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兩岸與國際》川普的外交手腕能挽回東協的心嗎?

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東協有個模式,即經濟上向中國傾斜,但安全上卻倒向美國。但自川習會後,美中出現和諧共處現象後,東協對轉向中國變得更加有信心。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4月18日中國外長王毅公佈5月14-15日即將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與會的政要名單,計有28國元首、領導人出席,然西方大國領導缺席會議,只派次要人物與會。這份名單看來並不炫目,其氣勢遠不如2015年3月英法德帶頭加入亞投行那時的場面盛大。

不過,很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東協方面的號召力卻是相當可觀,尤其幾個主要的南海聲索國: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都參加了。這意味,中國一帶一路的銀彈攻勢以及在化解南海爭議所作出的努力已獲致一定的成果。這或許可以解釋何以日前美國總統川普急著邀請新加坡、泰國與菲律賓三國領導人訪問白宮的理由。而新、泰、菲三國的最高領導都不參加一帶一路,真實原因難究。

中國在東協方面的號召力相當可觀,幾個主要的南海聲索國: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都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AP)

有關新加坡方面,媒體臆測是新加坡選擇和西方同步,至於泰國,一說是,雙方洽談許久的合建高速鐵路方案至今尚未有明顯進展,一說是,中國的湄公河河道疏浚計劃涉及需爆破湄公河內暗礁,對環境造成永久破壞,遭到泰國民間的強力抗爭,總理出席這種場面,恐不適當。不過,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態度卻很明快,他堅定要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相反地,他對川普的邀訪說「行程太忙,也許不會出席白宮的邀訪」,卻反而說,「理應去訪問俄羅斯和以色列」。他曾經坦白預期,要從一帶一路倡議上得到一些東西以及更多用以發展菲律賓的援助款。他甚至拍習近平的馬屁說,他應川普的請求,於5月3日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內容是:「我們東協國家,甚至川普總統都一致認為,你能夠做些事情。事實上,最大的貢獻就是你的干預。」

看來,在川普與習近平之間,杜特蒂顯然暫時選擇了習近平。

他說,在川普執政下,菲律賓願意「給美國一切,除了軍事聯盟之外…軍事聯盟,我不喜歡,我們也玩不起。」 相對於東北亞的情勢,目前看來,川普顯然在東南亞暫處劣勢。事實上,中國過去一年來是下了不少的功夫與銀子。2015-2016這兩年東協和中國在南海議題上固然針鋒相對,但仔細去回顧,我們也將發現東協面對來自中國的經濟利益時的小心謹慎。

2016年9月7日在寮國舉辦的第29屆峰會的輪值主席聲明,便在沒有提及中國國名的狀況下,表達對於南海填海造島所引起的緊張的關切。不指名道姓是為了為了保住中國的面子。而動機為何?很簡單,自然是經濟利益了。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態度很明快,堅定要參加一帶一路峰會。在川普與習近平之間,杜特蒂顯然暫時選擇了習近平。(REUTERS)

今(2017)年4月26-29日在馬尼拉舉行的第30屆東協峰會。南海爭議原本是峰會主軸,但會後卻是發布了歷屆以來最溫和的聲明,其中,刪除了「填海造島」及「軍事化」等可能會激怒中國的敏感文字。媒體評價,中國成為這屆東協峰會的贏家。看來,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與中國一帶一路所釋放的貸款、基礎建設項目的利益大有干係。

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東協有個模式,即經濟上向中國傾斜,但安全上卻倒向美國。但自川習會後,美中出現和諧共處現象後,東協對轉向中國變得更加有信心。這一次第30屆東協峰會《主席聲明》中稱,東協領導人對RCEP談判已取得的進展表示歡迎,同時對最近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進程受阻表示憂慮,認為亟須達成一個高效並惠及各方的RCEP協議。話中有話;有貶美揚中之嫌。

以此看來,除非川普能提出積極的東南亞政策,否則短時間內,東南亞應會繼續向中國傾斜。固然川普自當選總統後,不斷對杜特蒂釋放善意,甚至讚賞他掃毒成果,而無視於其導致數以千計傷亡的人權壞紀錄。然而,最終杜特蒂竟不選擇讚美,而選擇金錢,其務實性格應可以媲美川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川普預計11月訪問菲律賓參加東亞峰會與「美國-東協」峰會,同時也會前往越南參加亞太經合會的峰會。如果川普確實覺得東協對美國的利益重大,那麼,此前這段時間應該是他努力強化與東協國家的機會之窗。東協國家一向都在美中兩強之間擺盪,求取平衡,並左右逢源,但不可否認,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川普批評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又批評日韓在安全上搭便車,著實令很多東南亞國家感到戒慎、痛苦與迷惘,因而中國稍加招手,就自然往中國的懷抱裡倒,歐巴馬辛苦經營的再平衡成果,一夕付諸東流。4月20日,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印尼總統佐科威會面時提到強化與印尼的戰略夥伴關係、擴展商貿關係的期待,以及川普計畫參與今年底的亞太經合會(APEC),都顯示川普已有警覺,只是其結果將如何,且拭目以待。

美國副總統彭斯(左)與印尼總統佐科威(右)會面時提到強化與印尼的戰略夥伴關係、擴展商貿關係的期待,以及川普計畫參與今年底的亞太經合會,都顯示川普已有警覺。(EPA)

「經濟」講實利,美國務須拿出籌碼;而「安全」重穩定與可預期,美國必須拿出誠意與信用。於此,川普可謂任重道遠,他要抓回東協的心,恐必須做到幾點:

1、沉穩而大器,摒棄喜歡秀肌肉以及生意人般自利導向的安全觀。

2、視其盟友為夥伴而非侍從。

3、不宜為了解決美中的貿易而犧牲區域的安全盤算。

4、外交作為必須屏除「一人秀」的習慣。簡言之,川普需要的是戰略而非戰術。

無論如何,對照於東南亞國家兩面押寶、見風轉舵的平衡作為,台灣固無緣玩兩面手法,但在民主與安全所表現的忠實特質卻是美國維繫亞太霸業難能可貴的助力。這一點,台灣也不妨主動與坦率地向美國友人表白,而不需像阿信那般,再多的委屈都默默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