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奧塞美術館的較勁

1863年,拿破崙三世在官方沙龍之外,再辦一個落選者沙龍。意外的是,落選者沙龍得到了巴黎市民更大的討論之聲,因為裡面實在有太多像馬內這樣,讓當時社會感覺稀奇古怪的衝決網羅之作。因此,即便後來官方為了維持主流的力量,停辦落選者沙龍,但這些落選者卻漸漸集結起來,創造了新時代的能見度,這些畫家,就是印象派的前身。

李拓梓

巴黎的奧塞美術館是喜愛繪畫的人絕不能錯過的地方,尤其是這裡所蒐集印象派的作品,應該是全世界最豐富的。但觀賞的同時,很少有人會記得,印象派的崛起,其實是一個「誰是藝術圈主流」的鬥爭過程。

法國王公貴族對藝術的喜愛眾所週知,今日羅浮宮、奧塞美術館的收藏,都是當年皇室不遺餘力蒐集的結果。不僅是收藏,政府也鼓勵藝術創作,法蘭西藝術學院、官辦沙龍,都是政府對藝術家的鼓勵。取得官方沙龍展的選拔資格,就是開啟了成名之路,但既然有鼓勵,自然也出現拿到比較多資源的主流畫派,和對此感到不耐的年輕藝術家。這樣的衝突,在拿破崙三世的時代,終於爆發出來。

奧賽美術館。(作者提供)

來自法蘭西藝術學院的畫家們,繼續採取文藝復興以來的古典技法,對於完美身體的歌頌,無論在安格爾(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的《泉》、卡巴內爾(Alexandre Cabanel)和布格羅(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都創作過的《維納斯的誕生》主題作品當中,都讓人訝異於筆法的完美。

卡巴內爾所創作的「維納斯的誕生」。(維基共享)

不過,對於裸身男女美的想望,其實背後多少有些埋藏在美麗之後的情色。在剛剛提到的兩幅《維納斯的誕生》當中,維納斯都將臉別過去,不以眼神正視觀賞者,讓觀賞者不會感到自己的眼神當中有著色情而造成尷尬。這種學院派風格的偽善,就成為當時繪畫的主流。但是卻有越來越多的年輕畫家,對於這種滿足於王公貴族窺伺慾望,追求完美卻不符合現實的筆觸,感到越來越不滿,他們譏笑法蘭西學院的風格和官辦沙龍展的評審,簡直是生錯時代的文藝復興人士。熱衷於參與巴黎公社革命,思想激進的畫壇挑戰者庫爾貝(Gustave Courbet)曾經很憤怒的說:

「我沒有看過天使,給我看一眼天使,我才能畫出天使。」

問題是,當時畫壇的主流是,雖然沒有人看過天使,但天使們卻圍繞在維納斯的身邊,在每一幅學院推崇的作品中被畫家和觀眾歌頌著。於是抗議者出現了,庫爾貝當然是攻擊發起線的第一人,《世界的起源》這幅在當時驚世駭俗,至今看到依然令人震撼的作品。這幅作品迫使觀看者必須直視模特兒的陰部,因為他的確是「世界的起源」。雖然這想法太以人為中心,但那是十九世紀,就算社會學也還充滿歧視,不能太以現在眼光強求。這幅作品無疑引起很大的爭議,問題絕對不僅僅是表面的藝術或色情,而在這位有革命者身份的畫家,其實打心底就在挑釁觀眾。

安格爾的作品《泉》,收藏於奧塞美術館。(維基共享)

馬內(Edouard Manet)也是當時對法蘭西藝術學院挑戰的大砲,他的作品《草地上的午餐》,讓模特兒一絲不掛地跟兩個男人坐在草地上,並且讓自己毫不害羞的眼神直視著觀看者,就讓當時主流社會感到極度不愉快,認為這作品根本傷風敗俗。

不僅是這幅畫,馬內筆下這位模特兒其實是位妓女,她在另一張畫《奧林比亞》當中,以充滿情慾的姿態,躺在床上等待恩客到來,旁邊還有一隻充滿性暗示,尾巴高高翹著的黑貓。這幅畫很明顯是在模仿維納斯,到底馬內是因為想要嘲笑傳統,還是因為想要模仿傳統,爭取進入沙龍,到現在還爭論不休。但這幅被譏笑為缺乏立體感的畫,卻成為印象派的先祖。

馬內的作品《草地上的午餐》,讓模特兒一絲不掛地跟兩個男人坐在草地上,並且讓自己毫不害羞的眼神直視著觀看者。(維基共享)

與《草地的午餐》畫作中的同一位女模特兒在《奧林比亞》當中,以充滿情慾的姿態,躺在床上等待恩客到來,旁邊還有一隻充滿性暗示,尾巴高高翹著的黑貓。這幅畫很明顯是在模仿維納斯。(維基共享)

因為畫派之間的衝突實在太激烈,1863年,拿破崙三世決定在官方沙龍之外,再辦一個落選者沙龍。結果意外的是,落選者沙龍得到了巴黎市民更大的討論之聲,因為裡面實在有太多像馬內這樣,讓當時社會感覺稀奇古怪的衝決網羅之作。因此,即便後來官方為了維持主流的力量,停辦落選者沙龍,但這些落選者卻漸漸集結起來,創造了新時代的能見度,這些畫家,就是印象派的前身。

每一幅畫都是霧中風景的莫內(Claude Monet)、喜歡描述平民生活和肥肥裸女的雷諾瓦(Pierre Auguste Renoir)、喜愛芭雷舞伶和駿馬,對市井小民比如喝了苦艾酒ㄎ一ㄤ掉這類愚行的竇加(Edgar Degas),用模糊圓點描繪景致的秀拉(Georges Seurat),,甚至當時不被允許創作的女性莫莉索(Berthe Morisot),都是後來印象派的大將。

竇嘉的畫作《年輕強壯斯巴達式的鍛鍊》,收藏於英國國家美術館。(維基共享)

在庫爾貝、馬內等人打下的基礎上,這些畫家更勇於表現自己的風格,而這各異的風格,也成為近代美術的前鋒。對他們來說,創作不再僅僅是文藝復興以來追求完美的價值,更代表著個人的風格。這樣的風格,影響了整個二十世紀的創作,也讓現在奧塞美術館的當紅明星梵谷(Vincent von Gogh)、高更(Paul Gauguin)、塞尚(Paul Cezanne)等畫家,在當時能夠勇於以新的視角來從事創作,讓當代繪畫有了更多的新元素。至於當年法蘭西藝術學院所鼓勵的主流,看起來還真的像是掉了隊,在擠滿了觀眾的奧塞美術館中,這些當年的主流,像是《維納斯的誕生》這樣的作品,就顯得孤獨寥落了不少。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