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限時批》國安體制和國安法必須一條鞭!

杭東

最近法務部提「保防法」,立委又提「反滲透法」(管制「假新聞」)等等,立意甚善,但仍嫌疊床架屋,淨多「繁文褥節」,有「令出多門」之虞,爭議性亦較多,不如抓綱、精要,並博採先進民主國家國相關國安法規,揉融納入原有的「國家安全法」(較「籠統」),採一條鞭做法,以建立符合民主憲政監督機制、保障人權的國安體制,才能克竟事功!

由於台灣已非兩蔣的「反共」威權時期(有「人二」、警總等,卻無監督、制衡機制),而經政黨輪替三次民主化後,亦已不可能有單一政黨能永遠執政!但卻忘了身邊的大野狼,一直在虎視眈眈要「吃掉」台灣!初期還以為可以「虛與委蛇」,放棄「戡亂時期」,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台海兩岸進行對等互惠和平交流云云。詎料「和平」也者,全是「假相」,反使共諜無孔不入,帶來「蠶食鯨吞」效應。

中國共產黨近來更喊出要「武統」台灣!擺明就是要吃掉台灣,講什麼「反台獨」全是假的!所以台灣朝野不能再聽老共那套「和平統一」伎倆唬弄人民,否則共諜在台灣滿天飛,很快就會把台灣侵蝕殆盡,屆時,呼天搶地也沒有用!

立委陳明文、莊瑞雄、羅致政等,提出應速立《反滲透法》健全國家情報體系,並且國會要嚴格監督、保障人權。(記者黃耀徵攝)

根據媒體報導,國安單位曾估計,中共間諜在台約有5000人,且統計從2002年至今破獲的共諜案有60件,其中,馬政府2009年開放大三通前、八年間偵辦18件;開放後的近七年偵辦42件,為開放前2.3倍,而軍中比例較高。顯示「保防弱、警覺性低,缺乏憂患、危機意識」,然此只是冰山一角,例不勝舉。

像近日情治單位就逮捕去年剛取得政大碩士學位的29歲男子周泓旭,其在台關係網絡「多元」,除利用在台求學期間結識我政府官員、刺探情資,畢業後,更在今年二月以「投資經營管理」名義入台,成為台灣詠銘國際公司董事,而這間公司是全中資公司,也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又如國安單位日前追查在台共諜有驚人發現,曾任前副總統呂秀蓮隨扈的前國安局特勤中心警安組少校王鴻儒(46歲),退伍後到中國大陸經商時被中共吸收,返台後涉嫌發展組織,企圖慫恿昔日同袍、憲兵司令部中校情報官變節,意圖刺探憲兵司令部的國家情報機密事敗被捕。

餘如中共解放軍上尉鎮小江,11年前以香港居民身分,假借經商名義來台發展共諜組織,鎮某利用招待出國、送禮、送美金等各種方式,陸續吸收退役軍官洩漏軍事機密,層級最高是前陸軍馬防部少將指揮官許乃權,最高法院已依違反國安法判許判刑2年10月、鎮某判4年徒刑確定。而前空軍中校劉其儒(因案通緝中),官校飛行訓練指揮部前副指揮官葛季賢、空軍中校前副主任樓文卿,2009至2012年間鎮某招待2人赴國外旅遊,由中共情治人員出面設宴款待,吸收葛、樓為共諜,檢方日前已依違反國安法起訴葛、樓。此外,還曾發生賣鹽酥雞的台商被吸收當共諜、身涉科技機密的國立大學教授棄職投共,就連在台唸書的大學生都能發展組織,再透過中資公司來台從事諜報行為。在在令人憂心。

諸此事例,皆因台灣只有「概括性」的國安法,早已不堪規範應用,又無完善的國安組織系統及嚴正法規執行,致國安漏洞百出,不足以嚴密防範共諜,肇致影響國安。始由法務部起草「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內容共31條條文,可說體例詳備,且據大法官釋憲意旨,把類似「人二」單位納入體制,用法律保護人權。甚且將各級政府機關(構)、駐外機構、行政法人、營運關鍵基礎設施之公營事業應成立安全保防處(室),其人員由主管機關自法務部調查局遴派之。並由各機關首長指定專責人員負責保防工作,及指派副首長專責聯繫、監督及執行等等。

然則,類此草案亦無異屬於「本位」的格局,易忽視整體的國家安全體系的「大格局」與主從關係。像美國的國安屬於總體性的組織架構,係由總統、白宮國安顧問及軍方及文官、情治體制共組而成,由上而下,分工合作,總統則總其成負責;另由國會參眾兩院的相關委員會負責監督,司法情治配合偵辦及審判,還有媒體與網路監督,不致發生濫權問題等等。也就是說,國安的組織體系應是「全方位」,並應是上下、縱橫的「分工合作」,相互監督、制衡,相關法規的刑罰亦重(誣告、栽贓亦然),方不致有所謂「人二」的疑慮。

此外,執政黨的立委亦在研擬「反滲透法草案」,設法跨部會整合調查局、軍情局、政戰、警務等相關機關,明確規範符合國家需要、人權保障、國會監督、權責相副等條件的國安法案。同時,對於反制假新聞,亦將參考先進民主國家的做法約制等等。在在說明英全政府已然動起來,這是好的現象。

所謂「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目前不論立委或法務部,乃至行政院等,都啟動對國安的防範機制的重視,亦研擬相關的法令草案,這是好的開始。但國安茲事體大,不只是司法情治、國會的事,而是全民、國家安全的大事!必須群策群力,始克有濟!

是以,小英當局必須起國安大局的帶頭作用,才能建立「大格局」的國安體制系統和法規新貌,才能有「全方位」的創新國安作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