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以酩狀》Bitter Sweet:《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愛情本身就存在於苦甜之間

愛情向來又苦又甜,這樣的滋味也同樣成為調酒裡最耐人尋味的癮頭。

縮梭

《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用相當詼諧又辛辣的手法來描寫都會男女中的情愛,以女人的觀點出發去剖析男人在感情裡的獸性。幾個錯雜的男女關係交疊出你愛我、他不愛我、她又愛你,而我最後卻愛著他;世界上有多少男男女女就能配對出多少種花花綠綠的糾葛。在感情告吹的當下我們把情況整理歸納,想讓自己避免重蹈覆轍,遇上另一個人的時候卻又自零開始,毫無參考價值。

《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以多對錯綜關係描寫愛情的殘酷。(圖:New Line Cinema)

珍妮佛安妮斯頓飾演的貝絲,跟交往七年卻打死不肯結婚的男友提出不結婚就分手要求;而貝絲的同事好友珍妮,正和大學開始就是情侶的老公籌劃新居。婚姻究竟代表著什麼?不僅是一 張49美元的證紙,更是兩個人堅貞的承諾;雖然愛情本身不需要證明,它更需要的是努力經營。

珍妮的老公向來效忠於她,卻在超市巧遇正妹後動搖自己的信念;他愛著老婆像是一種習慣,沒有激情應該說是擁有太多理性;於是在慾望終於迸發的時候,他成為一個傷害著兩個女人也自戕的野獸。貝絲的男友雖然被迫分手卻還是在她最需要的時機裡出現,用幾近完美的形象證明他不必倚靠著婚姻也能成為她最溫柔的臂膀。

愛情向來又苦又甜,這樣的滋味也同樣成為調酒裡最耐人尋味的癮頭。

1937年由威廉.塔林 (William J Tarling)在倫敦整理出版的《Café Royal Cocktail Book》,當中記載一款標註由傑克.桑德斯(Jack Sanuders)創造的「苦甜摻半(Bitter Sweet)」。使用1盎司辛口琴酒 (Dry Gin)、半盎司杏桃利口酒(Apricot Liqueur)、各四分之一盎司櫻桃利口酒(Cherry Liqueur)與柳橙汁,搖盪均勻後濾冰倒入雞尾酒杯;可視情況與喜好另外添加少量檸檬汁。入喉的果香甜味,結尾是絲毫苦韻;當然,這樣的苦甜等級還不算是真正讓人感覺「人生好難」的程度。

Bitter Sweet Cocktail。(圖:Ristorante Frescobaldi London)

位於紐約東村,擁有數百種不同苦精與苦味酒的「Amory Amargo」酒吧,其飲品經理索洛.蒂格(Sother Teague)曾經於2016年接受「Tales of Cocktail」網站訪問,發表他關於苦味酒的12項見解。並不是所有的調酒都是愈冰愈好喝,並舉出冰凍玫瑰聞不出香氣的例子,在過低的溫度,許多風味都容易被隱藏起來或無法感知,以致於不受歡迎的苦味反倒被突顯出來。

位於紐約的「Amory Amargo」酒吧。(圖: amoryamargony.com)

另外蒂格也提及,根據《醉人植物博覽會(The Drunken Botanist)》一書解釋,朝鮮薊能夠暫時降低我們對甜度的感受,因而會選擇使用朝鮮薊苦味酒(Cynar)來搭配較甜的其它酒款調製。例如他們店內的自創調酒「CIA」,即是使用朝鮮薊苦味酒、蘋果傑克酒(Applejack )、甜苦艾酒(Sweet Vermouth,此處使用Punte Mes品項)與蘋果苦精(Apple Bitter)組合。 比「苦甜摻半」調酒更為苦甜且知名的經典調酒,像是使用琴酒與甜苦艾酒、少許菲奈特苦酒 (Fernet)的「你都偷偷來(Hanky Panky)」,琴酒、甜苦艾酒、金巴利酒(Campari)組合成的「內格羅尼(Negroni)」。

常見的苦味酒,也不僅止於上述提到的酒款,還有來自匈 牙利著名藥酒烏尼古(Unicum)、德國野格藥草酒(Jägermeister)、義大利蒙特內哥羅苦酒(Amaro Montenegro)等。這些又苦又甜的滋味,總讓人反覆眷戀。

Hanky Panky與Fernet。(圖:Imbibe Magazine)

我們都能在電影裡的男女主角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拋棄或者被拋棄,背叛或者被背叛;即便如此,劇中的人都不是刻意要去傷害對方,只是因為不夠愛,所以才會悖離自己的初衷。

你喜歡她嗎?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的話,要不要來杯「Bitter Sweet」?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本文相關: 無以酩狀 苦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