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飄零與人權》照顧正義在哪裡?移工照顧的血汗囚牢

台灣自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開放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以來,家庭看護工的人數便不斷攀升。在這十多年的長照政策當中,卻一直採行政府長照服務與「家庭個別聘僱」雙軌制的運作,政府始終將個別聘僱的家庭、外籍看護工支撐台灣長照需求的身影,視為無物。

TIWA

移工照顧的血汗囚牢

就在今年三八婦女節的隔日,3月9日爆出受雇於台北市王家兄弟的印尼籍看護工莉莉,遭受雇主虐待,工作一個月後爆瘦十二公斤的新聞。在去年4月王姓兄弟聘僱看護工莉莉來照顧行動不便的母親,卻因不滿莉莉的照顧,多次毆打她,甚至對她做出猥褻、性騷擾的行為;此外,王姓雇主也未給付看護足額的薪資。去年6月,看護因忍受不了雇主的虐待,從王家4樓住處的陽台逃離,墜落至1樓遮陽棚,向路人求救、報警,才曝光這則新聞。事發之後,雇主向媒體喊冤,稱檢察官僅聽信看護工的說詞,卻不相信她們,並拿出相關文件試圖證明自己的清白。目前雇主一家三口,已遭士林地檢署依違反《人口販運防制法》、傷害、強制猥褻、偽造文書等罪嫌起訴。

就在今年三八婦女節的隔日,3月9日爆出受雇於台北市王家兄弟的印尼籍看護工莉莉,遭受雇主虐待,工作一個月後爆瘦十二公斤的新聞。

像印尼籍看護工莉莉這樣受到虐待、騷擾、被雇主積欠薪資的事件,並不是少數個案,而是許多家庭看護工的共同經驗。在2015年衛生福利部的統計中,當年有122名移工通報遭受性侵,其中便有90人是家庭看護工。而遭受虐待、被積欠薪資的看護工,雖無官方統計數據,但根據本會長期服務移工的經驗,眾多前來求助的家庭看護工,或是遭受到雇主欠薪,或是受到肢體、心理上的辱罵與虐待,在迫不得已、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前來向本會求助。

缺乏照顧正義的台灣長照政策

台灣自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開放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以來,家庭看護工的人數便不斷攀升。隨著社會人口結構改變、高齡化、長照需求的增加,截至2016年12月,家庭看護工人數已達近23萬人。早在2007年時,政府便開辦長期照顧十年計畫,號稱要建置長期照顧服務網絡,讓長者在年老後能得到照顧服務;並於2015年5月時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2016年蔡英文總統宣布要實行長期照顧十年計劃2.0,讓長照服務更加完善。

但在這十多年以來的長照政策當中,卻一直採行政府長照服務與「家庭個別聘僱」雙軌制的運作,政府始終將個別聘僱的家庭、外籍看護工支撐台灣長照需求的身影,視為無物。我們要嚴厲地指出,由於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不足,在長照政府責任中大幅退位,迫使無法得到公共長照服務的雇主家庭,轉向至市場尋求解決辦法,將沉重的照顧責任退回家庭、外包給外籍看護工承擔。

此外,政府規範除了在聘僱外籍看護工的「空窗期」能使長照服務之外,已聘僱外籍看護工的家庭「並無法使用政府提供的長照」。如此「排除聘雇外籍看護工的家庭」的長照計畫不僅強化長照市場化,迫使高照顧需求的家庭自行負擔照顧費用,更加強鞏固家庭看護工的血汗囚牢。這無疑是將這些家庭推向市場化的競爭,陷入剝削外籍看護工的弱弱相殘的血汗照顧不正義深淵……

在2015年衛生福利部的統計中,當年有122名移工通報遭受性侵,其中便有90人是家庭看護工。(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在2016年中時,政務委員林萬億曾向媒體表示,體認到23萬外籍看護工扛起台灣長的照重擔,卻連《勞動基準法》、周休一日的基本保障都沒有,這樣的血汗長照應該改變,將來要推動喘息服務進入個別聘僱看護工的家庭之中,讓家庭看護工能適時休息,至少一周能有一日休假,喘息服務則作為補充家庭看護工休假時的照顧缺口。然而9個多月過去,喘息服務仍然「只限於」聘僱家庭看護工的「空窗期」能使用,等到家庭看護工進入家庭以後,雇主家庭便不能再使用喘息服務。自1992年以來,25年過去,至此,移工照顧的血汗囚牢,沒有得到任何鬆動。我們不禁要問,台灣的照顧正義,究竟在哪裡?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飄零與人權 長照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