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林濁水觀點》法國總統馬克宏狂想曲

法國的政黨政治在兩大黨一齊被擠出總統第二輪投票名單時巳經被重擊;現在馬克宏的招降納叛,而且尊舊大黨實力領袖但提名素人剌客全面進剿這些領袖各地的部隊時,法國的舊黨遭遇的更是摧毀性的傷害。如果馬克宏真的收編和進剿都成功了,西方國家的政黨政治或將走入一個他們全然陌生的新境界。

林濁水

由於馬克宏直到一年前才成立了他政黨「共和前進!」,這樣一個突然從石頭蹦出來的政黨,要如何在下一個月國會選舉中從577席裡頭一舉獲得過半數的289席是個大問題。在這樣的情境下,法國媒體持續關注睽違已久的左右共治,也就是總統任命「反對黨」人士擔任總理的戲碼會不會重現? 例如《法廣》說,前財長弗朗索瓦.巴胡安將率領戴高樂派力爭議席過半數,以迫使馬克宏和他共治。在第一輪總統大選中異軍突起的極左翼梅蘭雄也為追求同樣的夢想宣布將競選議員。至於馬克宏已經強調他不會「坐著當總統」了,不必懷疑他力擋共治的意志的堅強。這樣的戰略想定之下,他最好的盤算是自己的「共和前進!」黨獲得過半數議席;退而求其次,至少成為不過半的最大黨,可以組成由他主導的聯合政府。

於是多方角力,波濤洶湧,國會選舉情勢混沌難測甚至超過了令人瞠目結舌的總統選舉。

馬克宏直到一年前才成立了他政黨「前進!」,要如何在下一個月國會選舉中從577席裡頭一舉獲得過半數的289席是個大問題。(EPA)

戴高樂派有一系基本教義人士,堅信左右共治絕對不符合戴高樂當年領導制憲時的理念;但是幾十年下來,戴高樂黨領袖已經接受過社會黨總統密特朗兩次任命而當了總理,後來戴高樂黨總統席哈克也在國會敗選後,任命了社會黨的若斯潘當總理,現在,更在弗朗索瓦.巴胡安領導下追求戴高樂黨在第三度的左右共治下當總理的機會;相對的,非左非右更非戴高樂派的馬克宏力擋左右共治。這一來,戴高樂的「純正理念」被戴高樂黨撇在一邊,反而曾參加過戴高樂黨的對立黨的社會黨的馬克宏來捍衛,真是諷刺的歷史劇本。

5月8日《法廣》一篇評論引用一則民調,透露大約52%的受訪者希望給予新總統一個議會多數,但也有高達47%的民眾意見相反;9日另一篇評論卻提到IPSOS民調說,61%的法國人並不希望馬克宏在議會擁有一個絕對多數。這些數字透露了法國人面對左右共治時立場的左右搖擺。

法國民眾立場左右搖擺似乎有一定的經驗基礎:

第一次左右共治出現在1986 年,總統總理之間關係惡劣,眾人搖頭,到了1997出現第三次左右共治時,雖然總統席哈克,總理若斯潘互動良好備受稱讚,但是許多法國人覺得左右共治還是能免則免。為了迴避左右共治,法國在2000年修憲,把總統的7年任期調整成和國會一樣的5年,同時把總統選舉日期放在國會選舉前兩個月,希望勝選的總統在當選的蜜月期效應中把他同黨議員的席位拉抬過半。這一改,看來效果不錯,從此在2002、2007,2012年總統和國會都選了三次,都讓總統擁有「全面執政」的優勢,使得一些為1986年以來三次左右共治搖頭的法國人終於嘆了一口氣,認修憲固然大費周章,但是果然做對了。不料2005,2012年兩屆全面執政的總統薩科吉、歐蘭德,總統做到一個連任失敗,一個放棄參選連任;兩人政績和席哈克、若森潘的共治相比,民眾感覺差很大。經驗如此,現在法國人對要不要左右共治有所猶豫,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1997出現第三次左右共治時,雖然總統席哈克(左)與總理若斯潘(右)互動良好備受稱讚,但是許多法國人覺得左右共治還是能免則免。(Larousse)

法國在修憲時有人警告,修憲不針對國會、總統、總理權限做大幅度的調整,只修總統的任期和選舉日期,就認為可以逃過左右共治是治標不治本,他們說,例如不廢除倒閣和解散國會的配套,一旦國會解散,總統和國會選舉時間豈不就錯開了,修憲也白修了。的確,一些內閣制國家的總理,擁有國會多數,並不表示就不會解散國會,例如英國、日本都一再做過,只是這戲碼在法國,總統用起來應該會顧慮更多,也許比較不容易發生,但邏輯上並不能排除它的發生。

然而,今天法國雖然並沒有總統解散國會的問題,卻因為馬克宏當選總統,當年修憲迴避左右共治的效果面臨了考驗:2002、2007、2012三次選舉當選總統的,都是是社會黨、戴高樂黨兩大黨領袖,因此他可以輕鬆地靠自己勝選捲起的裙擺效應,使他領導的黨或派在國會選舉中大獲全勝,而避免左右共治的局面;但是現在馬克宏領導的是才滿一足歲的嬰兒黨,這樣的黨可以靠馬克宏的個人魅力就拉拔到國會過半數嗎?一開始,和舊中間派貝魯結盟的馬克宏似乎認為不難,因此嗆聲要在577個議員選區提足額,而且歡迎舊的大黨戴高樂黨和社會黨員接受他的提名,但是前提是必須放棄舊黨,這當然引起了舊大黨的強烈不滿,於是馬克宏現在採取似乎了更寬容但是更聰明的做法。

馬克宏公布了第一批428位議員候選人名單,其中一半是政治素人,另外的為右翼戴高樂派政黨和左翼社會黨重要人物都留着大門。這個作法引起和他結盟的伙伴貝魯(左)公開抗議。(http://www.lejdd.fr/)

馬克宏公布了第一批428位議員候選人名單,其中一半是政治素人,另外的為右翼戴高樂派政黨和左翼社會黨重要人物都留着大門。只是,這個聰明的作法引起了棄選總統而和他結盟的伙伴貝魯公開抗議,貝魯要求按「合作的第一天起兩人所達成的協議」,兩黨在所有的選區推出共同的競選名單;這作法也不意外地更引起了有光榮歷史的大黨的緊張-儘管馬克宏團隊與右翼重要人物一直在私底下談判;此外還有幾名被列在名單上的候選人隨後公開發表聲明,說他們並沒有申請加入共和前進黨,更沒有要求成為其候選人。最新民調顯示,「共和前進!」在國會選舉可取得2成4至2成6支持,中間偏右共和黨2成2,現時執政的社會黨不足1成,極右「國民陣線」有2成支持,極左陣營有1成3。看來現在馬克隆氣勢正盛,但是領先有限,況且絕大多數議員難免仍得依例只能在第二輪投票中才勝出,因此,馬克宏的黨要過半,除了自己的魅力光環之外還要傑出的結盟策略。

法國的政黨政治在兩大黨一齊被擠出總統第二輪投票名單時巳經被重擊;現在馬克宏的招降納叛,而且尊舊大黨實力領袖但提名素人刺客全面進剿這些領袖各地的部隊時,法國的舊黨遭遇的更是摧毀性的傷害。如果馬克宏真的收編和進剿都成功了,西方國家的政黨政治或將走入一個他們全然陌生的新境界。

法國的政黨在西歐很具特色,那就是政黨愈來愈成為政治領袖的扈從部隊,如今馬克宏如果戰略奏效,那麼豈不是除了極左極右兩翼政黨之外,法國原有的大黨如果不是也和「共和前進!」一樣成為馬克宏的扈從部隊,就是成為泡沫小黨?真的會這樣神奇嗎?這個年頭是誰都說不準的;何況,很有趣的是,英雄崇拜情結特別濃厚的法國,豈不是繼戴高樂之後又出現了君王式的總統-一個因代表法蘭西「全民」而超越在諸政黨之上的君臨者?

如果這樣,無限吊詭的是,馬克宏竟透過撃潰戴高樂黨收編戴高樂派而成為戴高樂之後唯一真正復興戴高樂主義的法國領袖。

歷史真的要這樣走嗎?且拭目以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