強弩之末。最近中國對韓國之經濟報復已有緩和跡象,中國如再祭起經濟報復,其正當性越來越弱。就以韓國樂天集團因配合薩德部署以高爾夫球場和軍方換地而遭到中國的抵制行動,以至於有約新台幣80億元的虧損一事來看,韓國人的硬頸精神實非中國一時所能征服者。更何況,經濟報復常是「殺敵一萬,自損八千」,對中國而言不見得划算。

三、尤有甚者,中國的限韓令所激起南韓的民族情緒,將使韓人感到國防安全受到威脅,並催生年輕一代的仇中意識,而將韓國推向美日陣營。過去幾年,中國與周邊國家屢起齟齬,再對硬頸的韓國下重手,一旦屈服不了韓國,產生共鳴效應,反得不償失。

然而,薩德議題終究不會自然蒸發,韓中關係仍有得磨。中國的政體與民族意識高度一元化,當它與外界起矛盾時往往失去緩衝或平衡的空間,而導致週邊鄰國的高度警惕,而也正是反中同盟得以存在的結構性理由。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