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 京都護王神社:怪僧道鏡和朝廷官僚的對決

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關係,天皇的神格地位受到嚴厲的挑戰,於是當代人想起「護王神社」時,已經忘了「護王」的意義在於清麻呂對日本皇室保留「萬世一系」的貢獻,以及在尊王攘夷的時代被重新造神的特殊意義。

李拓梓

京都御所蛤御門出來,沿著烏丸通往南走大約三五分鐘,就會看到護王神社。這個神社門口偌大的「足腰守護神」字樣,很容易吸引容易閃到扭到、成天腰痠背痛的中年人注意。

護王神社門口偌大的「足腰守護神」字樣。(圖:作者提供)

「護王神社」的主祀神是奈良後期、平安初期的重臣和氣清麻呂(公元733-799),他的時代正是壟斷皇位百餘年的天武天皇系統當中,最後一位天皇-稱德天皇的時代。稱德天皇是一位女帝,也是史上唯一一位以「皇女」身份繼承皇位的天皇,而且她即位了兩次。第一次即位的時候叫做「孝謙天皇」,當時為了避免經常干政的外戚把皇位奪走,規定單身的女帝繼承後,不能結婚。孝謙天皇因此沒有結婚。不過沒有子嗣的她,將由誰來繼承皇位,就成為一個大問題。

當時朝中權力最大的,就是太政大臣藤原仲麻呂。藤原家是當時皇室的外戚,掌握非常大的權力,孝謙天皇的母親光明子皇后,就是藤原家人,算是仲麻呂的叔母,她非常照顧仲麻呂,對他言聽計從,所以這個體制也被稱作「光明子、仲麻呂體制」,讓孝謙天皇成為無用的花瓶。

仲麻呂的能力相當好,權力在手,也鎮壓過叛亂,對當時政局的安定有很多貢獻。不過他的權力越大,管得越多,連孝謙天皇信佛的事情也管,天皇心裡當然老大不高興,兩人於是有了芥蒂。

「護王神社」的主祀神是奈良後期、平安初期的重臣和氣清麻呂。(kitahashi,wikimedia.org)

孝謙天皇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她最信賴的和尚,叫做道鏡,在道鏡的鼓吹下,天皇在奈良平城京的西側,現在近鐵轉車大站「大和西大寺」這裡蓋了一座跟東大寺遙遙相對的西大寺。不過道鏡得勢,自然仲麻呂一派的官僚心裡不舒服。兩派相爭,仲麻呂更進一步,要孝謙天皇把王位讓給淳仁天皇。於是支持孝謙一邊,以和尚道鏡為首的大臣們,跟仲麻呂的關係也陷入冰點。仲麻呂遂決定採取他一慣的做法,以討伐政敵來鞏固權力。但這次仲麻呂踢到鐵板,先一步知道仲麻呂行動的孝謙天皇跟道鏡,順利擊敗了仲麻呂的部隊,殺死仲麻呂。

這一場亂事,讓仲麻呂擁立的淳仁天皇被廢,孝謙天皇再一次即位,改名稱德天皇。這下道鏡得勢,不但當了太政大臣,更進一步得到「法王」封號,在奈良這個信仰佛教的朝廷,權力這下完全掌握在道鏡手裡,舊官僚雖然想伺機反撲,但苦無機會。

可是道鏡並不以手握重權為滿足,他開始覬覦稱德天皇之後沒人可傳的皇位,於是透過遙遠九州太宰府的主祭之口,傳出宇佐八幡宮有神諭,要稱德讓位給道鏡。這個傳聞真的嚇到天皇,天皇於是派了另一位老官僚和氣清麻呂跑一趟九州,要他確認此事真偽。老官僚清麻呂對道鏡沒什麼好感,當然不會讓道鏡的計謀得逞。他脅迫威逼太宰府主祭,要他說出神諭說的不是外傳的那樣,而是「不可以讓天皇家族以外的人繼承皇位」。道鏡聽聞大怒,將清麻呂挑斷腳筋,再改名「別部穢麻呂」,流放到鹿兒島去。

和氣清麻呂與道鏡。(圖:網路)

據說道鏡不死心,還想殺了清麻呂,於是派出刺客,要在路途當中暗殺他。趁著清麻呂經過宇佐八幡宮,想進去還願參拜時,刺客突然現身,沒想到山裡卻突然冒出了三百隻野豬,將差點被殺死的清麻呂團團圍住,嚇得刺客拔腿就跑。更神奇的是,清麻呂明明是被挑斷腳筋的人,有野豬相助,卻突然變得健步如飛,躲過了一場刺殺。 清麻呂不如意的日子並沒有太久,因為稱德天皇很快就死了。稱德一死,官僚的報復立刻出現,他們擁立已經六十三歲的天智天皇孫子白璧王繼承,也就是後來的光仁天皇。同時,官僚也立即聯合起來,拔除道鏡的權位,將他貶到距離平城京有段距離的藥師寺擔任「別當」。和氣清麻呂也因為這場政權登奪戰,再一次回到權力中樞。不過光仁天皇並無志於政治,不久就將皇位傳給兒子桓武天皇。

桓武天皇是一位有政治野心的天皇,他深知要擴大自己的權力,首先就要擺脫奈良眾多僧侶錯綜複雜的壓力。於是他先遷都長岡京,又因為長岡京鬧鬼,而決定將首都移往過去被稱作山背地區的平安京,也就是現在的京都。已經變成老臣的和氣清麻呂,被委以重任,到山背國探勘平安京是否適合建都。因此平安京的設置規劃,和氣清麻呂可以說是居功厥偉。

不過,這種奈良時代的事情,會被重新記憶,當然跟近代以來的政治氛圍有關。

和氣清麻呂再一次受到官方重視,是在1851年,也就是「黑船」來襲的前兩年,世局正當鉅變、幕府權力日衰,孝明天皇頒布命令,追封讓皇室可以保留下來,並且對遷都有功的和氣清麻呂為「正一位護王大明神」,神社在京都郊區高雄山的神護寺。當時的薩摩藩主島津齊彬也跟風,考察了清麻呂曾經在霧島一帶活動的地點,並做了記錄。後來促成「大政奉還」的坂本龍馬因為推動「薩長同盟」被刺重傷,跟新婚妻子阿龍到鹿兒島休養兼蜜月旅行時,也曾經來到霧島的清麻呂故地一遊,顯見清麻呂對於尊王一派的政治意義。

稱德天皇是一位女帝,也是史上唯一一位以「皇女」身份繼承皇位的天皇。(圖:網路)

1866年,明治天皇更進一步,將護王神社從高雄神護寺,遷到今日的皇宮旁烏丸通現址,確立了今天的護王神社樣貌,後來清麻呂還當過日幣紙鈔上的人物。

當然,當清麻呂成為維繫皇室的正面人物,道鏡也會被以相對負面的形象呈現。因此江戶時期的民間,也流傳著道鏡是「巨根」的傳言,說他一坐下就「露出三條腿」,因此才會得到女帝稱德天皇的歡心。這麼說當然有性別歧視的意含在,不過江戶人講話羶色腥似乎是常態。但這個說法的背後,究竟是幕府要詆毀皇室昏庸?還是支持尊王攘夷的人要詆毀道鏡,來突顯任何阻斷皇室「萬世一系」的野心都不會實現?就不得而知。

不過,無論結果是什麼,倒楣的稱德天皇,注定都得背上淫亂昏庸的污名。當然,已經神格化的清麻呂,各種神話也被搬上檯面,有了保護神「狛豬」(狛いのしし)以及被挑斷腳筋卻可以復原的專屬神話。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關係,天皇的神格地位受到嚴厲的挑戰,於是當代人想起「護王神社」時,已經忘了「護王」的意義在於清麻呂對日本皇室保留「萬世一系」的貢獻,以及在尊王攘夷的時代被重新造神的特殊意義。

現在再看護王神社,大家也只會記得這裡有足腰守護的功能和可愛逗趣的「狛豬」,於是現在大家經過「護王神社」時,也就只記得要買一個「足腰御守」來保庇過勞的身體了。

護王神社中的靈豬手水舍。(By コンピュータが,wikimedia.org)

護王神社前的足腰御守。(圖: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