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日本自由行》日本國會書店的毒舌老爹感嘆議員不讀書

現年76歲的幡場老爹在通稱「永田町」的日本國會已經打滾了半世紀,他不是國會議員,但國會議員對他都要敬重三分,他是日本國會專屬書店「五車堂書房」的老闆,國會議員中誰愛看書,誰明明只會滑手機卻假裝文青,誰買了什麼書,他統統瞭若指掌。

林翠儀

「如果要寫一本『笨蛋國會議員內幕大爆料』之類的書,我應該馬上就能動筆」,人稱「五車堂老爹」的幡場益對著來訪的記者,毫不留情地碎碎念了起來。在信奉「顧客是神」的日本,即使對顧客再不滿,大概也沒有人敢像幡場老爹這樣公然罵自己的主顧客是「笨蛋」,而且這些顧客還是比「神」更有「法力」的國會議員。

現年76歲的幡場老爹在通稱「永田町」的日本國會已經打滾了半世紀,他不是國會議員,但國會議員對他都要敬重三分,他是日本國會專屬書店「五車堂書房」的老闆,國會議員中誰愛看書,誰明明只會滑手機卻假裝文青,誰買了什麼書,他統統瞭若指掌。雖然他常罵議員和官員都不讀書,但國會議員、議員秘書和政府官員尊稱他為「五車堂老爹」,不敢隨便翻臉。

日本國會書店「五車堂書房」的老闆幡場益,議員對他都要敬重三分。(http://www.sankei.com/premium/photos/170516/prm1705160002-p1.html)

「五車堂書房」在1967年進駐國會,它原本是一家位於東京古書街神保町的出版社兼書店,由於當時的國會沒有書店,在議員的要求下,參院事務局找上了五車堂希望到國會開分店。

「五車堂書房」的店名源自《莊子天下篇》的「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原文本意其實是莊子對同業惠施的「酸文」,意思是惠施這個人多才多藝,著作多到可以裝滿五車,但內容都是鬼扯淡。不過,這句話被後世誤解為「惠施有五車的藏書」,引申出「學富五車」的成語。不管如何,「五車堂書房」的五車指的是「學富五車」的五車,身為書店老闆的幡場老爹,總是把「不肯花錢買書的人,無法成大器」掛在嘴上,他甚至在店裡掛了「老爹碎碎念」(親父の小言)的手寫格言,並且特別用紅線將「多讀書」框起來。

為國會議員開設的「五車堂書房」。(https://goo.gl/eSLVem)

「五車堂書房」神保町的本店在很久以前就歇業了,只保留了國會的這家分店,書店位於國會議事堂參院的地下一樓,面積約十五坪左右,店內擺放的書籍雜約1萬5千本,書籍以政治、社會、經濟、法律、外交、安全保障等社會科學類居多,書架上大部分為新出版的精裝書和岩波文庫、中公新書等文庫書,雜誌區的面積相對較小,但除了政論雜誌、周刊之外,還有成人雜誌。據說成人雜誌主力消費群大都為議員秘書,幡場老爹的理論是,買成人雜誌贏過把錢花在奇怪的店上。

雖然是民營書店,但因為開設在國會裡面,不是一般人可以任意出入的地方,所以顧客群也只有國會議員、秘書和政府官員。幡場老爹每天早上7點就來開門營業,經營這種形同「客製化」的書店,老爹必須比他的顧客們早一步掌握時事與趨勢,這樣才能精準地進書以滿足顧客的需求。

例如前陣子的憲法問題,再早一點之前是TPP、核電議題,老爹說議員對議題的關心度是流動的,所以必須早一步把相關的書讀一遍,才有辦法挑書,如果等到國會開始討論某議題才去準備相關方面的書,那已經太晚了,書會賣不出去。不過,老爹也很感嘆,現在的議員們普遍不愛讀書,或是只讀自己關切領域方面的書,不像以前的議員各個領域都涉獵,每個人都有豐富的素養。

老爹說,議員名簿的基本資料中,大約有7成的議員在「嗜好」欄中填寫「讀書」,結果問他最近看了什麼書,大部分議員回答「周刊」,有人根本不看書,只是假裝看書但其實是在滑手機,到議員會館參觀一下,有些議員的房間裡甚至連書架都沒有。

幡場老爹的碎碎念格言,要議員多讀書。(http://www.sankei.com/premium/photos/170516/prm1705160002-p3.html)

日本古典文學的經典代表之一《源氏物語》,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相關文獻對這部小說的記載出現於1008年11月1日,2007年京都為了紀念《源氏物語》問世即將屆滿千年,提案將11月1日定為「古典之日」。當時國會跨黨派議員組成「古典之日推動議員聯盟」,2008年完成修法將11月1日古典之日列為國定紀念日。諷刺的是,掛名議員聯盟顧問之一的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未曾和書或古典著作有任何牽連,甚至有媒體爆料,他在擔任首相的時期,首相辦公室裡書架竟是空無一物。

幡場老爹也感嘆現在的議員幾乎不碰古典著作,歐美先進國家以研讀希臘、拉丁古典書籍做為教養的基礎,日本的帝王教育則以中國的「陽明學」為主流,以前他在店裡擺放了整套的相關書籍,希望議員們多多研讀,結果擺了半天卻乏人問津,最後只好統統下架。

五車堂書房陳列的書籍多以國會議員需要的社會科學類為主,數量多達1萬5千本。(http://book-asia.jugem.jp/?month=201311)

日本媒體常報導現在年輕人遠離「活字」(印刷字)的情況愈來愈嚴重,其實遠離活字的不只年輕人,也不只有日本人,這是一種全球普遍的現象,至於大家是否該為這種現象感到恐慌,那又是另一個需要觀察和探討才能下定論問題。

老爹推崇的國會讀書家

總是,老一輩的文青懷念起那段充滿書香的美好舊時代,總認為飽讀聖賢書是政治人物該有的基本素養。在國會打滾50年的幡場老爹說起古早以前令他打從內心敬佩的讀書家,腦海裡第一位浮現的是被封為「政界三賢人」之一的前眾院議長前尾繁三郎(1905-1981),他是神田神保町和本鄉古書街的常客,1個月花在買書的錢可達500萬圓,還在赤坂租了一個公寓放置他的藏書。前尾的藏書量達3萬5千多本,過世後在故鄉京都府宮津市設立了「前尾紀念文庫」收藏這些書籍。

有「哲人宰相」之稱的前首相大平正芳(1910-1980)也是一位讀書家,即使當上了首相也常跑書店,有時忙不過來,就請太太去書店取貨,幡場老爹說,當時大平夫人經常包計程車到神保町的五車堂本店拿書,一次就是塞滿一整車。現在位於香川縣觀音市的「大平正芳紀念館」一樓收藏的「大平文庫」藏書有1萬5千本左右。

現任自民黨總務會長、眾議員細田博之的父親,以94歲高齡過世的前運輸相細田吉藏(1912-2007)也是一位有名的嗜讀者,細田博之曾告訴幡場老爹,父親在臨終前吃了晚飯,休息一下之後,看著從五車堂買的《文藝春秋》,然後安祥地嚥下最後一口氣。幡場老爹說,細田博之也很愛讀書不輸給他的父親,幾乎每天早上到他的書店報到。

自民黨政務調查會調查役的田村重信,算是專業黨工,專長安全保障、防衛政策及憲法等,本身也出版多本著作,田村雖然不是國會議員但也是永田町裡具有影響力的人物,他熱衷於閱讀的程度堪稱是永田町的第一人,數年前他到陸上自衛隊幹部候補生學校參觀時,發現校內圖書館藏書寒酸到讓人皺眉頭,後來乾脆把自己讀過的書捐給學校,累積已達6千多本,命名為「田村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