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瞭望之窗》川普「聯俄制中」戰略胎死腹中

過去中國必須仰賴蘇聯老大哥扶持,美國也一度要「聯中制俄」,如今中國羽翼豐滿,普亭陷於國內經濟萎靡和國際孤立,才鎖定志同道合的川普政府。但如今此美俄關係成為川普政府最敏感的燙手山芋,短時間內普亭的盤算可能得重頭再來。川普政府想要「聯俄制中」的戰略恐也胎死腹中。

托克維爾

外交菜鳥、新手上路的川普果然在白宮總統生涯的頭一個月走得跌跌撞撞,但倒也收斂不少選戰時期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論調。除了依然強勢面對媒體的批判,在外交上他倒是慢慢調整個人的領導風格。川普接見首位到訪的英國首相梅伊,肯定英國「脫歐」之餘,還表達支持原本被他視為「過時」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接著他和日本首相安倍你儂我儂,重申百分之百力挺美日安全同盟,承認日本政府對釣魚台的管轄權,還熱情邀他前往佛羅里達打小白球。

第三位造訪白宮的是加拿大帥哥總理杜魯道,宣示要重新協商「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的川普也很給杜魯道面子,說,比起墨西哥情況較嚴重,加拿大只要微調即可。然後川普再接見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結果川普還是「出槌」,說出如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能夠和平,不排除推翻美國向來主張的「兩國論」立場。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是第三位造訪白宮的貴客。(AFP)

這幾場密集安排的「元首外交」,目的之一都是要形塑川普的國家領導和國際形象。但是這一個月,白宮出現的最大危機,居然還不是伊斯蘭禁令,而是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為在川普就任前,就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基斯里亞談論美國對俄國所實施的制裁,違反禁止美國公民介入外交政策的「羅根法」,因而辭職下台,成為最短命的國安顧問。弗林去職事涉個人,但這把火會不會再往上燒仍有待觀察,川普面對媒體仍強力替弗林辯解,內情恐不單純。不過更大的影響是,此一變化牽動原本川普政府有意「親俄」的外交政策走向。

之所以有川普可能改善與俄國關係,甚至聯合俄國制衡中國,源自於競選期間川普就和俄國總統普亭眉來眼去、互表欣賞,這與歐巴馬與普亭的水火不容形成強烈對比。再來就是傳出俄國駭客介入美國總統選舉,替川普助選。中情局(CIA)向總統候選人川普簡報時,還遭川普指責。最後就是川普任命的國安顧問弗林與俄國走得太近,他所提名的國務卿提勒斯先前擔任「美孚艾克森石油」總裁時也在俄國有大量生意。川普受到幕僚影響,也曾表示有意與俄國合作共同打擊伊斯蘭國(ISIS)。

凡此種種都加深川普有意強化與俄國關係的意圖。

2014年,歐巴馬政府和聯合國對俄國占領克里米亞以及介入烏克蘭祭出嚴厲經濟制裁。弗林的去職,就是媒體揭露他在政權交接期間與俄國駐美大使談及川普上任是否有可能取消此一制裁。弗林惹火上身,除了國安顧問的任命無須經過參議院審查同意,也涉及他欺上瞞下。反觀提勒森因為必須通過參議院這一關,就要清楚交待他任職石油公司時在俄國的商業利益會否與上任後的美國國家利益衝突。對照弗林的枉顧法律、狼狽下台,提勒森至少還能全身而退。

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為在川普就任前,就與俄羅斯駐美大使談論美國對俄國所實施的制裁,違反禁止美國公民介入外交政策的「羅根法」,因而辭職下台,成為最短命的國安顧問。(AP)

弗林事件之後,川普立刻表示此事件所造成的國內氛圍,已經傷害了改善美俄關係的機會。他甚至還說俄國從歐巴馬政府手上「偷走」了克里米亞。競選期間川普曾說克里米亞人民比較願意受到俄國的管轄。白宮發言人史派瑟接著呼籲俄國交回克里米亞給烏克蘭,並且化解東烏克蘭叛軍所造成的緊張關係。莫斯科隨後表示抗議。國務卿提勒森上週也在德國舉行的20大工業國(G20)外長會議中明確表態,美國會與俄國尋求有利雙方利益的合作機會,但如果有違此前提,他會以美國利益優先。

同一時間,俄國總統普亭呼籲北約與其他國家共同協力對抗「伊斯蘭國」,並且進行情資分享。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提斯在布魯塞爾參加北約部長會議時則嚴正表示,現階段美國不會與俄國進行任何軍事或情資的合作。但美國總統仍會尋求共識,以敦促俄國屢行對北約的承諾。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提斯(右)表示,現階段美國不會與俄國進行任何軍事或情資的合作。(AP)

馬提斯日前訪問韓國和日本這兩個美國在亞洲最重要安全同盟,也重申在韓國部署薩德飛彈防衛系統,以及美國承認日本政府對釣魚台行政管轄權的保證,略為化解亞洲國家對川普政府會否維持其安全承諾的擔憂。接著在北約部長會議中的清楚表態,延續美國政府一貫的傳統。這兩次出訪都有效淡化川普在競選期間揚言不惜退出日、韓、北約的言論。

提勒森雖然沒有行政經歷,但他就任以來行事穩健,也多次重申美國既有立場。此述發展除了會逐步將川普若干外交施政方向拉回正軌之外,也暫時去除美俄合作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原先北京的擔憂也獲得紓緩,俄國總統普亭的計劃也遭到打擊。中俄關係原即非同盟關係,某種程度上更是一種相互猜忌、各懷鬼胎與各取所需的「權宜婚姻」合作關係。

過去中國必須仰賴蘇聯老大哥扶持,美國也一度要「聯中制俄」,如今中國羽翼豐滿,普亭陷於國內經濟萎靡和國際孤立,才鎖定志同道合的川普政府。但如今此美俄關係成為川普政府最敏感的燙手山芋,短時間內普亭的盤算可能得重頭再來。川普政府想要「聯俄制中」的戰略恐也胎死腹中。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