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緬梔子新娘》回收場女王

過去跟著那位什麼都做的老闆時,每逢週日會隨老闆去廟裡拜拜,直到現在她還一直保有這個習慣,家中供奉著觀世音菩薩、三太子、與土地公,完完全全接受並融入台灣的民間信仰,過著完全台灣味的生活。她說:「信仰給我一種幫助人的價值,讓我感到平靜,也讓我感到自己並不孤單。」

張裕焯

「資源回收是一種使命,支援外籍配偶從事一份穩定的工作也是一種使命,太深奧的道理我不懂,只知道別人不要的垃圾足以讓幾家人吃一頓飽飯。」

無緣的男人

成,生於越南廣治省,婚前受雇於人力仲介公司,在台灣、越南兩地擔任通譯的工作,兩年間頻繁往來兩地,日子相當忙碌。一日,在工作時,認識了當時擔任大樓管理員的先生,一開始只是隨意交談幾句,沒想到隔天對方竟然展開電話攻勢殷勤追求。但成對於是否要接受這位男性的追求,躊躇了許久,因為自己在越南曾經有一段婚姻,還有個兒子,離婚後,兒子原與前夫同住,因為前夫再婚另組家庭,逐漸長大懂事的兒子與前夫的新家庭沒辦法融洽相處,因此,成將他託付給娘家的姊姊照顧。

不過,這位台灣追求者也結過婚,育有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兒子,因為經濟拮据,妻子丟下小孩離家,父子三人相依為命。一年的熱切追求後,有一天,男人對她說:「我們都各自有個破碎的家庭,我的家庭少了一個媽媽,妳的家庭少了一個爸爸,如果我們一起有了新的家庭,那麼就會完整了。」這句話打動了她,於是接受了這位台灣男性的求婚。

2004年,成遠嫁台灣,與先生兩人一起生活了十年,只是沒想到,無不良嗜好的先生竟然得了胃癌。臥病期間,先生向她提出離婚的要求,理由是擔心自己死後拖累她。

在先生臥病期間,離家的妻子回來了,儘管丈夫名下沒有任何資產,但卻有一筆保險金。她的認知是,小孩的母親願意回來大概是因為孩子大了,並且將成為父親人壽保險的受益人,若丈夫與她離婚,這筆保險金則由丈夫兩個小孩獨得。就在兩人離婚手續辦妥沒多久,先生便過世了。治喪事宜由先生的前妻一手包辦,移靈至板橋殯儀館後,她去上香了幾次,前妻允諾火化時會通知,只是,她苦等不到通知,前妻與兩個孩子至今音訊全無。

得知丈夫被火化安葬後,她非常難過,也深刻感受到前妻的絕情。不解的是,自己不是爽快簽妥離婚協議書了嗎?還是離婚手續未完備,還是有保險金的爭議?這一點她不願意多想,只擔心丈夫被草草火化沒有做好功德,因此,把先生的遺物與相片帶到廟裡,請師父誦經超渡。

至今,她偶爾會想起先生,以及他臨終前對自己說的:「很後悔沒能幫妳把兒子接來台灣生活。」

其實,把兒子留在越南不是夫家的問題,是兒子自己的選擇,她很清楚兒子當時已經長大了,知道自己的父母仳離後各自建立新家庭,也沒有意願融入。

入境隨俗

由於婚前對台灣的生活已經相當熟悉, 婚後,她找到一份營造廠的工作,擔任老闆的助手。這公司規模很小,「校長兼撞鐘」就一個老闆加上一名員工,而且老闆「什麼都做,什麼都不奇怪」,有時她會到建築工地擔任水泥工,有時會去幫人搬家,一段時間之後,老闆找了塊地做起了資源回收,她便跟著老闆做起回收。

一直到2007年左右,老闆手頭緊說要去「跑路」,這次她跟不了。在回收場的土地尚未被拍賣抵債前,她接下了回收廠的工作,聘了幾位同鄉的女性一起經營。 剛開始,所有的設備陸續被搬走抵債,只留下一輛卡車,於是她開著車去把垃圾買回來,做完分類處理後再賣出去。這份工作讓她有了積蓄,並在2012年在八里一帶頂下了別人的回收廠,自己當起老闆。

回收廠的女工正進行回收物分類,她也是越南外配。(作者提供)

經營回收事業一段時間後,有個同業的朋友說要入股,同時讓自己的弟弟擔任回收場的員工。既然是金主的弟弟,她也不好意思真的讓他當員工,因此兩人在工作上做了分配,她負責跑買賣業務,而讓對方擔任領班負責管理員工。

因為當時市場行情不佳,回收物跌價,公司開始出現虧損。這對金主兄弟把所有的矛頭都對準她,開始找她麻煩,並嚷著要分股,請她離開。儘管難捨自己當年投入的設備成本,但最後,她還是離開了這座回收場。想想,這大概也是部算計好的劇本吧!因為合夥人的資金只到位了39%,而所有的機械設備全被對方留下了,對她而言,這是一段與台灣本地人合作相當不好的經驗。

2014年,她帶著積蓄來到桃園蘆竹重新開了座回收場,找了當時與她一起創業的姊妹也一同打拼。她說:「我自己過得很辛苦,但是我不能放棄,因為這群姊妹和她們的家庭也要吃飯。」 當媒體開始報導資源回收業的光明前景、「綠金」如何珍貴、產業如何有潛值的當下,其實她已經陸續賠了很多錢。在她看來,回收物絕不是樣樣珍貴的礦產,只不過是以物易物的資源分類工作。儘管前景不佳,但暫時糊口飯吃總是可以的。

回收廠的本地工人正進行金屬回收物挑選。(作者提供)

過去跟著那位什麼都做的老闆時,每逢週日她會隨老闆去廟裡拜拜,直到現在她還一直保有這個習慣,家中供奉著觀世音菩薩、三太子、與土地公,完完全全接受並融入台灣的民間信仰,過著完全台灣味的生活。她說:

「信仰給我一種幫助人的價值,讓我感到平靜,也讓我感到自己並不孤單。」

這是我所認識的成,一位性格堅毅卻有著柔軟內心的新住民女性,真正的回收場女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