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伊朗與西亞世界》敘利亞問題:西亞舊議題的新面貌

儘管是個不受主流輿論喜愛的政治人物,但川普決定轟炸敘利亞大概不會有什麼人認為此舉有何不妥。美國覺得自己不能再當旁觀者,但有人反思過美國為什麼一定要介入嗎?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5月底,美國空襲敘利亞,先前的報導提到,美國無法再對於敘利亞內戰坐視不管,而從差不多同一時間的新聞報導也可看到俄羅斯與伊朗都站在敘利亞阿薩德(Bashar al-Assad)這一方。伊朗政府與阿薩德政府同屬什葉派,看似情同兄弟。敘利亞在西亞世界成了國際注目的焦點,儘管敘利亞內戰尚不至於造成該區域的全面動盪,但敘利亞問題已然形塑了西亞世界的新面貌。

若是由兩百年前的伊朗人、鄂圖曼人、俄國人、英國人來看當今西亞局勢,大概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沒有太大的變化?」。

敘利亞在西亞世界成了國際注目的焦點,儘管敘利亞內戰尚不至於造成該區域的全面動盪,但敘利亞問題已然形塑了西亞世界的新面貌。(AP)

19世紀的鄂圖曼帝國時期,在埃及嚷著要獨立的總督穆罕默德阿里(Mohammad ‘Ali),試圖將拳腳向北延伸到敘利亞地區,幾乎要奪走大半的鄂圖曼領土;鄂圖曼北方的俄國,一心想要取得可用的不凍港,動用武力試圖穿過黑海(Black Sea)海峽進入地中海,著名的1856年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也因這樣的企圖而起。而在鄂圖曼東方的伊朗,長久以來與俄圖曼有著邊界衝突,鄰近現在土耳其的凡湖(Lake Van),向南延伸到阿拉伯河(Shatt al-Arab),狹長的區塊是傳統鄂伊必爭之地;另外,伊朗也與鄂圖曼一樣,都得面對俄國在裏海(Caspian Sea)的壓力。這個時期內的英國與俄國是敵對立場,但都主張要維持鄂圖曼與伊朗的領土完整與主權獨立,兩國在西亞世界的南端也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於是,從黑海、裏海、兩河流域到敘利亞一帶,全籠罩在強權勢力的爭奪下。

然而,時至今日,情況似乎也差不多。敘利亞是個由20世紀經英法強權切割鄂圖曼領土之後所出現的「人造國家」,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宣告獨立,但獨立後隨即陷入美國與英國爭奪的厄運中,造成50年代之後特別反西方帝國主義的浪潮,對抗著西方陣營在西亞的橋頭堡—以色列,同時敘利亞還接受蘇俄的支援。

1970年之後,敘國由哈菲茲阿薩德(Hafiz al-Assad)掌權,儘管在對抗以色列上並沒有取得任何成果,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也從未奪回過,但卻也未曾向西方靠攏。而伊朗雖然在50年代起成為西方陣營國家,但1979年革命之後,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反美立場,讓伊朗成為美國在西亞地區最重要的政治敵手,至今伊朗政府仍是持反美立場。至於蘇俄,雖然在1991年解體後,暫時在西亞地區失去優勢,然而,進入21世紀的普丁(Vladimir Putin)時代後,又開始在西亞地區找尋盟友,敵對美國的敘利亞與伊朗就是相當好的選擇。於是,現今的西亞局勢就形成看似以敘利亞為中心,而伊朗、俄羅斯、美國圍繞其中,這與19世紀的西亞局勢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1970年之後,敘國由哈菲茲阿薩德(前右一)掌權,儘管在對抗以色列上並沒有取得任何成果,戈蘭高地也從未奪回過,卻也未曾向西方靠攏。圖為老阿薩德家族成員,後排左二為敘利亞現任總統巴夏爾阿賽德。(維基共享)

許多輿論也都會提到伊朗與敘利亞關係密切是因為同屬什葉派國家的緣故,只是,若從上述的歷史發展來看,相較於宗教因素,伊敘敵對美國的立場更像是關鍵的催化劑。若是只強調相似宗教的國家容易傾向合作,就受限於所謂文明衝突論(Clash of Civilisations)中,「同文明國家會合作、不同文明國家會衝突」的思考窠臼了。同時,這也無法解釋俄羅斯為什麼要支持阿薩德政府?為什麼會與伊朗合作?畢竟俄羅斯的宗教與伊敘兩國不一樣。持平而論,宗教與文化很難成為國與國之間友好與敵對的關鍵因素,反而從立場與利益算計的角度切入,還比較容易看出一點意涵。

儘管過去諸多國際輿論認為美國在2001年發動阿富汗、伊拉克戰爭後,接下來最有可能的戰場是敘利亞與伊朗,只是現實往往卻不如想像的美好。一來美國在西亞的戰爭沒有討到便宜,反而因此引爆國內批判壓力,與60年代的越戰如出一轍。二來,國際局勢從來就不單純,像是伊朗穩定發展、俄羅斯在西亞擴張勢力、哈瑪斯在巴勒斯坦勝選、敘利亞陷入內戰,都是美國算計之外的外在因素。

只不過,目前國際輿論一面倒站在美國那一方,儘管世人對於美國在各區域積極介入的目的心知肚明: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絕對凌駕在所謂的世界和平之上,但對於俄羅斯、伊朗、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三方的關係,還是選擇以有色眼光看待,似乎只要站在美國的對立面,就得背負讓世界局勢動盪的罪名。

現今的西亞局勢形成看似以敘利亞為中心,而伊朗、俄羅斯、美國圍繞其中的態勢。圖為齋戒月中閱讀可蘭經的敘利亞民兵。(REUTERS)

今日美國空襲敘利亞只會造成更多問題,此舉也可看出這些強權國家完全不在乎西亞國家的生存權利-沒有經過外交談判的方式,就直接進行武力攻擊,只因為這些國家都有「危害世界和平的企圖」,更別提敘利亞這樣的國家軍事實力與美國絕對不相稱。現在美國當權者川普(Donald Trump)儘管是個不受主流輿論喜愛的政治人物,但川普決定轟炸敘利亞大概不會有什麼人認為此舉有何不妥。美國覺得自己不能再當旁觀者,但有人反思過美國為什麼一定要介入嗎?

回顧整個20世紀,以色列與阿拉伯衝突大抵是最重要的西亞議題,這是由於許多阿拉伯國家的生存權益牽涉其中。用比較輕鬆的方式來理解,阿以問題就像漫威(Marvel)系列電影一樣:埃及是美國隊長、敘利亞是鋼鐵人、約旦是浩克、黎巴嫩是雷神索爾,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但一遇到「阿以問題」,就像是一系列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把大堆頭全聚集起來。不過,近來阿以問題已經轉移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國之間的衝突,其他阿拉伯國家也不太想涉入太多。反觀現在的敘利亞問題,不僅具有區域性質,還有國際性質,就像是接下來新的「復仇者聯盟」系列,或者是即將開展的「正義聯盟」(League of Justice)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