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兩岸與國際》觸了霉頭,「一帶一路」看來前途多艱

一帶一路的出發點在於解決中國自身產能過剩、能源短缺、以及國家安全脆弱的問題,但北京卻試圖將它包裝成對外的一種惠施。中國政府成為既是賭徒,又是莊家,其實是立於一種「包贏」的處境。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本(5)月14-15日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堪稱是中共建國以來最大型的主場外交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強調一帶一路「不以意識形態劃線,不搞政治議程」,但他在開幕致詞前逐一接見29國元首的「萬邦來朝秀」,卻是十足的政治味;而閉幕時,宣布洋洋灑灑270多項成果清單,頗有標準中國共產黨徒說一套做一套以及中國君王好大喜功的特質。可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堪稱是中共建國以來最大型的主場外交秀。圖左為翁山蘇姬。(AFP)

無奈,這次為了年底十一月十九大,用心計較而做的鋪墊大戲,卻敵不過兩記突來的重擊:

(1)5月14日一帶一路峰會論壇開幕之際,平壤突然再度發射導彈,讓習近平的世紀性演講遭到洗臉。

(2)15日閉幕那天,包括德國、法國、愛沙尼亞、希臘、葡萄牙和英國等歐洲國家拒絕簽署中國起草的最後貿易聲明,理由是:該聲明沒有足夠表述市場透明及社會保障和環保標準等議題。

迷信點來說,這兩件事絕非好兆頭,相信習近平心裡必然不好受。

閉幕時,洋洋灑灑270多項成果清單,頗有標準中國共產黨徒說一套做一套以及中國君王好大喜功的特質。可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REUTERS)

英國《金融時報》的社論評道更是犀利:「一帶一路是中國在窮國上的殖民模式,並加深中國在整個地區的政治霸權。若一帶一路相關計畫未能被好好利用,則或可說明中國非但未對全球經濟復甦作出貢獻,反而是在輸出本國的經濟失衡。」姑且不論一帶一路的品質如何,外型上確實堪稱是曠世巨構,只不過,中國要完成這個夢想,最需要的是穩定的周邊與國際社會的支持。如今金正恩一鬧,說明中國連最起碼的寧靜周邊都沒有,又如何面對一帶一路所穿過,多半是經濟貧窮、社會落後、政治不穩、宗教極端的地區。

中國企業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受訪多少道出了這種疑慮:「在『一帶一路』思路下, 企業走出去不要盲目,過去曾經出現過走出去,結果『人也沒了,錢也沒了』的情況。企業需要國家作為後臺,説明解決外部環境不公等問題。」

準此,德國、法國、愛沙尼亞、希臘、葡萄牙和英國等國的抵制說明,一帶一路的前景是充滿荊棘的。

經過嚴格的管制,開會那兩天,北京晴空萬里,被媒體形容為「帶路藍」的好天氣。但《BBC中文網》的評論說:「這場表演也只能持續有限的時間,通常能夠談成的具體項目數量極少。北京的天空不會一直保持藍色,交通會經常陷入混亂,各種資源也經常錯配。」;「燦爛笑臉背後還有更多事實,比如,像其他國家的投資者一樣,中國投資者會在別的國家出現錯判,中國經濟也因此遭遇危險的債務積壓。」

開會那兩天,北京晴空萬里,被媒體形容為「帶路藍」的好天氣。(AFP)

事實上,中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去(2016)年中國向一帶一路所涵蓋的國家的投資下滑了2%,而2017年迄今則繼續下滑了18%。去年,中國對53個一帶一路國家的非金融類投資總計為145億美元,只佔中國全部對外投資的9%。因而西方媒體都在質問:「現實中兩天國際峰會結束後,開出的支票,能不能兌現、何時兌現?」

《BBC中文網》的評價極為中肯:「一帶一路是一個重要的倡議,但其邊界、持續性和成果都很模糊。」 中國的居心也被質疑:「一些歐洲國家被一帶一路發展基礎設施的大計吸引,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中國在提升自己的影響力。」不僅如此,《印度經濟時報》更在5月10日發表題為《中國「一帶一路」可能比殖民主義危險的多》指出:「一帶一路並非「全球化2.0」而是「殖民統治3.0」;那是中國通過龐大的計劃和滲透來取得統治和攫取資源。」

根本上,一帶一路的出發點在於解決中國自身產能過剩、能源短缺、以及國家安全脆弱的問題,但北京卻試圖將它包裝成對外的一種惠施。中國政府成為既是賭徒,又是莊家,其實是立於一種「包贏」的處境。中國共產黨長於心戰,善於利用人性貪婪的弱點,先「畫大餅,吹噓利害」,接著「拉長時間,利用宣傳令其發酵」,然後放出誘餌、建立樣版、鼓譟、造勢,最後「誘使對方不僅甘心納貢,還伏首稱謝」。配合一帶一路,中國成立的亞投行便是明擺著招牌,讓大家拿錢來湊合,以遂行其自身的戰略構想。

一帶一路的出發點在於解決中國自身產能過剩、能源短缺、以及國家安全脆弱的問題,但北京卻試圖將它包裝成對外的一種惠施。中國政府成為既是賭徒,又是莊家,其實是立於一種「包贏」的處境。(AP)

但,終究紙包不住火。只要交往國的國家利益與安全被衝擊、亞洲夢被現實的浪潮給驚醒,再瑰麗的夢也將隨之幻滅。歐洲一些企業正在擔心一帶一路很可能變成「一帶一陷」(One Belt and One Trap),成為一個浪費資源的項目,畢竟它很多時候要依賴於那些效力低下的中國國有企業,而中國依靠中央計劃和政令來主導商業決定,不是以市場力量來推動,其風險係數總是很高的。

而對於一帶一路的推動,北京的銀彈攻勢固可收買周邊國家的官商勢力,民間的反中意識卻難以遏抑,甚而更盛。幾年來,巴基斯坦的一些媒體已逐漸傳出對中國政治動機的質疑聲,而此起彼落的小規模反中遊行示威活動,已讓中巴關係趨向惡化。而今(2017)年1月5日斯里蘭卡南部有民眾聚集,抗議政府將漢班托塔市的港口以及周邊工業園區租借給中國公司99年,最終不免要導致經濟被殖民的命運。未來,中國企業是否會繼續遭到抗爭與杯葛,值得持續予以密切觀察。

當中國透過一帶一路的基建計畫獲利時,其實也承擔著巨大的風險。習近平即將進入執政的另一個五年,一帶一路能否在五年內快速而圓滿地完成,頗令人質疑。而往前看,2022年屆時作為習近平的後繼者,又該如何去面對這遺留下來的攤子,將是另一個有趣的歷史課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