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博硯「說」法》Uber走了之後,我們怎麼處理這些問題?

沒有UBER,白牌車就消失了嗎?計程車的勞動問題與消費者權益就能解決了嗎?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UBER於年後突然宣布結束在台灣所有業務,拋下震撼彈,此舉引發支持與反對兩方筆戰。筆者向來認為處理新經濟模式的問題不需要為特定的廠商來量身打造,不過UBER的退出讓我們少了去面對問題的機會。而重要的問題是,他退出之後這樣的營運模式要怎麼處理。

支持的人認為UBER是創新經營模式,但也有反對者認為沒有什麼了不起。筆者做為法律學者,很難下評論,倒是UBER所凸顯出的部份問題,很值得探討,儘管UBER退出台灣已成定局,問題還是得面對。

沒了UBER,白牌車就消失了嗎?

筆者過去曾撰文指出,台灣的計程車多數分布在北北基,中南部縣市不僅大眾運輸系統不便,想要叫計程車更不是容易的事。以彰化縣為例,人口數一百餘萬竟然只有700多部計程車,而隔壁的南投縣更只有300部不到。白牌車自行訂價,也沒有消費者保障規範可適用,但卻是中南部交通問題的必要之惡。同一時間,高鐵是否延伸至屏東問題也成為關注焦點,高鐵是否要延伸或該如何解決高屏地區的交通問題,不能貿然做決定,但總可以規劃研究,北部地區的交通狀況與中南部不同,從台北觀點下看中南部的交通問題,難免掛一漏萬。

重要的問題是,UBER退出之後這樣的營運模式要怎麼處理。(記者甘芝萁攝)

此外,UBER最為人詬病的問題是拒絕繳稅,因為他們認為自己非屬計程車業不應該繳交營業稅。事實上,台灣地下經濟之發達非一般國家可以追上,例如,多數攤販並沒有繳稅或者是繳交低額的稅,這是我國稅制上長期以來的問題,當然,稅制上問題甚多不只有一個。稅捐稽徵機關造成的民怨頗多,尤以向國稅局提告的行政訴訟人民勝訴率甚低,在稅法上造成的冤案也不少,然而,絕大部分不想繳稅的人,國稅局都會想方設法徵到稅,何以UBER說不繳稅相關單位就束手無策?跨境電商的金流無法掌握,這是課徵稅務上的問題,如同其他地下經濟的營業額無法掌握一般,但未來我們還要繼續這樣嗎?

第三,這次UBER爭執的另一個焦點是所謂的保單問題,該公司宣稱他們有國際保單,但無人得知保單內容,而國內的合法計程車都必須保額度150萬的旅客責任險,不過這是在發生保險事故時始有理賠可能性,但絕大部分的問題是乘客與計程車司機間的消費紛爭,這又該如何解決?計程車已脫離單打獨鬥的年代,必須加入車隊才能存活,而此時,車隊與計程車司機間的關係又為何?這裡所涉及的不僅是消費者保護還包含勞動問題,UBER走了,我們難道就不面對了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