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民俗亂彈》送肉粽最恐怖的是流言蜚語:深入理解才能不再恐懼

近日在新聞上可以看到某地夜校因地方「送肉粽」儀式提早放學,也提醒觀眾在這段其間最好不要出門以免沖煞。但是「送肉粽」體現了民間信仰對地方與亡者的慈悲,當我們了解儀式背後的意義,這便不會是令人畏懼的迷信,而是對自身文化更為深刻的理解。

杜尚澤

人們面對死者總是抱持著敬畏的心態,尤其非自然死亡案例,世界各地區皆有特殊的祭祀科儀。台灣人面對非自然死亡案件,最廣為流傳的淨化儀式,就屬「送肉粽」了,長期以來的媒體創作與恐怖傳說,讓許多人聽到「送肉粽」這三個字,立刻就聯想到彰化鹿港,且要生人迴避。其實,送肉粽只是一般的俗稱,他有個專有名詞叫做「送吊煞」,且非專屬鹿港所有。

什麼是送肉粽?可以去排隊領取嗎?

送肉粽其實就是送吊煞儀式,由於上吊者有繩索綁住身體某些部位,民間社會顧念對往生者的敬畏,不強調「吊死」,便以綁粽子的形意情境,稱為「送肉粽」。送肉粽不僅止於鹿港,筆者目前看過與收集到的案例中,高雄、屏東、雲林、彰化等都有辦過送吊煞,故可推測這並非鹿港或中部海線地區獨有,只是每個地區經傳承演變後都不盡相同,有的儀式完整流傳下來,也有消失成為口述記憶。

俗諺提到:「一府、二鹿、三艋舺」述說台灣開港時,這三處的繁榮現象。鹿港的歷史人文背景非常悠久,又因為地理環境及政策的關係,後期受到外界的衝擊轉變也比較慢,一些傳統文化及儀式可說得保留非常完整,再加上媒體大肆渲染,才弄得鬼影幢幢。

其實,送煞這種儀式在台灣非常普遍,無論暗訪、送火德、祭路煞,常見的廟宇落成入火安座,或者新屋入厝等,其實都屬於送煞的環節,甚至傳統的祭改儀式,也有這樣的行為。

常有人問為何要名為送煞,不稱做趕煞?主因是無論道士法師或神明,都不樂見以強硬的方式去驅趕。古有先禮後兵之說,以禮節供品金紙相待,再用武力等強硬的手段解送,這種過程雖然有驅趕的意味,卻也得顧慮情面,強調是請神靈協助「押送離開」。

送吊煞,送的是厲鬼嗎?

送吊煞送的並不是魂魄,其實不應該以「送吊死鬼」來稱呼。如果是當事人,想必也不希望自己家人被解送,或是被指為「吊死鬼」。法師、道士的送吊煞,是死者生前怨氣及死亡過程中那段痛苦的意識,因為這些不堪的記憶,會在亡者離世的一瞬間,交織在一起,累積為「煞氣」。亡者其生前所用的物品,及所有相關吊物、繩索,皆可能染上煞氣,故必須進行送吊煞儀式,將其物品及滯留不離的煞氣押送區離出境。民間信仰認為,這種煞氣若處理不妥善,極有可能會漸漸影響到下一個人。

至於亡者靈魂,以筆者2016年10月21在彰化鹿港、2017年4月3日在彰化員林參與相關儀式的記錄來看,員林不僅有做功德及打城儀式,在送煞儀式結束後,師父還會把魂魄帶回去誦經超渡,之後放水燈引渡。鹿港則是在喪事其間也有辦法會渡誦亡者,所以靈魂的部分在喪事其間就已妥善處理完畢。

送吊煞有何儀式及物品?

通常會接這種法事的道士或法師,都是功力深厚者,否則不敢隨意處理這類儀式。有些會搭配宮廟,像鹿港地方角頭廟宇、神明也都會出來協助處理送肉粽,負責把守路口等等,但有些地區則不搭配宮廟,由道士或法師直接處理。

各門各派的儀式,處理過程也都不盡相同,道士法師們都有自己的路數。我也有耳聞半小時內就草草結束,並收取高額處理費用的案例,成敗其實都是處理者得自己負擔。畢竟是吊煞,煞氣重,不是隨意祭祀,心誠則靈就結束。

所有地區的送吊煞程序,有兩部分是共同的:其一是開壇作法祭煞,其二則是送煞出境。開壇祭煞的法器,共有項目常見如:令旗(有五方旗、五令旗二種)、法索、符令、白公雞鴨、七星劍、三清鈴、五雷號令、鎮壇木(用來拍擊桌面,威嚇惡鬼邪魔)、龍角吹(牛角製,藉其音響,以召集神靈、祛除妖氛之用)、草蓆(俗稱草龍,代表天羅地網,在其兩端綁上冥紙,用火點燃後揮舞,並拍打各方以嚇阻鬼煞)、掃帚(俗稱天地掃,意謂掃除不淨之物)、鑼鼓鈸、鹽米等等,最後送煞出境的地點都會靠近出海口或大排水溝,目的是為了讓煞不斷飄流、無法回來,同時也希望藉由海上航行的王船來鎮壓煞氣。

送吊煞可以起鬨、跟風與強調噱頭嗎?

從經濟層面來看,送吊煞整場法會儀式大都是幾萬至十幾萬的費用,開銷大都由主家負責,或許你會感到疑問,為何需要那麼昂貴?就當做善事、免費服務呀?其實,諸如除煞此類的儀式,道士法師們也不敢隨便接洽,因為處理不好會傷害自己,對主家也不好,任一行業皆有其專業及風險性存在,給予一定的處理費用是合情合理。

主家通常也不會想要跟風辦理,畢竟是一筆大開銷,沒人喜歡讓自家不幸喪事被擴大認識或報導,但因為鄉鄰人都會希望主家辦法會,免得煞氣鬱積在地方上,縱使主家真的沒錢,附近鄰居有時也會捐獻協助,法師和道士也都會心意到即可,大家還是希望遵循傳統,他們才比較心安。

因此,晚近時不時透過網路平台起鬨,或是大肆報導引人注目,其實對主家與當地住戶而言,都是一種傷害。

心靈安定不只在個人

近年記錄送吊煞的儀式時,無論跟喪家口訪,還是儀式的觀察,都如同跟自己的生命做了一次深度對話。送吊煞真如此可怕嗎?以無形的層面來講,真是不適宜記錄觀看,去看完之後沒事,並不代表以後不會出事,因為這負面的氣,是日積月累的,等到哪天運勢較低,就會一次爆發。但以人文社會的心態來思考,辦理此種儀式不也綏靖地方,同時給予社會大眾心靈安定嗎?

工商社會中,此類儀式辦理一些民眾會覺得受到騷擾,畢竟是在半夜放鞭炮製造噪音,或工作較晚不小心撞見怕有沖犯。事實上道士法師們,在路途中,也都保護得很周全,在每個人信仰心靈裡,無論耶穌聖母媽祖王爺,也肯定會護持各位,實在不需要過度恐懼,或刻意危言聳聽。每一件事物運作,本來就無法取悅任何人,如何在傳統與現代中達到一個平衡,並不是單方面的施壓、強迫改變,而是要能瞭解彼此的運作,並從中協調,使其相互圓滿。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民俗亂彈 送肉粽最恐怖的是流言蜚語:深入理解才能不再恐懼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