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日本自由行》把枯燥歷史書當八卦周刊賣的《應仁之亂》

如果用RPG電玩來比擬「應仁之亂」,可以說是典型的「糞作」,它主線模糊、支線龐雜,角色過多而且大都是只有1顆星的雜魚,事實上,在吳座勇一的《應仁之亂》書中登場的人物大約有300人,所以換個角度來說,寫這本書和看這本書,同樣都需要有十足的勇氣和幹勁。

林翠儀

以出版學術書籍為主的日本出版社「中央公論新社」,旗下的叢書品牌「中公新書」去年10月推出了一本歷史叢書《應仁之亂》,這種硬派的學術叢書通常比較小眾很難再版,所以首刷1萬3000本如果能全部賣光,就能說是祖上積德了。

但令人意外的是,《應仁之亂》上市10天後,出版社竟然決定再版,而且截至今年1月初已經8刷,發行數達7萬8000本,一度登上Amazon和各大型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在網路上也引發了不小的話題。

中公新書2016年10月出版的歷史叢書《應仁之亂》意外成為話題暢銷書。(https://www.amazon.co.jp)

小說與戲劇都不敢碰的「票房毒藥」

中公新書創立於1962年,超過半世紀的經營,出現幾本暢銷書並不新奇,重點在於《應仁之亂》這本書的題材混亂龐雜、內容卻乏善可陳,沒幾個歷史學家敢碰。在此之前,已做古的老一輩歷史學者鈴木良一、永島福太郎、笠原一男、榊山潤、內藤湖男均出版過相關書籍,但這些皆屬學術著作無關暢銷與否。

不僅如此,「應仁之亂」在某種意義也可以稱為「票房毒藥」,歷史小說巨擘司馬遼太郎曾以「應仁之亂」為題材寫下長篇小說《妖怪》(講談社文庫),但小說在連載過程中,司馬就被好友哲學家梅原猛吐槽說是一部「失敗之作」,文學大師海音寺潮五郎比較婉轉,在書評中拜託讀者「用有趣的角度」來讀這段大時代的故事。

「應仁之亂」不但讓國民作家司馬遼太郎陰溝裡翻船,也締造了大河劇史上最差收視率紀錄。

1994年NHK推出以「應仁之亂」為題材的大河劇《花之亂》,結果創下單集收視率10.1%的史上最低紀錄,平均收視率14.1%也是史上最低,這個不光彩的紀錄一直到2012年才被松山研一主演的《平清盛》12%打破,不過《平清盛》單集最低紀錄還有11.3%。 題外話是,在《花之亂》劇中扮演主人翁日野富子少女時代的演員,正是現今的大物女優松隆子,當時她年方17,這部大河劇算是她的出道作品之一,兩年後她才以日劇《長假》走紅。

17歲的松隆子在《花之亂》劇中扮演主人翁日野富子少女時代。(http://karatamba.at.webry.info/201106/article_1.html)

年輕史學者果敢挑戰《應仁之亂》 了解這段嚇壞史學家、小說家及劇作家的暗黑史之後,再回頭來看中公新書去年10月出版,由現年37歲的年輕日本史學者吳座勇一著作的《應仁之亂》,在短短3個月內創下將近8萬本的銷量,簡直可稱為奇跡。

在介紹「應仁之亂」究竟有多亂之前,先來看看中公新書推出這本書時的廣告文案。

「気鋭の歴史学者が日本史上類のない「地味すぎる大乱」に、わざわざ取り組んで、話題沸騰!!」(幹勁十足的歷史學者刻意挑戰日本史上無與倫比「乏善可陳的大亂」,話題沸騰!!!)

「ズルズル11年」、「スター不在」、「勝者なし」 (拖拖拉拉11年、沒有英雄豪傑、沒有贏家)

「知名度はバツグンなだけにかえって残念」(正因為它徒有顯赫的知名度,反倒令人遺憾)

在另外一份文宣中還有這樣一段趣談: 出身於王公貴族的日本首相近衛文麿,1938年在京都設立「陽明文庫」典藏家族的古文件、美術品、典籍等史料。推理作家戶板康二有一次去京都拜訪近衛,詢問近衛家是否收藏某本古文書,結果近衛告訴戶板他想找的古文書「在那場戰爭中燒掉了」。戶板聽了直覺可惜地說「太平洋戰爭的空襲嗎?」 但近衛卻搖了搖頭說「不,是應仁之亂」。

據說類似的對話在京都很常聽到,「000在先前的那場戰爭中燒掉了」,通常這種時候京都人口中的「先前那場戰爭」,並非指70多年前二戰而是550年前的應仁之亂。

硬派學術風「中公新書」,推出的《應仁之亂》的報紙廣告改走八卦風格?(https://togetter.com/li/1062294)

名聲響亮卻內容不詳的「應仁之亂」

發生在室町時代1467年的「應仁之亂」,今年剛好屆滿550年,幾乎所有日本人在學生時代都曾在歷史課本讀過這場內戰,它有一個很好記的諧音順口遛「人の世むなし(1467)」。有東洋史學家將「應仁之亂」定義為「將日本史一分為二的戰亂」,它讓歷史與文化的古都京都變成一片焦土,導致了室町幕府的沒落,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社會階級的流動,激發各地群雄並起,因而開啟了之後的戰國時代。

但非常吊詭的是,這麼關鍵的一場內戰,卻很少有日本人能描述它的全貌,戰亂是如何開始又如何結束?誰是這場戰亂的主帥、誰贏得這場戰亂?規模龐大且耗時11年的內戰,參戰大名們究竟是為何而戰?幾乎沒有人可以說個所以然。

換句話說,在路上隨便問一個日本人有沒有聽過「應仁之亂」,他一定會回答「有」,但如果問他「應仁之亂」在亂什麼,他很可能會回答「不知道」。這就是文案中寫的「徒有顯赫的知名度」,卻沒人知道它是什麼的吊詭之處。

應仁之亂的爆發地點「御靈神社」,位於京都市上京區。(http://knukyoto882.seesaa.net/article/367138216.html)

將軍的「家務事」演變成世紀大亂鬥

一般的解讀,「應仁之亂」發生於1467年至1477年之間,導火線為室町幕府將軍繼承人之爭。第8代將軍足利義政是一位酷愛藝術文化甚於政治的「草食系宅男」,他的太太日野富子來自有權有勢的貴族,被定位為「肉食系鬼嫁」,兩人結婚多年沒有子嗣,義政想早早退位,本來已經說好把位子讓給弟弟足利義視,但沒想到三十歲那年,兒子義尚卻出生了,繼承人鬧雙包,原本只要義政選定誰來繼承就能解決的「家務事」,但在弟弟義視和兒子義尚的背後卻有兩股勢力互不相讓。

這兩股勢力是當時最有實力的大名山名宗全與細川勝元。山名力挺義尚和將軍夫人富子,細川則為弟弟義視派,雙方人馬以京都上京區的室町邸(又名「花之御所」)為分界點,分成東西兩軍。細川稱為「東軍」以相國寺為據點,出動16萬名兵力,山名以西側的山名邸為據點,稱為「西軍」,動員11萬人馬。

京都有名的「西陣織」就是起源於西軍的陣地。(http://store.shopping.yahoo.co.jp/obikura/fu-145.html)

換句話說,應仁之亂的主戰場位於京都,總有27萬名人馬在此交戰,這是一場日本史上規模最龐大的大亂鬥。包括金閣寺、八坂神社、清水寺、伏見稻荷大社、聖護院及南禪寺等京都知名古剎幾乎被摧殘殆盡,當然每年夏天的重要祭典「祇園祭」也停辦20多年。將軍家的「家務事」當然只是引發這場內戰的導火線,導致內戰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主要是領主層也出現了多起類似的繼承人之爭,兄弟、叔姪各自選邊站,反正大家都是親戚,不但網內互打不用錢,打到一半還可以交換主場繼續打,例如原本屬於西軍的將軍子義尚和將軍夫人後來投靠東軍陣營,原本屬於東軍的弟弟義視轉而加入西軍。

內戰發生7年後,義政終於喬定由兒子義尚繼承將軍,但內亂卻未因此而中止,各地大名們撂人又揪團進京加入這場大亂鬥,結果卻因為領地鬧空城引發了下剋上的領導權之爭,戰火遍及日本全土一發不可收拾。這場大亂鬥一直打到東西軍的主帥細川和山名兩人過世才逐漸平息,最後也搞不清楚究竟誰輸誰贏。如果用RPG電玩來比擬「應仁之亂」,可以說是典型的「糞作」,它主線模糊、支線龐雜,角色過多而且大都是只有1顆星的雜魚,事實上,在吳座勇一的《應仁之亂》書中登場的人物大約有300人,所以換個角度來說,寫這本書和看這本書,同樣都需要有十足的勇氣和幹勁。

無能將軍的人生第二春

話說回來,「草食系宅男」第8代將軍足利義政8歲即位,應仁之亂發生時,他已經當了20多年的無能將軍,他在38歲時把將軍位子讓給9歲的兒子義尚之後即拍拍屁股走人,看似十分不負責任,但事實上他也心不甘情不願地工作了30年。

「退休」後的義政隱居東山浸淫在自己喜愛的藝術文化世界,並做出了許多影響後世的創舉。京都熱門的觀光景點「銀閣寺」就是出自義政之手,銀閣寺不但已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它也被奉為是日本建築的原型。 銀閣寺裡的東求堂同仁齋的「卍」字排列榻榻米稱為「四疊半」,這是日本和式房的最小面積,設計者就是義政。日本最富禪意的庭園造景「枯山水」,開宗之祖也是義政。 日本的三大藝道茶道、華道(花道)和香道都是在義政的手中確立,日本繪畫流派「狩野派」也是義政一手扶植而起。

銀閣寺與枯山水都是足利義政的原創。(http://www.its-mo.com/c/%E9%8A%80%E9%96%A3%E5%AF%BA%EF%BC%88%E6%85%88%E7%85%A7%E5%AF%BA%EF%BC%89/DIDX_ZPOI,00000000000000530187/)

銀閣寺東求堂同仁齋的「卍」榻榻米「四疊半」。(http://www.hanakaido.co.jp/pa51dcade/)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