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超A評論》總統大選及勒龐現象:台灣需要的法國學

攤開第二輪投票競選宣傳法定時間,即5月7號零點整–截止前各項法國本土民調,勒龐皆大幅落後馬克宏。換句話說,除非勒龐囊括不表態、想棄權、投廢票等所有的浮動民意才能勝出。詭異的是法國當地各樣報章、電視、網路等媒體,甚至擅長分析選民心理、投票行為的專家們都不敢斷言,深怕失準。

楊豐銘/法國高等社科院社會學博士 

法國總統選舉結果跟台灣民眾有直接關係嗎?有!從窮學生變上班族,旅居巴黎超過二十載,辛苦獲取法國籍的台灣好友阿翎自從極右派候選人勒龐MarineLe Pen晉級第二輪投票之後忐忑不安,拼命在臉書上呼籲大家千萬要去投無黨派候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更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 我跟我家老公說,要是那麼不幸,麵包姊 (編按:Le Pen的發音相仿法語的麵包le pain) 選上,你還可以跟我到台灣,來申請台灣國籍!乍聽之下彷彿選後將有一波台僑返鄉潮,或者一批法國移民潮 .….. 阿翎如同筆者及許多愛好法國的人一樣,不敢相信法國會有主張封鎖國界、驅逐移民、脫離歐洲聯盟,與自由、平等、博愛等傳統法國形象根本背道而馳的領導人。然而馬克宏完全相反,台灣媒體尤其喜歡八卦他不受羈束勇敢追求齡差甚大妻子的過往,他崇尚全球貿易、強調國際交流,符合自由法國的想像。這兩位候選人的特徵與政見清楚分明,在世人眼中非常好選擇,怎麼馬克宏還告急、勒龐能翻盤?

辛苦獲取法國籍的台灣好友阿翎自從極右派候選人勒龐晉級第二輪投票之後忐忑不安,拼命在臉書上呼籲大家千萬要去投無黨派候選人馬克宏。

攤開第二輪投票競選宣傳法定時間–即5月7號零點整–截止前各項法國本土民調,勒龐皆大幅落後馬克宏1。換句話說,除非勒龐囊括不表態、想棄權、投廢票等所有的浮動民意才能勝出2。詭異的是法國當地各樣報章、電視、網路等媒體,甚至擅長分析選民心理、投票行為的專家們都不敢斷言,深怕失準(像是任職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法國學者Didier Fassin在投票前一個月投書〈知曉希拉蕊克林頓未來任內作為才是美國真問題〉3,嚴重忽略川普現象後勁)。法國社會如此戒慎恐懼,除了川普爆冷門的前車之鑒,我認為另有原因。2002年勒龐的老爸Jean-Marie Le Pen (1928- ) 晉級總統選舉第二輪時,人人喊打,對手更拒絕與他公開辯論;為何15年後勒龐的晉級被視為常態,政治領袖與社會賢達動員反勒龐往往意見分歧、有氣無力?

在法國以外看到以勒龐家族為首的國家陣線黨(Front national) 近期快速崛起的人會很驚訝,以為法國人瘋了。其實勒龐老爸從1988年開始投入每屆的總統選舉,1988年、1995年、2002年、2007年這期間已經在全法國累積一些鐵票。2002年是巔峰,創紀錄拿到五百五十二萬張,近17, 79%的選票;靠著當年高達28,4%的棄投率,幸運晉級第二輪。他打破以往左、右兩派對決的僵局,讓左派候選人喬斯班 Lionel Jospin (1937-)、當時的總理氣到淡出政壇,不過也讓在任的總統、右派候選人席哈克Jacques Chirac (1932-) 漁翁得利順利連任。

勒龐2011年接手黨魁後一改其父以往偏激的形象,譬如批評猶太人、緬懷法屬阿爾及利亞、肯定二戰時與德軍合作的維琪政府,每每以人民一詞作為演講開場白,專門進攻左、右兩派無心經營的鄉村地區,把國家陣線黨化妝成一個代底層的法國。2014年歐洲聯盟議會選舉還有2015年法國地方議會第一輪選舉,勒龐陣營都領先。國家陣線黨的新形象奏效,不再是個妖魔。比利時導演貝勒沃Lucas Belvaux 在今年2月的新作《我們家》(Chez nous),劇中以國家陣線黨為雛形,呈現勒龐陣營如何在小城鎮尋覓人見人愛的政治素人替他們背書、造勢、參選的策略,引起極大的迴響。

比利時導演貝勒沃Lucas Belvaux 在今年2月的新作《我們家》(Chez nous),劇中以國家陣線黨為雛形,呈現勒龐陣營如何在小城鎮尋覓人見人愛的政治素人替他們背書、造勢、參選的策略,引起極大的迴響。

法國人已經習慣勒龐的出現,她在第一輪擄獲21,4%民意,七百六十四萬張票遠遠超過其父的紀錄,在十八歲到二十四歲的年輕選民20%支持度更勝馬克宏(18%)。金融風暴以來,選民對於金融菁英統治的反感不亞於激進愛國主義,因此出現 尼尼族 (ni-ni) 選民。這個詞來自法語雙重否定的構句,意指不要勒龐也不要馬克宏、無立場的小老百姓。法國超過一半的勞動人口是拿基本工資,生育、失業 租屋等社會補助對一般民眾格外重要。馬克宏主張一視同仁減短補助的時間和數目,勒龐卻提倡根據實際收入進階提高補助,光憑這一點小老百姓就無法討厭勒龐。

《勒龐現象社會學》(Sociologie du phénomène Le Pen) 書中一段勒龐選民的話很耐人尋味:有人說投給勒龐就是想嚇人或找碴。才不是呢,我找碴的對象不是別人,是我的哥哥。勒龐家族分別在 2002年和2017 年晉級總統大選第二輪,如果十五年前投給他們的人是搗亂鬧情緒,十五年後投給他們的人不乏堅定的理由?!以往談論勒龐可能被當作極右派的紛絲、種族歧視的象徵,這項 法國學(French Studies) 見不得人。再過幾小時大選結果將揭曉,當選的話,攸關她的一切當然成為顯學;如果落選,五年後還會捲土重來,台灣民眾和媒體無法忽略勒龐現象的存在。

參考資料:

1‧ https://www.enef.fr/données-et- résultats/

2‧ http://www.lepoint.fr/politique/presidentielle-l- abstention-reste- une-cle- du-second- tour-03- 05-2017-2124471_20.php

3‧ http://www.lemonde.fr/idees/article/2016/10/11/aux-etats- unis-la- vraie-question- est-de- savoir-ce-qu-hillary- clinton-fera- de-sa- presidence_5011478_3232.html

A舍(A-sia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