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開講》台灣不需要這麼多的「後座駕駛」

2017-06-28 11:14

◎周立軒

有開車的朋友們都知道,當駕駛開著車,後座的乘客卻一直駕駛提出建議,告訴駕駛怎麼開比較好,彷彿自己是「專家」一般,而不管駕駛聽或不聽,行車是否真的比較順利,這些「專家」們都有話講,這樣的狀況是非常令人感到無奈的,為什麼呢?這道理很簡單,坐在後座與駕駛座,所看到的視野絕對是不同的,而後座的乘客也沒有駕駛需要在短時間內判斷狀況做出決定的壓力,因此在不同做法的抉擇上,一定是不一樣的。關於這種狀況,英文有一個很傳神的形容詞,那就是「Backseat Driver」,直接翻譯成中文就是「後座駕駛」,就是在描述這種坐在後座,卻偏偏要當駕駛的行為。

既然退下崗位了,何必一直要扮演「後座駕駛」這樣惹人生厭的角色呢?圖為前交通部長陳建宇。(記者方賓照攝)

而如果說人性天生如此,這樣的行為模式也不會只出現在駕車的舉動上,非常湊巧的,如果把整個國家視為一輛行駛中的列車,則近期也出現了不少「後座駕駛」。這群「後座駕駛」有個特徵,那就是他們之前也是駕駛群的一員,而從崗位上退下之後,發現自己依然懷念那種掌控全局,全車興亡為己任的權威感,因此不斷的對現任駕駛指手畫腳,並向其他乘客抱怨現任的駕駛們在判斷上有多麼沒有經驗,還是要聽聽他們這些「前輩」們的指教才會讓整個列車開的又穩又快,問題是,聽聽這些「前輩」們發表的「高見」,有很多是他們以前還在駕駛座上時都不會做的,甚至是不在自己專業範圍的,這,就讓人感到奇怪了。

例如,本來之前負責交通基礎建設的,竟對外表示政府推出的特別預算中的數位政策有問題,所花的預算不夠,而不應把大多數預算拿去投資基礎建設,這樣子的規劃,是政府在政策規劃上落後的表現,卻忘了特別預算計畫只是政府整個國家政策的一部分,關於數位的部分之前早已有「數位國家創新經濟方案」,以及「五加二產業」,甚至,關於下一代的行動通訊標準5G與IoT等相關產業,行政院與經濟部也早已成立相關小組做為因應,2016下半年也已經與業界領導廠商高通簽署合作備忘錄,在台灣成立實驗室進行研發,相信這些事情,這些前任「駕駛們」,應該是不會不知道吧?

最有趣的是,這些前任「駕駛們」,現在居然也跟上時代,開始喊出公共政策與建設需要「民間參與」了,這就更讓人覺得太開眼界了,因為當他們還是「駕駛」的時候,「不聽民間的聲音一意孤行」,正好是外界最常批評他們的理由之一。至於他們提出來的基礎建設要落實「公私合營」的民間參予機制,坦白說,台灣的這些好的官民合作體制,就是在這些前任「駕駛們」手上被玩爛了,在台大陳志龍教授日前出版的《集團化公司治理與財經犯罪預防》書中就明確點出,2008年到2016年間,台灣的經濟犯罪監督幾乎停擺,而這些前任「駕駛們」利用裙帶關係,運用權力,透過BOT、營建標案、基金會等方式,協助以「民間」為包裝的外圍組織吸金,使得許多公私合作的建設不是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就是弊案叢生,諸如這樣的案例,真可謂「族繁不及備載」,使得原來欲借用無窮之民力與政府合作共同推動國家經濟發展的「公私合營」概念蒙塵,這些前任「駕駛們」現在還能以這樣的角度來批判現在的政府,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此還是要奉勸這些前輩們,國家社會絕對不會忘記您們曾有過的貢獻,也尊敬您們的專業,因此大可不必把自己變成萬事通,弄出本來管交通的來批評數位政策,管內政的來批評軌道建設這種有趣之事。而既然退下崗位了,何必一直要扮演「後座駕駛」這樣惹人生厭的角色呢?該放手的時候還是請放手,讓自己留下一個完美謝幕的身影,不也是快意之事,正所謂古語有云,「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基於您們個個飽讀詩書,博學多聞,這就不多做解釋了。

(國會助理)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