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限時批》川普的「移民禁令」言人人殊 造成了大亂鬥!  

川普的「移民禁令」,是以美國國家安全為本,但在表達上似顯得粗暴,亦缺乏人權的週延考量,致引發軒然大波。(路透)

辛文 

如果觀察川普的「移民禁令」說,是以美國國家安全為本,但在表達上似顯得粗暴,亦缺乏人權的週延考量,致引發軒然大波,還造成了美國行政、司法、媒體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復淪為總統和主流媒體的非理性對幹,洵為遺憾;致使民主政治和新聞自由的平衡(三權分立的制衡和媒體「第四權」監督),成了國際關注的話題和議題,頗值得省思。

其實,川普「移民禁令」指的是妨害國安的非法入境者;但未說清楚的是,即便是美國公民和合法移民,亦一樣都須嚴格審視。然則,他最先宣布的「禁穆令」的主要目的,在設法縮小「打擊面」,將有國安疑慮的7個穆斯林國家的人民禁止進入美國(主要是IS「伊斯蘭國」兇殘的恐怖作為,幾是無孔不入),結果講得太快,讓許多合法移民的穆斯林,好像都變成了「嫌疑犯」,引起軒然大波,鬧得沸沸揚揚;自讓美國民主多元的社會不能接受,並遭到聯邦法院否決大打官司,更使媒體不斷質疑,證據安在?!

然一波未了又起一波,川普及其團隊在未說清楚「移民禁令」前,主流媒體自是鍥而不捨的詰問,甚至扯上川普團隊在總統大選及當選、上任期間,與「潛在敵人」俄羅斯之間的「曖昧」(其白宮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因與俄羅斯大使等有通聯記錄下台)關係(指「通敵」),茲事體大,川普乃誤認媒體係借題發揮,有意刁難攻訐,猶情緒性批「媒體是美國人民的公敵」云云(自是笑話一則);肇致24日封殺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衛報》、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及所謂不友善的媒體,參與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簡報(川普亦不參加四月底舉行的「白宮特派員協會」WHCA餐會),此為前所未有的舉措,可說是川普政府與媒體之間形同大亂鬥!

而在此期間,川普又變本加厲,在21日發布了更加嚴厲的移民規定備忘錄,將針對非法移民進行大規模逮捕或遣返,此一新制將衝擊在美國的1100萬名非法移民,使問題益形複雜,讓許多人飽受困擾,像「將優先逮捕、遣返、參與詐欺或是提供任何不當資訊的正式文件」的外籍人士,即是易「入人於罪」。另在歐巴馬政府時代被列為「非優先驅逐」的無罪非法移民,可能將不再受到保護;有人權團體痛批,此舉根本是在「獵巫」,大規模驅逐將損害在美生根的家庭,也損害經濟。

白宮新聞秘書史派瑟(Sean Spicer)則澄清強調,新的規定將不會大規模遣返移民,而是「針對造成美國安全威脅、有犯罪紀錄者」。

不過,「禁穆令」在未獲法院同意施行前,仍是無效的。而據《美聯社》在26日取得的一份草案文件顯示,被川普列入旅遊禁令的國家中,很少有人是涉及發動攻擊或恐怖主義活動。在這份報告中也指出,有82人被恐怖份子啟發,而被認為試圖在美國發動攻擊,這群人之中有超過一半是在美國出生的美國公民,其他則來自巴基斯坦、索馬利亞、孟加拉、古巴、衣索比亞、伊拉克和烏茲別克等國,其中只有索馬利亞和伊拉克是被下禁令的國家。而這份報告的真實性,國土安全部女性發言人克利斯坦森(Gillian Christensen)雖未否認,但也表示這並非完整的最終報告。

一般來說,川普的「移民禁令」(是以妨害國安為主),並非沒有道理,像他24日在共和黨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致詞時,暗批法國、瑞典等歐洲國家因為非法移民而受恐怖主義威脅,甚至說他有個朋友吉姆(Jim)為此不再去巴黎云云。川普此言曾立即招來法國總統和巴黎市長反駁,網友也譏諷要尋找川普口中的「朋友吉姆」。但在此時,卻有一名40年執法經驗的瑞典警察跳出來坦言,瑞典確實擁有許多非法移民犯罪,還被上層下令隱匿,可說替川普扳回一城。

綜合外媒報導,現年61歲的斯普林加勒(Peter Springare)本月初在臉書爆料指出,他過去一星期內處理大量強暴犯,嫌疑犯大部分都有「穆罕默德、阿里」等伊斯蘭教名字,更指有一半的嫌犯不能確認國籍,因為他們沒有證件,但上級卻命令不准記錄疑犯的種族。

他還說到,跟移民有關的犯罪多是槍擊、強姦、搶劫、謀殺等殘忍罪行,但瑞典政客們為了「政治正確」卻選擇無視問題,甚至還故意隱瞞真相。斯普林加勒的言論遭到司法部門指控,認為涉嫌散播種族仇恨,檢調部門更立案調查,但數天後便停止調查。斯普林加勒表示,他已經不在乎政治上是否正確,加上自己即將退休,並不害怕遭到懲處,他只希望川普能打開世人的眼睛,讓大家看到事實的真相。

足見在真相未明前,容易產生誤解,徒增非理性的口舌之爭,意義不大。但美國畢竟仍是老牌的民主國家,川普再怎麼狂妄,恐仍無法抗拒司法獨立約制性和媒體及輿論的監督。連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近日都說「雖然我們現今所處並非最好的時代,但似乎可以預見更美好的未來」,反倒盛讚媒體表現超棒!

顯然,川普和媒體皆須自制,回到理性,就事論事,對大家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