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林濁水觀點》川普混亂戰略下的中巴建交事件

中國經濟成長已經趨緩,但是中國仍然在崛起勢道上,因此中巴的建交是遲早的事,只是在這個時間點上發生,還有一個比所謂懲罰蔡總統更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川普因素。

林濁水 

台巴斷交後,蔡總統點名道姓指責「中華人民共和國」「衝擊兩岸穩定的現狀」,兩天後,總統再度指責北京當局「片面改變台海現狀」,並說「國際間也認為」如此。北京的回應是「誰在改變兩岸關係現狀,責任是非常清楚的。」

北京的說法很奇怪,北京對現狀的定義是「兩岸尚未統一,但屬於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在這樣的片面定義下,在馬總統時代,北京對台灣的政策重心在促統,逼著要政治談判;在蔡總統時代目標由促統降階成反獨,手段則加大打壓力道。兩個階段重點縱使不同,其意義無非都是要「改變現狀」;如今卻倒過來說,現狀在改變,而責任在台灣,實在怪。

美國方面,過去雖然強調台海現狀是動態的,什麼是「維持現狀」由美國界定,現在大家都說台海現狀已經有所不同,美國國防部前首席副助理部長克羅普希和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馬明漢分別公布撰文,強調華府可以有許多選項展現美國不會面對片面改變現狀視而不見,但是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卻說,巴拿馬與中國大陸建交,是巴拿馬和中國間的問題,她也不認為有立場陳述美國在此一建交案上的立場,並強調到目前為止,這件事被考慮為「是台灣和巴拿馬的內政事務」。換句話說,美國官方和克羅普希和馬明漢並不一樣,目前不凖備把北京的作法界定做改變現狀,更奇怪的是,她說美國敦促相關各造進行有成效對話,避免提升緊張情勢,破壞穩定。這語氣難道是說,雖然受到打壓,台灣也不可以翻臉的意思?這樣的美國實在令人難以以放心。

蔡總統和克羅普希、馬明漢都強調北京改變了台海現狀,那麼北京為的是什麼?

台巴斷交後,蔡總統點名道姓指責「中華人民共和國」「衝擊兩岸穩定的現狀」,兩天後,總統再度指責北京當局「片面改變台海現狀」,並說「國際間也認為」如此。(EPA)

美國著名的台灣通卜睿哲和包道格都認為北京這樣做,目的是「懲罰蔡英文」。只是,兩人說的理由縱然是真的,恐怕也只是巴拿馬事件的原因之一,而且還是一個相當不重要的原因。

台灣外交部則認為巴拿馬事件是北京花大錢買外交打壓台灣的做法,據指出,中國企業打算在巴拿馬投資83億美元,中國政府也將提供巴國近30億美元貸款。然而,若以買掉中華民國的邦交國為目的,那樣的金額再多買10個國家應該也不是問題,為什麼北京把這些錢集中砸在巴拿馬一個面積7.55萬平方公里,人口393萬的小國上面?可見中國有遠遠超過「懲罰蔡英文」或者砸錢打壓台外交空間的目的。

中國做為一個遲到的海洋大國,在全球化的風潮中依靠對外貿迅速崛起,因此過去對於國際上運油的最重要海洋通道麻六甲海峽等掌控在美國手中敏感無比,這情形,在過去中國還可以在韜光養晦的戰略原則下容忍,但是等到2000年之後便汲汲於突破,於是先在印度洋構築珍珠鏈軍事據點;2004年後在環中國的各地緣海爭島填海,列南海為「核心利益」,不斷升高緊張;等到習近平上台,更認為該告別韜光養晦的階段了,油然而生突破東亞島鏈進而和美國共同遨遊太平洋之志。在這態勢之下,和巴拿馬建交,打破美國把貫通兩大洋的戰略通道當成美國的後花園,便成了當前中國進行大國博弈的階段戰略目標。

習近平上台後,認為該告別韜光養晦的階段,在這態勢之下,和巴拿馬建交,打破美國把貫通兩大洋的戰略通道當成美國的後花園,便成了當前中國進行大國博弈的階段戰略目標。圖為巴拿馬市港口。(AP)

有個非常有趣的對比。現在中國在巴拿馬猛砸錢,但是在習近平油然而生中國偉大復興之志前,中國在巴拿馬的投資竟然是非常微不足道。直到2012年,巴拿馬最大外資來源國是南非(6億5340萬美元),第二是美國(5億5177萬美元),第三是哥倫比亞(2億7712萬美元),然後是西班牙、瑞士、荷蘭、委內瑞拉、台灣、墨西哥、巴西,中國居然根本排不上名次。從前後投資金額大小懸殊的對照,可見得當前中國國力上升的力道和扮演國際政治玩家的雄心大志。

巴拿馬戰略地位雖然重要無比,但是愈是全球國際戰略的玩家,戰略價值對他們才會愈高,而台灣畢竟不是全球國際戰略玩家,因此,中華民國能和巴拿馬一直維持邦交的關鍵便是全球國際戰略最大玩家美國,而不是台灣有多麼高明的外交手腕。也因此,台巴斷交雖然可以算是改變了西太平洋的台海的現狀,但是意義更大的現狀改變並不在西太平洋而在加勒比海和東太平洋。

由於中國經濟成長已經趨緩,但是中國仍然在崛起勢道上,因此中巴的建交是遲早的事,只是在這個時間點上發生,還有一個比所謂懲罰蔡總統更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川普因素。

中國經濟成長已經趨緩,但是中國仍然在崛起勢道上,因此中巴的建交是遲早的事,只是在這個時間點上發生,還有一個比所謂懲罰蔡總統更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川普因素。(AFP)

而所謂的「川普因素」也不在於川普把台灣當籌碼,而在於川普在外交上太粗魯、太急功近利了。他一方面只致力強化軍事硬權力,完全鄙視價值的軟權力;另一方面,只有戰術的、短線的思維,只顧集中力量處理局部性的問題,鄙視全盤的戰略規劃,以致於傳統盟邦關係空前惡劣,盟友的信心動搖,假使連日本都開始重新試探和中國的新關係,美國這次為台灣斡旋無功恐怕就不意外了。

無論如何,川普這樣做,再成功,美國也只能獨霸,不能當領袖,這對國際秩序的和平安定來說實在非常危險;幸好,我們看到甚至連川普的閣員都深深體會到危機之所在,而力求彌補,像提勒森、馬提斯對卡達、對南海的作法、說法都是如此。他們無論在香格里拉論壇或在美國國會的証詞都可以看到努力把美國拉回到一個總體性的戰略考量上重新尋回盟邦信心的努力。這種總統和閣員脫節的怪現象會演變到什麼樣的一個結果,全世界都屏息以觀。

最後,撇開全球戰略觀點,且回到兩岸的較小格局。中巴建交,從中國的兩岸觀來看,其實並不是新建邦交,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中國代表權之爭的再一個小小勝利,而這勝利也不是沒有代價,那就是台灣和中國的關聯性又再一次的受到了弱化,這是台灣應該要暸解的。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