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南亞觀察》從美夢變惡夢:談斯里蘭卡的「親中政策」

親中到底是美夢還是惡夢?!如何拿捏與中國之間的利益關係,考驗每個親中政府的腦袋,而且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大老虎給你飯吃,並不表示他不會從別的地方要(吃)回去,斯里蘭卡的「親中政策」,值得我們借鏡。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

一、漢班托塔港示威遊行

中國借款給斯國之漢班托塔港計畫。

大約在一月份(1月6-7日)時,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出現大規模的示威遊行,抗議政府計畫徵收港口附近的土地,並將之租賃給中國開發成工業區,租期 99 年。民眾的訴求很明確:認為政府強制徵收民間土地租給外國政府,無疑是將國土地變賣給中國,最後斯里蘭卡將變成中國的經濟殖民地!

漢班托塔港計畫。

漢班托塔港計畫 2006 年開始興建,第一、二期工程斯國總共向中國借貸了 12 億美元(並且全部由中國承包),如果包括附近的 Mattala 國際機場和高速公路等工程,總共借款金額高達 20 億美元。但是自從港口和機場啟用至今,斯國一直都沒有辦法如期付息還債,最後只好徵收機場附近 15,000 公頃的土地,連同港口設施整個租給中國 99 年(原先中國甚至要求租期 199年),讓後者開發成工業區。這種「送地還債」的方式引起全國極大的憤怒,但斯國政府也很無奈,因為斯國目前外債高達 649 億美元,其中 80 億元借款來自中國。自 2005 年之後斯國基礎建設有 70%的經費仰賴中國貸款或援助,中國取代日本成為斯里蘭卡最大債權國。(見備註 (1) 除了把土地送給中國開發,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中國對斯里蘭卡到底有何影響力?印度又扮演什麼角色?這裏將嘗試做出初步分析。

二、從親印到親中

斯里蘭卡因為鄰近印度,兩國關係一直很密切,與中國反而交往不多。1991年5月,斯國叛軍泰米爾之虎(LTTE)派遣敢死隊成員,殺死四年前派兵介入內戰的印度前總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此後印度政府對於泰米爾問題變得更為謹慎,從此對斯里蘭卡政治保持距離。2005 年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當選斯里蘭卡總統,改採軍事手段對付泰米爾之虎游擊隊。印度不樂見拉賈帕克薩以軍事手段處理內戰,促使拉賈帕克薩開始轉向中國尋求援助,而中國也頗為慷慨地為斯里蘭卡提供各式武器裝備,同時也也大舉向斯里蘭卡提供貸款,使後者得以進行各項基礎建設,據估計在拉賈帕克薩主政 10 年期間(2005-2015),中國總共向斯里蘭卡借貸 40 億美元以上,但近期的統計顯示斯國總共借了 60-80 億美元。

雖然中國與斯里蘭卡貿易數額仍然低於印斯貿易,中國對斯里蘭卡主要之影響力在於大量的投資並提供基礎建設援建貸款。在投資方面,在 2009 年內戰後中國對斯里蘭卡的投資金額均高於印度,2014 年竟然高達 4.03 億美元(同時期印度只有 400 萬美元)。 必須注意的是中國所提供的都是「貸款」而非「援助」,因此斯里蘭卡政府必須還款並支付利息。據了解斯里蘭卡向中國借貸的利息最高為 6%,並不算低。而這些建設由中國工程公司承包,工作人員與機具都由中國帶過來,本地勞工受惠的比例很低。此外,這些計劃幾乎都沒有經過國際招標或比價,而是政府直接與中國簽約進行。

漢班托塔港。

在軍售上,斯里蘭卡自 2005 年起從中國取得大量武器裝備,據估計自 2005-2015 年間,斯國由國外進口武器為 3.47 億美元,其中自中國進口就高達 1 億 8,900 萬美元,遠高於印度的 4,100 萬美元。這個數字較上述印度智庫所估計的金額為低,但卻佔同時期斯國進口武器之佔 54%。顯示中國雖然和斯國貿易量不大,武器卻賣得不少。據了解斯國也定期派遣軍官到中國就讀軍校,兩國在軍事訓練上也有一些合作(過去這類合作主要是和巴基斯坦和印度)。

如果政策轉為親印,斯國會有機會擺脫中國的控制嗎?」 從經貿數據來看,印度對斯里蘭卡貿易在過去十來年穩定增加,而且都有大量出超;印度與斯里蘭卡之間的貿易金額高於其他鄰國。但對斯里蘭卡而言,自印度進口商品佔其總進口金額的 14%,這使得印度一方面希望和斯國簽訂更緊密的經貿協議,但後者卻持保留態度。

這樣的衝突終於在2015 年底浮上檯面:印度政府正式邀請斯里蘭卡政府簽訂全面經濟夥伴協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類似台灣和大陸之間的 ECFA),但即使態度比較親印度的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也不敢貿然答應,認為如果簽下 CEPA,則大量印度勞工和企業就會湧入斯里蘭卡,斯國會被印度強勢經濟力給整個吞沒。(見備註 (2))

 

三、遭大國操縱的宿命

斯里蘭卡人其實並不是那麼情願擁抱中國:一方面這個國家需要外來的資金與技術來協助其經濟發展,而中國剛好願意提供貸款;另一方面中國投資的項目只集中在港口公路等大型基礎建設,近年大量湧入中國觀光客的消費型態也很固定(買茶葉、寶石等),因此整個國家並沒有真的從親中的政策裡獲得實質利益。而中國對斯里蘭卡之各類基礎建設投資,除了轉移國內剩餘產能的目的之外,更重要的是藉由這類大型計畫培養其國營企業的國際調適能力。

可倫坡港。

中國在斯里蘭卡的佈局到底會不會成功?從過去兩年的發展來看,斯里蘭卡的確很難完全擺脫中國的影響,但中國政府的作風也讓不少本地政治菁英感到反感。去年 11 月初,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易先良在一場記者會中批評斯里蘭卡政府嫌中國的貸款利息太高,他高調的表示:如果斯國政府認為中國放高利貸,為何還要跟中國借錢?」 易先良在螢幕上對斯里蘭卡財政部長「嗆聲」的影片幾天透過臉書內傳遍全島,但是中國媒體對此完全沒有報導。其實斯里蘭卡人都看出中國這幾年是先誘使斯里蘭卡政府簽下大筆貸款,等後者還不出錢時再端出大棒伺候,其作風跟黑道並無二致。

根據筆者這幾日在可倫坡的觀察,斯國民眾目前並沒有很強烈的反中情緒,主要還是覺得政府無能,因此這個政府能撐多久是一大問題。另一方面,斯國的經濟結構仍然非常傳統:農業部門因為缺乏比較新的技術,並無能力提高產能或品質,整個國家也沒有能力發展高附加價值的商品出口。漢班托塔港的反政府示威其實只是斯國當前經濟困境的冰山一角,看來小國如果沒有辦法自立自強,終究無法擺脫向大國叩頭的命運。

中國、印度對斯里蘭卡貿易趨勢(見備註 [3])。

中國、印度對斯里蘭卡直接投資金額比較(見備註 [4])。

【資料來源】

(1).  Wade Shepard, “Sri Lanka’s Debt Crisis Is So Bad The Government Doesn’t Even Know How Much Money It Owes,” Forbes, Sep.30, 2016

(2).  “No to CEPA but nod for economic and technology collaboration with India: Ranil,” The Hindu, Dec. 9, 2015

(3)Ministry of Commerce & Industry website, Government of India中國國家統計局各年統計年鑑

(4). 印度數據取自以下文獻:

CNBC - China, India tussle for influence as Sri Lanka seeks investment

Intra-Regional FDI and Economic Integration in South Asia:Trends, Patterns and Prospects 2013 (Table 4, p.46)

INDIA-Sri Lanka economic and trade engagement 2015 

中國數據來自以下文獻:

Sri Lanka BOI annual report: 2012

Sri Lanka BOI annual report: 2013

UNCTAD 2014

 

備註:

*本文為作者在可倫坡實地觀察時撰寫

*照片皆由作者提供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南亞觀察 從美夢變惡夢:談斯里蘭卡的「親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