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以酩狀》Concealed Weapon:《異星入境》帶來的禮物是武器也是工具

如果已知結局已經被揭曉並且不那麼盡如人意,其中的過程還能不能成為享受或是把握。戲無不散,即使落幕的方式讓人心碎,你還會不會更珍惜每一刻當下每一個擁抱?

縮梭

以外星科幻題材包裝關於探討時間、命定、思考模式的電影《異星入境(Arrival)》,描述12 架外星飛行器降落世界各地,美國軍方派出語言學家露薏絲和物理專家伊恩合作與外星人接觸對話。從影片時序開始,便會以為劇情脈絡是順著時間發展,卻到後來才發現起始與至終只是一種框架,讓人陷於既定思想窠臼。

《異星入境》提及語言會影響人們的思考方式,甚至是對 時間的理解。(圖:21 Laps Entertainment)

慣以為常的推論來自於經驗與學習累積,武器被認定為負面的詞彙,是攻擊與侵略;我們熟知的文字閱讀有其方向性,意象無法成為一個圓弧綿延。因為我們所知太少而容易感到害怕,因為我們能理解的有限而排斥學習接受;對事對人、對社會、對一切皆是。

鏡頭經常帶過女主角 露薏絲悵然若失的神情,她心底不時浮現的畫面是謎題也是謎底;外星人對露薏絲說妳擁有武器;這個武器到最後也不曾言明。是她能穿越時態的記憶,還是她於語言的天賦?又或者是對未知的信任? 那項隱而未見的武器帶有強大能力。有形的武器直接對生命造成傷害,帶來威脅恐懼;而無形的武器則能視為工具,甚至帶來希望與勇氣。

外星人穿越銀河,帶來的禮物是武器也是工具。

「隱藏武器(Concealed Weapon)」這款調酒來自2000年於倫敦「Che」酒館工作的調酒師丹尼.史密斯(Danny Smith)創作;以各1盎司艾碧斯(Absinthe)和華冠桑椹香甜酒( Chambord )、0.75盎司檸檬汁、0.5盎司糖水、少量的安格仕苦精(Angostura Bitter)及裴喬氏苦精(Peychaud's Bitter),再加上蛋白搖製而成。將艾碧斯口感顯著且高濃度的酒體隱於香甜酒帶來的果香、蜂蜜與香草氣味裡,淡淡茴香交層於各式清新甜美間。

以Absinthe與Chambord調製的Concealed Weapon。(圖 :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這杯「隱藏武器」發想自去年英國初甫逝世調酒鉅匠-迪克.布萊德塞爾(Dick Bradsell)的 「綠妖精(Green Fairy)」調酒;以各1盎司艾碧斯、冰水、檸檬汁,0.75盎司糖水、少量的 安格仕苦精,再加上蛋白搖製而成。

「隱藏武器」改用果香取代冰水,提高了大部份人對艾碧斯酒的接受度;用是電影裡露薏絲用文字語言去試圖與外星人溝通般,從簡單切入繁複。

以Absinthe調製的Green Fairy。(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雖然「Che」酒館已經關閉,丹尼也離開酒吧事業,但是他留下的酒譜仍舊為許多人帶來啟發。

取名自西班牙文「著火的蘋果(Fuego Manzana)」調酒,使用一小片紅辣椒搗碎後, 加入2盎司龍舌蘭酒(Tequila)、1盎司蘋果汁、各半盎司蘋果糖漿和萊姆汁,與少量糖漿, 搖製後再飾以辣椒;蘋果甜味又滲著龍舌蘭原始粗獷力道還有點辛辣刺激感。這杯調酒一開始是拿蘭姆酒為基底,後來才改成龍舌蘭;倫敦一間冰淇淋店曾經拿該杯調酒為概念推出限量款冰淇淋而大受好評。

紅蘋果(左)與青蘋果(右)風味的Fuego Manzana調 酒。(圖:Make me a cocktail﹠Eat Drink KL)

結局已經被揭曉並且不那麼盡如人意,其中的過程還能不能成為享受或是把握。戲無不散,即使落幕的方式讓人心碎,你還會不會更珍惜每一刻當下每一個擁抱?

這樣的手法總讓我想起倪匡的小說,用科幻反思人生。外星人把一切未來發生的已知事件都紀錄下來的《天書》、透過外星科技使得人類腦波能穿越時空預知未來的《叢林之神》;倪匡筆下主角衛理斯最後決定不去探知自己的結局。

我們以為改變的命運其實是宿命;如果這杯「隱 藏武器」喝下去以後就知道會換來醉態百出,你還會不會選擇一飲而盡?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