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緬梔子新娘》我想為自己爭一口氣

從18年前一個懷著美夢遠渡重洋找尋幸福的少女,到今日的越籍單親媽媽,阿娥用自己的人生證明,不管生活給予自己多大的考驗,也能憑一己之力,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葉邦彥

鼎山街尾端銜接高雄市的主要幹道,商家並列街道的兩旁,往後一點則有許多大樓林立。相對於車水馬龍的主要幹道,鼎山街如同大河的分支,平時沒有大量的車流,但是每到用餐時間,附近居民以及從主要幹道轉入鼎山街用餐的人們,總是讓這條小街道顯得生氣蓬勃。

新越河粉坐落於鼎山街上,雖然有著一塊大紅色的招牌,但是若不仔細看,店門口的車台與一般的麵店無異。走進店內,用流利台語招呼客人、與客人話家常的老闆娘,讓人一時間還難以分辨究竟是台灣人還是越南人。直到聽見老闆娘的夾雜越南口音的台語,這才確認老闆娘來自越南。

阿娥開始為晚上的供餐做準備。(圖:作者提供)

從越南到台灣,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阿娥,出生於柬埔寨與越南的邊界,當地居民主要由柬埔寨人、越南人以及客家人組成,許多當地人都擁有複數血統。父親是柬埔寨人,母親是越南人,奶奶則是來自中國的客家人,這讓阿娥一出生就同時擁有三種不同血統,三種不同語言的交互使用就成為阿娥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只是,當地生活困苦,阿娥約10歲時,父母親就舉家遷至越南的薄遼省與身分為地主的爺爺同住。對讀書沒興趣的阿娥就與父母一同在爺爺的土地上務農。

儘管不乏追求者,但是阿娥選擇將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希望能多賺一點錢,除此之外,從事農務的莊稼漢總是渾身泥土與汗水,對於荳蔻年華的阿娥實在不具吸引力。直到22歲那年,在朋友的介紹下,阿娥認識了一位與朋友一同到越南觀光的台灣男性。一方面,這位台灣男性外表乾乾淨淨的,還有個穩定的業務工作,第一眼印象覺得這個男人應該不錯,另一方面,阿娥身邊幾位親友與台灣男性結婚後,在台灣日子過得還不錯,這讓阿娥對台灣心生嚮往,也希望能在台灣多賺點錢,過更好的生活。於是,阿娥決定與這台灣男性結婚。這是阿娥人生中第一次談感情、第一次與男人交往,在極短的時間內決定步入婚姻,並且滿懷希望前往台灣築夢。

好夢由來最易醒

來到台灣的阿娥,與先生及公婆同住。婚後,阿娥這才發現丈夫和一開始自己所認識的模樣完全不同。不但從沒有擔負起丈夫的責任,賺的錢只供自己花用,還經常在外頭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有時甚至還會動手;不然就是好幾天不回家,在外面與女朋友同居。

阿娥從沒想過那個當初看起來乾乾淨淨,可以託付終生的男人,竟然如此不堪。儘管公婆對先生的言行偶爾會出言勸阻,但僅止於此,久而久之也就視而不見。夫家人對阿娥更從未表示過一絲關心。築夢之旅在短短時間內遭逢巨變,所有期盼都落空。

或許是運氣好,自小生長在三聲帶的家庭,再加上夫家使用台語,儘管阿娥的客家話並不流利,語言並不構成融入台灣社會的阻礙,阿娥在朋友的介紹下很快找到一份在茄萣漁港賣漁獲的工作。每天早上4點多起床,搭著朋友的車到茄萣漁港賣漁獲,這一賣就是18年。穩定的工作、穩定的經濟收入,總算在婚姻生活不順遂的困境中支撐起不安的心。

為了孩子,再苦也要忍

婚後五年,阿娥生下一個女孩。只是這個新生命的到來沒有改善夫婦關係,重男輕女的公婆更沒有因為孫女的到來而給予任何協助。隔年,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女兒的阿娥懷上男孩,心力交瘁之餘,差點動了放棄孩子的念頭。不過,當公婆得知阿娥懷上的是兒子時,主動表示願意照顧,並且負擔這個孩子的所有生活開銷。同樣是骨肉,公婆投注的眼光與關注卻是天差地遠,這更讓阿娥堅信,在這個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新的家庭成員到來並沒有改變先生,他還是依然故我,依舊早出晚歸、依舊喝得醉醺醺、依舊在酒後動手打人、依舊在外頭結交女友。多年來,阿娥為這段感情與生活的痛苦不知流下多少淚水。一再的家暴下,阿娥終於決定不再忍讓。一次酒後毆打,讓阿娥拿起電話報案,在警政機關的協助下,阿娥很快地就獲判離婚。

來台7年多,經歷風風雨雨,從滿心期待到不抱希望,對於離婚的判決,既無喜悅也無哀傷,但總是做了了結。

離婚後,為了照顧孩子,也為了讓自己暫時能有棲身之地,在前夫遷出後,阿娥仍選擇留在夫家,與公婆、孩子一同生活。日子一如往常,依舊晨起到漁港做生意、中午回家做飯、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差別只在於不會再遭受丈夫酒後毆打。公婆除了照料自己的「金孫」外,從未給阿娥任何協助,一切只能靠自己。

「在這個家裡,如果我連收入都沒有,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了!」

阿娥平時忙於工作,能夠陪伴孩子的時間很少,因此盡可能地在空閒時間與孩子相處。但隨著兩個孩子年紀的增長,阿娥心中的擔憂卻與日俱增,特別是由公婆照顧的老二。公婆對這個長孫非常溺愛,習慣用物質寵溺孩子,過度保護下,連基本生活能力與學習發展都出現問題,孩子非名牌不穿、不用,到了小學四年級還會在半夜尿床。儘管阿娥積極介入教養,卻是困難重重,這使得身為母親的阿娥心中滿是憂慮與懊悔,擔憂兒子的未來,也自責自己忙於工作疏於照顧好孩子。

不求榮華富貴,只想腰桿挺直的站著

歷經前段婚姻的苦難與折磨,為了自己以及孩子,阿娥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賺錢上面,不再輕談感情。儘管身邊不乏追求者,朋友也積極介紹對象,但阿娥總是無動於衷。直到五年前,緣份使然,阿娥遇到一名台灣男性,被對方積極的追求與共同努力的誠意打動。

剛結束中午繁忙的時段,阿娥的笑容中略帶疲倦。(圖:作者提供)

日子一天天過去,孩子也漸漸長大,生活開銷越來越吃重,加上阿娥不希望一輩子都寄人籬下,於是在五年前,除了原本賣漁獲的工作之外,再用這幾年辛苦工作的積蓄開了間越南餐廳。五年來,阿娥每天早上到漁港賣漁獲,中午回市區經營餐廳直到晚上,多年努力下,餐廳也算經營的有聲有色,用餐時間食客總是絡繹不絕。

位於鼎山街尾端的新越河粉。(圖:作者提供)

回顧來台灣這18年,生活經歷各種大大小小的起伏,雖然有點遲,但當年來台的夢想看起來或多或少實現了,只是如今,夢想已不再重要,緣份若是長久,與男友的感情就能延續,餐廳生意好不好、賺多賺少也不重要,只要能足夠一家溫飽、讓孩子能受教育那就夠了。

從18年前一個懷著美夢遠渡重洋找尋幸福的少女,到今日的越籍單親媽媽,阿娥用自己的人生證明,不管生活給予自己多大的考驗,也能憑一己之力,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緬梔子新娘 新住民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