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瞭望之窗》極右派在荷蘭大選受挫,但實力仍不容小覷

荷蘭國會選舉結果出爐,有「荷蘭版川普」之稱的懷爾德斯所領導的自由黨並未如民調預測擊敗現任總理魯特執政的保守派自民黨,這個結果被視為是極端意識型態勢力與民粹主義的失敗。但就算這些極端右派的政黨一時之間無法在荷蘭、法國或德國獲得執政機會,這股民粹思維卻已影響許多中間政黨的相關政策主張或候選人的言行。選舉結果縱然是極右派的失敗,對主流派有所鼓舞,但絕不代表極右派力量的終結。

托克維爾

受到去年英國「脫歐」以及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旋風推波助瀾,高舉反移民、反難民、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甚至反歐盟大旗的歐洲極右派政黨勢力崛起,除了在個別國家的政治版圖開疆闢土,也進行國際串連以壯聲勢。 今年1月20日川普就職後隔一天,歐洲幾個極右派政黨在德國進行大會師,歡慶川普的勝利,它包括荷蘭的自由黨、法國的「民族陣線」、義大利「北方聯盟」、奧地利自由黨等。其中荷蘭、法國、德國將分別於今年進行大選,這些極右派政黨躍躍欲試、虎視眈眈。

第一場選舉的測試上週在荷蘭揭曉,選前根據多家民調預測,由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自由黨很有可能勝出,但結果卻未能如願擊敗由現任總理魯特(Mark Rutte)執政的保守派自民黨。魯特成功捍衛其第三任的總理職位,並將尋求成立聯合政府。

選前根據多家民調預測,由懷爾德斯領導的自由黨很有可能勝出,但結果卻未能如願擊敗由現任總理魯特執政的保守派自民黨。(AP)

多數分析家與國際傳媒將荷蘭國會選舉結果,視為上述這股歐洲極端右派陣營的挫敗,甚至期待緊接而來4月、5月法國可能的兩輪總統大選,以及9月德國國會選舉,極右派不僅無法攻城掠地,更可能被壓制化解。因此尋求延續第4任王朝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讚揚荷蘭選舉結果是「民主的好日子」,尤其是近八成的高投票率,帶來非常「親歐盟」的結果。至於目前在法國總統選舉民調領先的中間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表示「荷蘭選舉告訴我們,極右派突圍並非預料中的必然結果,進步主義派正凝聚動力。」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這場荷蘭大選可以被視為風向球嗎?極右派在荷蘭選舉的受挫,真的可以如此簡單地被詮釋為在歐洲各地皆式微了嗎?此一命題恐需要可嚴肅的檢視。

首先,荷蘭獨特的政黨政治有待深入剖析。荷蘭的政黨政治高度分裂,總席次150席的荷蘭國會就有28個政黨,過半需要76 席。而魯特所領導的中間偏右自民黨雖是最大黨,也不過囊括33席,聯合政府勢在必行。魯特可能尋求與分別拿下19席的保守派基民黨,以及中間偏左、支持歐盟的民主66政黨合作。這還不夠過半,因此另一個左傾、但也支持歐綠黨就是最後結盟的目標。如此的可能聯合政府較親歐盟,當然獲得包括德國在內的歐盟歡迎。

中間派的馬克宏(圖)目前在法國總統選舉民調領先。(AFP)

但不可忽視的是,有「荷蘭版川普」之稱的懷爾德斯所領導的自由黨擄獲20席,一舉躍升為第二大黨。懷爾德斯未來的發言分貝仍然很大,極右派的力量在荷蘭也不會銷聲匿跡,實力仍不容小覷。更何況魯特為了求勝,在競選期間在移民政策的立場也右移,甚至對移民提出若干批判的言論。此外,土耳其也變相替魯特助選,因為土耳其為了憲改公投,與荷蘭發生嚴重外交衝突,魯特則是堅守國家立場、強硬回應,廣獲肯定。

其次,荷蘭國會選舉只是第一部曲,真正決定歐洲極右派能否一舉占據重要政治版圖的選舉,是4月即將進行的法國第一輪總統大選,以及5月9日第二輪投票,這才是第二部曲。儘管馬克宏在多項民調預測裡,能夠在第二輪擊敗「民族陣線」的總統候選人勒朋(Marine Le Pen),但從英國「脫歐」到川普當選,再到這次荷蘭選舉,多數主流媒體與民調的預測頻頻失真,民調真的只能看看就好,不能當真,票要開出來才算數。

再加上極右派在荷蘭的失利,以及被解讀成是極端意識型態勢力與民粹主義的失敗,更可能激發法國極右派的同仇敵慨,對選情的影響可能必須重新評估。

法國極右派「民族陣線」的總統候選人勒朋。(AFP)

荷蘭與法國選舉結果更攸關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總理保衛戰,這才是最重要的第三部曲。梅克爾面對的選情更為詭譎複雜,除了以「德國另類黨」為首的極端右派陣營挑戰,中間偏左的社民黨(SPD)在前歐洲議會議長舒茲(Martin Schulz)的帶領下聲勢驚人。根據上個月的民調,舒茲竟然以50%比34%的差距領先梅克爾。就連社民黨的政黨支持度都小贏「基民聯盟」。

舒茲常年在歐洲議會,在德國政治較少包袱,又深具個人魅力,近來的發言更具煽動性,頗有川普的架勢。梅克爾在政治上面臨的是左右政治勢力的夾攻,在政策上最頭疼的就是兩年前「接納百萬敘利亞難民」的人道宣示,歷經過去一年來德國境內陸續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後,遭到民意強烈的反撲。 這股已經在歐洲遍地開花、在德國也根深蒂固的質疑移民、反對難民、甚至敵視穆斯林的情結,在極右派和川普的民粹與政策加持下,縱使短期內無法透過選舉嚴重威脅梅克爾,但已經讓許多歐洲國家政府緊縮移民政策和難民的接納政策。

亦言之,就算這些極端右派的政黨一時之間無法在荷蘭、法國或德國獲得執政機會,這股民粹思維已經影響許多中間政黨的相關政策主張或候選人的言行。選舉結果縱然是極右派的失敗,對主流派有所鼓舞,但絕不代表極右派力量的終結。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