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魔幻拉美》瓜地馬拉的解憂娃娃

在瓜地馬拉就有一個古老的解憂方法,由六個極小的布娃娃組成一組。據信,自週一至週六,在就寢前對一個娃娃傾吐憂慮,然後再將她/他置於枕頭下,即可安穩入眠。翌日,所有的煩惱全轉嫁至娃娃身上。

陳小雀

凡是人皆有煩憂的時候,自古人類便不斷尋找各種有效的忘憂劑。在瓜地馬拉就有一個古老的解憂方法,名為「解憂娃娃」(muñecas quitapenas)。雖然,「解憂娃娃」不能言語,卻可以傾聽各種煩惱、痛苦、悔恨,並神奇地將這些惱人的心事帶到遠方。

據說,「解憂娃娃」源自瓜地馬拉高地的馬雅部落。馬雅聖書《波波烏》(Popol Vuh)記載,天神與地祇在經歷摶土造人、刻木造人的挫敗後,卜卦尋找各方咨詢,玉米女神伊斯姆卡內(Ixmucané)建議以玉米造人,天神與地祇終於創造出完美人類(玉米人)。神靈有失敗的時候,更何況人類!為了消除人類的煩憂,玉米女神伊斯姆卡內創造出「解憂娃娃」。另有一說,玉米女神伊斯姆卡內直接化身為「解憂娃娃」,為人類分憂解勞。因此,瓜地馬拉人深信「解憂娃娃」是「暗夜的守衛神」,可護佑兒童平安長大,使人免於因憂慮而失眠的困擾。

一般而言,「解憂娃娃」以棉布製成,約一至兩公分高,甚至還可以更高,又可為女娃娃、或男娃娃,每六個為一組,個個均穿上傳統服飾,放置在一個小盒子、或小袋子裡。如果孩童因煩憂而失眠,可以在就寢前拿出一個娃娃,向她/他傾吐憂慮,然後再將她/他置於枕頭下,即可安穩入眠。翌日,所有的煩惱全轉嫁給「解憂娃娃」。

「解憂娃娃」以棉布製成,約一至兩公分高,甚至還可以更高,又可為女娃娃、或男娃娃,每六個為一組,個個均穿上傳統服飾,放置在一個小盒子、或小袋子裡。(Hispanico.pl)

這個習俗發展至今,根深柢固,瓜地馬拉兒童自週一至週六,每日習慣自盒子內拿出一個「解憂娃娃」,唸著祈禱文:

「『解憂娃娃』請免去我的憂愁,在我的枕頭下總是躺著我的娃娃,如果我有些許煩惱,而又沒有娃娃護佑,那我無法一覺到天明。」

週日為休息日,「解憂娃娃」也如人類一般,需要休息。另外,一旦將惱人心事傾訴給「解憂娃娃」後,不得再告訴他人,否則便會失去解憂的神奇效果。 古馬雅人認為大地為四方形,在四方各有一棵不同顏色的宇宙樹,樹上各棲息著一位雨神。東方為紅色、西方是黑色、南方是黃色、北方是白色;另外,在大地的中央還有一棵綠色的生命樹,由天神駐守著。顏色對馬雅文化而言,極富象徵意義。東方是太陽昇起的方位,為紅色,象徵正統,而紅色也是血液、火焰的顏色,代表勇氣與能量。西方是太陽落下的方位,為黑色,雖然黑色象徵死亡,卻是深水及黑玉米的顏色,有再生的涵義。

完美人類(玉米人)的肉體由黃玉米所做成,骨骼則由白玉米製成,黃、白分別代表南、北。黃色是黃金及陽光的顏色,具有神聖之意;而白色是白晝、空氣與靈氣的顏色,代表純潔。至於綠色,是大地的色彩,是一切生命的起源,象徵豐饒與生生不息。 紅、黑、黃、白、綠在馬雅文化中有如此重要意義,「解憂娃娃」因而少不了這些顏色。

紅、黑、黃、白、綠在馬雅文化中有如此重要意義,「解憂娃娃」因而少不了這些顏色。(El Nuevo Herald)

的確,在馬雅文化的推波助瀾下,讓這原本來只是一個傳說的「解憂娃娃」,變身為最受歡迎的護身符,藉其繽紛色彩趨吉避凶。不只是孩童依賴「解憂娃娃」,連大人也對「解憂娃娃」訴說己身的憂愁,冀望逢凶化吉,免受失眠之苦。

工匠以棉布、絲線、紙板、木片等材料,做出一個個小巧玲瓏的娃娃,甚至發揮巧思,衍生出帶有「解憂娃娃」的各式文創商品,例如:手環、鑰匙圈、筆記本等。「解憂娃娃」在傳統市集、手工藝品店均有販售,其價格十分實惠,根據娃娃的體積訂價,從一至五美元不等。由於大家深信其解憂和護佑的神奇效果,再加上體積小,攜帶方便,「解憂娃娃」成為各國觀光客最喜歡的手工藝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