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無以酩狀》Atlas Cocktail:《關鍵少數》唯有成為菁英裡的關鍵

歧視的人,起手式大抵不脫「其實我不是歧視」,不只是在電影裡,現實生活中亦然。自已為高人一等的人往往不是以能力服人,而是靠著打壓與為難他人來保障自己。遇到這種逆境時該怎麼辦?這次我們不會再勸大家喝杯酒就忘了,喝完酒之後,要記得為自己挺身而出,讓自己成為關鍵,才有改變逆境的機會。

縮梭

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以三位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任職的非籍女性,如何於1960年代那個還存有種族隔離政策的時空背景下,對抗性別及膚色的歧視闡述自己與他人無異,也證明自己的不凡。

《關鍵少數》裡三位非籍女性用能力對抗歧視。(圖: Levantine Films)

美國與蘇聯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使得太空總署求才若渴;即使心底對黑人們存有歧見,還是需要仰賴他們的能力;劇中三位傑出的姐妹淘:擅於精算、對數字極其敏銳的凱薩琳,為同事爭取權益且率先自學程式語言的桃樂絲,上法院請願首開有色人種進修課程成為工程師的瑪麗。電影用許多詼諧對話讓嚴肅的議題變得平易近人,發揮專業讓有所非議的人們啞口無言。 電影裡水星計劃的兩架主要載具-紅石與擎天神火箭都是以飛彈改良,其中擎天神是以希臘神話裡泰坦神族擎天神亞特拉斯(Atlas)命名。

一樣是拿亞特拉斯為名的同名調酒,最早記載於1937年由紐奧良調酒師-海曼.蓋爾(Hyman Gale)與傑拉德.馬可(Gerald Marco)合著的《The How and When》一書。酒譜使用半盎司卡爾瓦多斯(Calvados,或以其它蘋果白蘭地替代)、各四分之一盎司德麥拉拉蘭姆酒( Demerara Rum)與君度橙酒(Cointreau)、少量安格仕苦精(Angostura Bitter),搖盪冰鎮後濾冰倒入雞尾酒杯中;口感厚實濃烈卻帶著各式成熟果香。

以Applejack調製的Atlas Cocktail。(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相似的酒譜收錄於1947年維克商人(Trader Victor,本名Victor Bergeron)所著《Trader Vic's Bartender's Guide》裡,加重蘭姆酒的比例,改以各1盎司卡爾瓦多斯和德麥拉拉蘭姆酒、半盎司君度橙酒、少量安格仕苦精攪拌冰鎮;讓酒體更顯紮實,少了些蘋果香氣而多了糖蜜甘甜。

若以來自南非的希望琴酒(Hope Gin)替代蘋果白蘭地,將君度橙酒換成義大利雅維納草本苦酒(Amaro Averna);使用1盎司南非希望琴酒、各半盎司德麥拉拉蘭姆酒和雅維納苦酒、少量巧克力苦精與柑橘苦精,則是貼近這部電影脈絡的「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調酒。

初入喉時會有些苦澀,而那股勁道會轉化為豐富的草本滋味,餘韻回甘。

以Hope Gin調製的Hidden Figures。(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其它亞特拉斯酒譜版本尚有以兩份伏特加(Vodka)或威士忌(Whisky)混合一份藍柑橘香甜酒(Blue Curacao)倒入裝滿冰塊的長飲杯內,再注滿蔓越莓汁與少量柳橙汁。

有些抵抗是辛酸裡的委屈終於不再軟弱,選擇放聲膽敢爭取;那些看似保障的專法不過是用另一種方式歧視,真正的平等平權不該以區隔作為手段。劇中的米契爾女士從開場就表露對有色人種歧視,卻在一幕與桃樂斯廁所相遇橋段裡說出:「欵,其實我從來都沒有歧視過你們」; 睜眼說瞎話的場景總讓人覺得似曾相識。那些自恃高人一等的白人們並不是因為他們特別優秀而佔有那樣的地位,不過是靠著打壓與為難他人來保障自己。

只有讓自己用能力左右方向,而不總是逆來順受,唯有成為關鍵才是最快改變逆境的方式;喝完這杯亞特拉斯,我們就來試著一肩撐起這片天空。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