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瞭望之窗》馬克宏與文在寅當選的啟示

馬克宏與文在寅的當選,有內部「時勢造英雄」的政治背景,也涉及複雜的外部環境變化。因此除了法國和韓國選民求變心切,全球也都對這兩位新領導人的未來政策走向密切關注。

托克維爾

歐洲和亞洲兩個重要國家在五月分別產生新的領導人。先是法國歷經兩輪投票,選出自拿破崙以來最年輕的總統-年僅39歲、自創「前進黨」的中間派馬克宏。緊接著在韓國進行的總統提前選舉中,中間偏左的進步派候選人文在寅,終於上演復仇計,從保守派陣營手上,奪回青瓦台寶座。

馬克宏與文在寅的當選,有內部「時勢造英雄」的政治背景,也涉及複雜的外部環境變化。因此除了法國和韓國選民求變心切,全球也都對這兩位新領導人的未來政策走向密切關注。首先,這兩場選舉都帶有「反建制」與「對建制失望」的強烈民意。法國在歐蘭德執政下,經濟退步,失業率高漲,青年失業率更高達20%,就連社會黨的總統歐蘭德本人都自知困境而放棄參選連任。另一大黨共和黨候選人費雍則深陷妻子坐領乾薪醜聞而聲勢大跌。自詡是「反建制派」的馬克宏,從政經歷不長,形象清新,口才流利,魅力無窮,乘勢崛起。

馬克宏的當選主因,還有對手的因素

來勢洶洶的極右派「民族陣線」候選人勒朋,高舉反歐盟、反自由化、反全球化、反移民大旗和反伊斯蘭旗幟,首度率領「民族陣線」殺進第二輪總統投票,最後雖然落敗,但她與馬克宏同時擊退社會與共和兩大政黨,反映出法國選民對建制派的不滿。而馬克宏的當選,除了個人「克里斯瑪」(Chrisma)的魅力,背後也具有多數主流民意希望他的能壓抑極端右派勢力興起的期待。

自詡是「反建制派」的馬克宏,從政經歷不長,形象清新,口才流利,魅力無窮,乘勢崛起。(AFP)

反觀韓國選民這次以超過七成五的投票率,同樣表達對前總統朴槿惠涉及貪腐下台的反彈。與法國選民不一樣的是,韓國選民寄予新總統文在寅能夠改革韓國大財團與政客勾結、裙帶主義(Cronyism)以及親信干政的劣質現象,希望他能改革體制。選前即被預測當選機率極高的文在寅採取穩健選戰策略,也明確呼應選民,當選之後將掃除大企業干政的弊端。

其次,兩國內部這股「反建制」的民意也與國內經濟情勢惡化、選民望治心切有關。飆漲的高失業率、擴大的貧富差距,導致反自由貿易與反全球化的意識興起。在法國選舉中,去年英國公投「脫歐」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效應,助長此一民粹主義的波濤洶湧,甚至產生對外來移民與特定宗教的排斥。在法國還有恐怖攻擊的陰影此一不確定性。也因為馬克宏的立場是支持歐盟和歐元區,力主自由貿易,他的勝出讓以德國總理梅克爾為首的歐盟主流派備感振奮,對梅克爾9月捍衛她總理寶座的國會大選也是一大利多。這幾年來在歐洲氣燄高漲的極端右派勢力,繼年初荷蘭國會選舉受挫後,再嚐失敗的苦果。

韓國經濟情勢蕭條同樣是文在寅當選原因之一

過去十多年來,韓國與十多個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包括美國與中國。但自由貿易並未給韓國經濟帶來優勢,反而製造更多分配不均的問題,這兩年來的出口也明顯出現衰退。與法國不同的是,這次韓國大選較受國際觀察家重視的「外部因素」是北朝鮮核武威脅與美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兩大議題。但對多數韓國選民而言,這兩大議題是「常數」而非「變數」。尤其對韓國年輕人而言,工作和薪資的重要性,遠比兩韓統一與朝鮮半島半島和平來得實際而重要。

馬克宏的立場是支持歐盟和歐元區,力主自由貿易,他的勝出讓以德國總理梅克爾為首的歐盟主流派備感振奮,對梅克爾9月捍衛她總理寶座的國會大選也是一大利多。(REUTERS)

復其次,馬克宏與文在寅固然風光當選,卻都不約而同訴求國家團結、弭平分裂,但他們深知橫亙在眼前的是重重國、內外挑戰。馬克宏的「前進黨」早創初期、羽翼未豐,面對下個月即將到來的國民議會選舉,連黨內提名都不足額,而且多數新黨員和參選人都欠缺參選經驗。因此尋求與共和或社會兩大政黨的「共治」合作乃必須之舉,尤是前者的可能性較大。屆時馬克宏為了與它黨合作推動改革,會否做出妥協,甚至權力與職位的交換,都考驗著選民對他的監督。

文在寅所屬的「共同民主黨」在韓國國會也未過半,同樣面臨馬克宏的困境,未來也必須在若干議題上尋求第三大黨的合作。如果文在寅的決策風格又像朴槿惠一樣淪為小圈圈模式,無法關照全民真正利益,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屆時民意的反撲將百倍於朴槿惠。

文在寅所屬的「共同民主黨」在韓國國會也未過半,同樣面臨馬克宏的困境,未來也必須在若干議題上尋求第三大黨的合作。(AP)

最後,就是兩人面臨的國外挑戰。馬克宏的當選讓歐盟主流派鬆了一口氣。對現階段歐盟最有影響力的梅克爾而言,面對極端右派的崛起和攻城掠地,她急需要一位能夠和她並肩作戰的新領導人。特別在英國首相梅依正式啟動「脫歐」談判程序,而且宣布將於下個月進行強化她領導權的國會提前改選後,影響歐洲政經秩序的變數仍在。梅克爾若能與獲得高民意加持的馬克宏合作,共同改革歐盟,強化歐元區的效能,凝聚歐盟對接納外來移民的共識,以及共同防範恐佈主義行動與俄羅斯的野心,將是穩定歐洲的定心丸。

文在寅在此時當選韓國總統,為撲朔迷離的朝鮮半島緊張情勢注入新的變數。他已經分別與川普、習近平、安倍通電話,表態願意立即訪問美國,甚至不排除與北朝鮮的金正恩見面。顯然文在寅的企圖是絕對不讓首爾被排除在美、中、朝的雙邊或三邊外交協商賽局之外。但文在寅承襲進步陣營長久對平壤的「陽光政策」(Sunshine policy),主張與北朝鮮對話甚至「經濟統一」,此一作法恐將抵觸川普現行透過外交結盟與經濟制裁的施壓戰略。又或者文在寅能否運用智慧權衡情勢變遷,在美、中、日、俄、朝五造之間找到自己最有利的位置,提出調整過後的「月光政策」(Moonshine policy,取自文在寅的英文姓氏Moon)不僅考驗他的能力,也攸關東北亞與亞太安全和平。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