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林濁水觀點》從權力菁英的小圈圈心態看改革的困頓:民調的意外結果與憲改的機會

權力菁英和民眾脫節,誤判民意幾乎是十年來台灣的政治常態了。馬總統以教授、中研院院士、大學校長和高階文官組成了菁英小圈圈;接下來蔡總統的第一圈權力核心一方面延續馬總統以教授、高階文官為主的傳統,另一方面增加了扁政府時代高階機要並把社運菁英納入第二圈,這樣的權力核心,其小眾菁英的本質和馬總統並沒有什麼不同。

林濁水

台灣的政界和輿論界一直有一個「菁英心態」,那就是認為讓民眾有感的政策就是提供現實的,看得到的,具體利益的政策;至於高度抽象的,像憲政這類議題民眾只會生疏不會有感;但是最近有兩樣民意調查,完全推翻了這一個自居於菁英的偏見:

一、政府在諸事不順後匆匆開出8800億支票推出前瞻建設當挽救民意滿意度的救命仙丹。

這計劃一開始大獲民眾好評,依《財訊》3月民調高達57.1%支持,不支持的只有29.3% ,行政院篤定地說,不相信有那一個立委會反對;不料到了5月,支持的剩下44.1%,不支持的上升到45.5%,民意這樣的變化,使得民進黨立委大為焦慮,倒過頭來批評行政院宣導不力。

二、守護台灣民主平台在總統就職周年前夕做了一個叫做「憲政體制與蔡總統執政週年調查」的網路民調,有兩個很意外的發現。

守護台灣民主平台與澄設在總統就職周年前夕公佈「憲政體制與蔡總統執政週年調查」的網路民調。(中央社)

首先,贊成蔡英文到國會進行報告的民眾高達84.3%、不贊成的只有10.4%。贊成度高達84.3%,這表示民眾對憲政原則真是太有感了;相反的,雖然憲法有明文規定,但是總統一直不到國會報告,政治菁英們也根本一點也不當一回事,可見對憲政無感的是權力菁英們而不是廣大的民眾。

其次,憲政改造雖然從2014年318學運直到2016年總統大選都是熱議的政治議題,但是在選後總統迅速被政界和媒體淡化,從此被冰凍到現在。不過依民主平台的調查,贊成盡快推動憲政改革的有67.4%、不贊成的只有23.6%。這同樣指出了,權力菁英對憲改的冷漠和民眾的殷切期盼,態度正好迥然對立。

事實上,權力菁英和民眾脫節,誤判民意幾乎是十年來台灣的政治常態了。馬總統以教授、中研院院士、大學校長和高階文官組成了菁英小圈圈;接下來蔡總統的第一圈權力核心一方面延續馬總統以教授、高階文官為主的傳統,另一方面增加了扁政府時代高階機要並把社運菁英納入第二圈,這樣的權力核心,其小眾菁英的本質和馬總統並沒有什麼不同。

由於權力菁英脫離大眾,政策便和民意脫節,這在馬總統時代引發了2012後風起雲湧群眾運動;在蔡總統時代,則造成了民眾對總統滿意度和信任度急速雪崩的現象。由於權力菁英的小圈圈化,而與大眾脫節,大眾對政府尊重憲政精神的要求和對憲改的期待就一直被權力菁英漠視。

蔡總統的第一圈權力核心一方面延續馬總統以教授、高階文官為主的傳統,另一方面增加了扁政府時代高階機要並把社運菁英納入第二圈,這樣的權力核心,其小眾菁英的本質和馬總統並沒有什麼不同。(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看到連續兩年「街頭領導國家政策」的現象,我認為民眾一定會對憲改産生強烈的期望,2014年,我透過國民黨改革派高階黨職向馬總統建議憲改,馬總統毫無興趣;我又向民進黨中央反映,但是他們當時的反應是「憲政議題這麼抽象民眾會有感嗎」?後來在我的建議下終於在2014年4月做了一份民調。民調的結果有兩個重點:

一、民眾高達68.7%認為「目前政府體制不能解決重大爭端」,不以為然的只有21.7%。

二、民眾高達68.8%贊同「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只有22.2%不贊成。

無疑的,看到這民調的人都非常驚訝,說怎麼會這樣?可惜黨中央對這一個民調秘而不宣。但無論如何,可見民眾很早就期待憲改,並不是直到現在看到蔡總統受到一個壞的,又權責不明的憲政體制制約以致於既施政不順才期待憲改的。

2014年在民進黨之後,陸陸續續又有民調機關做了憲改的民調,從民調中可以發現,隨著憲政危機的惡化,民眾對憲改的支持也愈來愈高。例如,新台灣國策智庫三㳄的調查結果是:

1、2014年12月,66.5%比13.9%。

2、2015年1月,73.9%比10.4%。

3、2015年3月,79.7%比8.0%。

談到修憲,權力菁英的典型反應除了民眾無感之外,就是修憲被高門檻的公投卡住,要通過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79.7%的民意支持度,既表示民眾對憲改超有感,同時表示公投過關也根本不是問題。民眾這樣的氣氛立委應該是察覺了,2014年底《財訊》訪問了當時的立委們,得到的結果是有8成的立委贊成修憲。

談到修憲,權力菁英的典型反應除了民眾無感之外,就是修憲被高門檻的公投卡住,要通過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79.7%的民意支持度,既表示民眾對憲改超有感,同時表示公投過關也根本不是問題。(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不幸的是,在國民黨方面,馬總統抵制修憲;民進黨方面又由於一直相信國民黨的基本盤大於民進黨,在發現民眾對恢復閣揆同意權的比例達6成以上後,害怕如果修憲,一旦立委選輸給國民黨,敗選總統的朱立倫仍然可以回頭當行政院長,所以反對。 於是權力菁英雖然終察覺到民意的動向,但是仍然對修憲加以冷處理,而一冷就冷到了現在。

只是從民主平台的民調上看來,民眾對憲改的期盼一點也沒有被權力菁英冷凍掉。

民眾有這樣的靱性和堅持,權力菁英卻一直對他們的期望加以漠視,這實在很難說是件好事。無論如何,假如我們還相信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的話,那麼看到從2014年直到現在的民調結果,就會相信台灣的憲改就一定還有希望。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