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環保與產業的雙贏之路-永續農業:以馬來西亞的燕窩產業為例

與其一味地推動友善耕作與有機農業,為甚麼不協助農民提升生產管理、減藥生產呢?為什麼為什麼呢?因為只有一直喊有機、喊友善,才會長出道德光環變成教主啊。

Lin bay 好油

農業是一種經濟生產模式,既然有生產對環境就會有破壞,即使是有機農業亦然,只是程度的差別而已。生產的方式不同,對自然造成的破壞程度不同,例如,使用賀爾蒙製劑來誘捕昆蟲比起噴農藥,對於環境的影響程度相對比較小。而除了環境保護以外,工作者的福利、產品的品質以及食品安全等項目,都是維持生產永續的項目,因此才有「永續農業」(Sustainable agriculture)的興起,藉由指導生產者關於永續農業的農業規範,著重的是農產業的永續發展,而不是只有環境保護的領域。

有鑒於台灣近年官方文青化,開始推動不切實際的農業政策,當然也跟風開始喊起友善農業(Eco-friendly agriculture),於是政府宣示,要推動1萬公頃的有機農業跟友善耕作面積,官方友善農業政策的主要的內容想當然爾是以環境保護為主。但為什麼我們的主管機關只看到友善農業而看不見永續農業呢?

只看到樹,卻看不到林?

如果真的要友善環境,協助耕作面積占99%以上的農民提升生產管理,減藥生產,不是更友善嗎?

永續農業是一種多面向的整合系統,讓農業經營者有利潤、農業工作者有其應有的福利。永續農業的案例很多,過去筆者多次介紹日本的例子,這次就用馬來西亞的EBN產業來介紹。

永續農業-以馬來西亞EBN產業為例

燕窩是華人傳統高貴補品。(By Robert Staudhammer from Earth - bird\'s-nest-soup-Miri-Malaysia, CC wikimedia.org/)

什麼是EBN產業?EBN就是edible bird nest,也就是燕窩。燕窩是華人傳統的高貴補品。但是傳統野生燕窩的採集對於工人以及金絲燕都是一種傷害,採集的過程之中有可能造成工人失足摔死,也可能造成燕子死亡,因此,食用燕窩也一直飽受保育人士抨擊,而這種傳統的生產方式將會使得燕窩越難越來採集,再加上願意採集燕窩的工人銳減,但燕窩的市場需求還是存在,禁止採集只會增長走私。於是,在經過多年嘗試後,馬來西亞發展出一套永續的燕窩生產系統-人工燕房。

沙勞越,人工燕房。(Dr. Moktir Singh提供)

人工燕房。(Dr. Moktir Singh提供)

專業化才是讓產業興起的不二法門

越來越多的民眾在自己的居家周圍蓋起人工燕房,這種人工燕房希望能吸引可以生產燕窩的兩種候燕-Aerodramus fuciphagus (爪哇金絲燕)與 Aerodramus maximus(大金絲燕)來居住。

產業的改善靠文青式的道德訴求是沒有用的,走向專業才是不二法門,因此,養燕也是一種專業,農民想要養燕還需要經過上課培訓,得到養燕的專業知識,才能得到養燕執照,擁有執照後,才能把燕窩拿到燕窩專門店販售。

為了吸引上述兩品種可生產燕窩的燕子來居住,生產者就必須控制燕房的環境,包含通風、遮光、減噪、方向等因素,以降低需要投入在控制溫度、濕度上的營運成本,而建置成本與營運成本的考量就考驗著屋主的智慧。

一個好的燕房可以吸引到越多的金絲燕來居住,而越來越多的金絲燕聚集時,因為以昆蟲為食物,同時就減緩了附近農田的昆蟲密度,可以達到減少用藥的效果。等到所有的金絲燕都離開燕房之後,再來採收燕窩,採收的燕窩再送到專門收購燕窩的店面,秤重計價,收集到的燕窩統一送至專門的加工廠用處理雜毛、清潔等程序,最後的產品就是高級燕窩了。

剛採收未整理的燕窩。(Dr. Moktir Singh提供)

燕窩的產銷程序-燕房-集貨-加工-販售(Dr. Moktir Singh提供)

高級燕窩。(圖:網路)

產業永續化的優勢

這樣的永續飼養的方式,使得金絲燕的族群開始增加,工人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樣爬上陰暗山洞的頂端,冒著生命危險採集燕窩,生產環境便得到改善,懂得自律的養燕人可以靠燕房增加收入,金絲燕也能有更好的環境繁殖,再透過產銷系統的建立,一個永續經營的產業就就此而生。

馬來西亞開始推行永續養燕之後,5年的時間內,登記註冊的養燕戶成長了約17倍;2010年時,燕窩出口的產值約為2,460萬馬幣,到2014年已經成長到1億2650萬馬幣,出口產值成長約六倍。

資料來源:馬來西亞獸醫服務部。(department of veterinary services of malaysia)

一個專業分工的產業形成後,生產者可以藉由這個模式以更穩定更低風險的方式賺取利潤,自然願意依詢這個方式生產,產業也同時壯大。在永續農業上,馬來西亞政府看到的是市場需求,聚焦在改善傳統生產創造出更永續的方式,進而達到與環境保護的雙贏,而台灣產官學界一片文青風,補助生產者從事友善耕作,卻對於生產者的勞動條件的改善與生產模式的建立置若罔聞。

USDA曾經做過調查,超過93%的消費者認為減少農藥使用是相當重要的;89%的消費者則認為有機作物應該改善其經濟承受能力(只有有錢人吃得起,價格過高)。這樣的統計結果,相信在台灣差異也不大,當消費者越來越重視農藥殘留時,農業政策的大方向應該放在改善99%農業生產者的生產管理模式上,引導佔多數的農業生產走向永續生產才是正途,這遠比將資源放在那些不到1%的有機及友善農業來得實際且有用,主管機關不應該捨本逐末。

產業的發展要貼近現實,不是靠不切實際的幻想,要知道,有些呼籲農民從事友善農業的大師級人物有退休金可領,下半輩子衣食無虞,他們只要負責出一張嘴就能架起大師神壇,喊喊有機島,讓一堆教徒跟著膜拜,自己不但可以安享退休生活,還會莫名其妙長出道德光環,但殘酷的是,一個專職的農業生產者沒有退休金可以依靠,能靠的只有自己維持收入的專業,在沒有技術與資源的支撐下,貿然種有機或從事友善農業,第一個面對的將是收入無以為繼的窘境,而更殘酷的是,這都不干那些有機教主的事,他的退休金也不會拿來投資你,也沒有人會說你「了不起,負責」。

台灣農業已經蹉跎多年,從極具競爭力淪落至競爭力低落,如果還要繼續迷信雲端學者,面對產銷問題就喊抓菜蟲,面對產業走向就說大平台,面對缺工問題就說要靠外役監,台灣農業將沒有最糟,只有更糟。從520新政府上任至今,短短不到八個月的時間撤換農委會主委,但過去不斷搞出問題的人卻還安坐大位,如果「做好做滿」是一個政治人物負責任的表現,那麼政府對待台灣農業的態度就顯而易見?新任農委會主委人事底定後,更有人戲稱以後農委會不能叫做農業委員會,該稱為「農舍委員會」,雖然是笑話,但也很悲哀,未來農業主管機關對於農業的管理思維還是無法以專業及引導產業發展的方向為考量,也只能感嘆許多農產業人才只好向外國尋找新天地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