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Lin bay 好油》母豬的母親節

動保團體長期以來一直有個錯誤的思維,就是認為經濟動物應該要像夥伴動物一樣被對待,否則就是不人道,以對人的立場來對待經濟動物,是對動物的救贖,甚至有不要養就不會有殺生的想法,悲天憫人的情懷只適合拿來要求自己,硬要扣在產業上,是要陷多少家庭生計於萬劫不復?這又是什麼產業發展思維?

Lin bay 好油

明天就是母親節,前幾天某個團體開記者會為母豬請命,只能說,這應該是種「豬饑己饑,豬溺己溺」的慈悲心展現吧?不過,空有慈悲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在台灣,一講到畜禽的人道飼養差不多就跟植物農業的友善耕作一樣,問題殊途同歸,就是欠缺真實商業運作的考量。一堆從來沒經營產業經驗的人,站在制高點教導人家怎麼經營產業,就是最有趣之處。

在國外,農業的主流是永續農業(sustainable agriculture)而不是友善農業(Eco-friendly agriculture),考量的必然是先讓產業能持續經營,再逐漸改善,而不是把農業搞得像宗教一樣一廂情願,但在台灣,我們只見友善不見永續,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

講求人道飼養的團體拿歐盟規定出來說嘴,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就來看看歐盟實際推動後的例子。

大家都是人道飼養,當然就會有強弱之分,對丹麥這些屬於強的一方的養豬大國,人道飼養當然沒問題,那麼弱國呢?拿甚麼和人家競爭?

大家都是人道飼養,當然就會有強弱之分,對丹麥這些屬於強的一方的養豬大國,人道飼養當然沒問題,那麼弱國呢?(Prairie Swine Centre)

被淘汰的國家-英國

打從英國遵守歐盟規定開始,國內許多養豬戶就難以為繼,母豬在養量逐年遞減,當然也就影響仔豬供給,生產成本大幅提高肉下,豬肉供給減少,偏偏末端售價還拉不上去,加上鄰近好幾個國家都是強勢的養豬國,英國本國供不起廉價的豬肉沒關係,反正鄰居供得起,所以英國養豬業就在歐盟規定與毫無競爭力之下逐漸式微,只能任由市場被丹麥、德國、荷蘭、西班牙、愛爾蘭這些國家瓜分。

英國政府難道不知道這個問題?當然知道,但他們的政策方向就是要消滅本土養豬業。既然其他國家可以養,土地也更適合,那就讓其他國家替英國養他們要的豬。一旦養豬業式微,動保抗爭的力道就弱了,而消費者一樣能買到其他國家供應的價格低廉又符合人道飼養的豬肉產品,何樂而不為。

但請問,消滅本土養豬業是我們台灣要的方向嗎?

先來體檢台灣的環境,如果我們真的要消滅本土養豬業,首先必須要有替代品可以供應,本土養豬業供應給本土市場的產品以溫體或冷藏的豬肉為主,進口的豬肉多以冷凍為主,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路線,而鄰近的日韓也都是豬肉進口國,豬肉價格也比台灣貴,自己都吃不夠了,哪有多的出口。扣除這兩個國家,能真正供給溫體豬和冷藏豬給台灣,只剩中國有可能了。

消滅台灣本土的養豬業,讓中國替我們養豬,消費者能接受嗎?

英國養豬業就在歐盟規定與毫無競爭力之下逐漸式微,只能任由市場被丹麥、德國、荷蘭、西班牙、愛爾蘭這些國家瓜分。(National Hog Farmer)

經濟動物VS夥伴動物

動保團體長期以來一直有個錯誤的思維,就是認為經濟動物應該要像夥伴動物一樣被對待,否則就是不人道,以對人的立場來對待經濟動物,是對動物的救贖,甚至有不要養就不會有殺生的想法,悲天憫人的情懷只適合拿來要求自己,硬要扣在產業上,是要陷多少家庭生計於萬劫不復?這又是什麼產業發展思維?

多數養豬戶對於所畜養的豬都是抱著感恩的心,也都努力讓豬能不受饑苦、不用日曬雨淋能健康的活著,因為豬是他們最重要的財產,惡劣的養殖環境會讓豬不健康,不健康就容易生病、生病了要投藥就要花更多的錢,而不快樂的母豬也不容易哺乳仔豬,不好好照顧牠們的結果,就是虧錢又無法競爭,養豬戶當然希望在有限的資源中提供給豬好的環境,養健康的豬來養家活口。

此外,豬是社會性的動物,聚集之後打架是必然,打輸的豬被打贏的豬駕乘,有養過豬的人應該都很清楚,懷孕的母豬會打架,所以養在一起時只要準備庇護所給打輸的母豬避難就可以解決問題。放任懷孕的母豬打架不會造成流產嗎?國外也有群養與夾欄飼養的流產比例的研究,結果顯示群養的流產比例比夾欄更高,提高母豬流產比例的飼養方式,真的叫做動物福利嗎?嘴裡喊著歐盟趨勢是世界的趨勢,難道都不用先看看我們的條件與環境,傻傻跟著歐盟就好了嗎?還是台灣就是要像英國政府一樣對待養豬業?

國外群養與夾欄飼養的流產比例的研究,結果顯示群養的流產比例比夾欄更高。(動物生產醫學資訊平台)

消費才是硬道理

從事商業行為久了,真心認為通路是王道,今天只要通路系統願意銷售動保團體口中所謂的人道飼養豬肉,消費者願意買單,養豬戶覺得能賺錢,三方配合自然沒有問題,畢竟東西再好,賣得出去才重要。要消費者掏更多錢買這樣的商品?必然得建立一個消費者信賴的驗證系統,不然肉送到架上都是死的,難道要通靈問牠生前過得好不好嗎?

筆者有個養雞的朋友,他養雞的密度較低,也注重雞隻飼養的環境,還花了幾十萬拿到養雞類第一張人道飼養認證,但養殖的高成本使他就無法走傳統體系銷售,必須找尋其他通路銷售,但他的產品價格貴很多,大通路不願意幫他賣,國內幾家知名的有機零售通路,也沒人願意上架,他也只能一邊養雞一邊自己做品牌賣雞肉,銷售雖有成長,但一直都很辛苦。這不就說明了台灣消費者對於人道飼養的接受度嗎?

這種方式講好聽一點叫六次產業化,講難聽一點就是做到要死,為什麼養雞戶要懂加工跟銷售,不能專注於養雞,讓其他專業的人去負責其他的部分專業分工嗎? 產業的改變一定是從銷售拉著生產,不是從生產推著銷售。

看到不吃肉的教人家怎麼養豬,我想我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