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紐約地途》珍奶餐車闖紐約(下)

在紐約經營餐車有甘有苦,要抓到一些開車停車經營的眉角,能和顧客發生良性的互動,其實這會是一個很適合有衝勁的年輕人闖蕩社會的一個行業。也難怪紐約客一直希望官方單位不要繼續嚴格的控制發放餐車執照的數量,應該多開放給一般民眾。

NYDECO

在紐約經營珍奶餐車,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知道生活在有「文化融爐」,「世界之都」之稱的紐約客對這個在台灣家喻戶曉手搖飲料的接受度到底有多高?

起初,星期五地點都選在餐車「一級戰區」的曼哈頓中城辦公區,中午用餐時間人群經過不少人很興奮的來詢問怎麼以前沒有看過我們來這裡賣珍奶?以後是不是會固定停在那個地點?有時候也會有顧客問我們會在那裡待到幾點,他要先回辦公室問問同事要哪些口味再一併過來買。這裡面不意外的當然有不少亞洲面孔,但是西方人卻是比預期的還多不少。偶而可以聽到一群同事其中一個人要買飲料,等待過程中那個人鉅細彌遺地跟他的同事解釋什麼是珍珠,口感如何,芋香奶茶是什麼味道,甚至還推薦他們喝消暑的蜂蜜檸檬蘆薈。

紐約客對珍奶等手搖飲料接受度算是很高的。(圖:作者提供)

記得開始寫「紐約地途」專欄的第一篇文章就提到過紐約客雖然「喜新厭舊」,不過,對於喜歡的店家也絕不吝於稱讚並且很快地就會成為「專情」的忠實顧客。開始經營餐車之後就親自經歷的許多例子。

餐車每星期六是停在曼哈頓的「肉品包裝區(Meat Packing District)」的高線公園(High Line Park)南端入口。這區是一個高級餐廳,知名設計服裝品牌林立的地區,又有和惠特尼美術館,三星電子旗艦店和The Standard Hotel這些吸引紐約客的場所。不過附近卻沒有太多的雜貨店或簡單外帶的咖啡店。七月盛夏時,停在生意非常忙碌的Warby Paker眼鏡店旁,先是裡面一位員工出來跟我們確認不會太快離開後,在他們稍微不忙時銷售員輪流出來買飲料,其中有人跟我們說,當他們正忙著跟顧客推銷眼鏡而看到餐車時,深怕我們一下子就開走了,也有人說很開心看到我們來,因為附近真的沒什麼地方可以買杯飲料,又不能在上班時間中走到太遠的地方買,而且竟然可以在肉品包裝區喝到bubble tea!之後每個星期六Warbe Parker的銷售員就都成了我們的忠實顧客。

在同一地點經營餐車一段時間後會和當地顧客產生一種鍵結,也形成一種消費習慣。(圖:作者提供)

另外還有一位在惠特尼美術館餐廳「Untitled」工作的女廚師,每天下午三點上班前都會固定來買兩杯飲料,一杯上班前喝,一杯帶走等上班中間休息的時候喝。有一次我們把星期六和星期天的地點互換,結果下個星期六這位女生來買飲料時問說:「你們上週六怎麼沒來?」頓時感受到似乎經營這餐車的同時跟這個地區的人產生了一種鍵結,我們的出現和他們的購買成為彼此生活日常中的一個慣性行為。還有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同志每個星期六都會在遛他的法鬥犬經過餐車的時候也會順便買杯珍奶。幾個禮拜後,都可以預測什麼時候他應該就要出現了。後來還有一位專門在街頭地面上作畫的街頭藝術家,看到我們餐車黑板寫的文字過於單調,於是主動幫我們改造,畫上一朵美麗的花,同時還在餐車旁的人行道地面上寫著I love bubble tea為我們打廣告。當然我們也以免費的珍奶相待,謝謝他的熱情。

好心的街頭藝術家幫我們的黑板畫上心形小花,還在地上寫了I Love Bubble Tea。(圖:作者提供)

提到與來餐車買手搖飲料的顧客形成一種鍵結,甚至覺得是一種責任關係,最難忘的經驗是一對父女。

九月初,紐約學校開學後在聯合廣場擺餐車每星期五下午三點學校結束後,都會固定有一群學生準時報到來買手搖飲料,其中一位大概小五小六年級的小女生都會有看來頗為嚴肅的父親陪著來買。有一次因為固定停車的點被停走了,把車子停在同條街的另一端,結果到了快收攤前看到那位父親匆忙地跑來狀似嚴肅其實是開玩笑的說:

「你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我女兒稍早在原來的地方沒看到你們非常失望!」,「待會我要接我女兒舞蹈班下課,所以想說在附近逛逛看能不能找到你們,幸好在這裡找到了!」

聽到這些話一時感受有點複雜。想說也就是珍珠奶茶嘛,即使沒喝到附近也有其他賣果汁飲料的地方,但這位父親卻為了滿足女兒的小小心願,不死心地在附近繞了幾圈來找我們。後來跟這對父女比較熟了,聊天當中這名字為Mina 的小女生說,自從知道我們的餐車後每個星期五放學後和她父親來買她自己的百香綠茶加珍珠和她父親的茉香奶茶,然後去上芭蕾舞課已經變成他們父女之間的一個固定約會,所以要是沒看到我們會感到小小的失望。這番話將我們三方圈成一種巧妙的三角關係,都會期待每個星期五下午的相遇。

一群學生成為餐車的忠實顧客,其中還有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女(右)把每星期五來買珍奶當作他們之間的一個約會。(圖:作者提供)

經營餐車的過程中還察覺一些頗有趣的東西文化差異。大部分東方面孔的家長帶著小朋友來買飲料時都會先在一定距離外問小朋友要喝什麼飲料,然後家長就來購買。如果是西方人家庭則多數會一起站在販賣窗口,然後家長會鼓勵小朋友自己來點選飲料和付錢。拿到飲料後還會要小朋友跟我們說謝謝,從小就訓練小朋友獨立不怕生又能表達自己的個性。另外就是西方人真的是很喜歡甜食。雖然沒有做正式的統計,但幾乎有八成的東方人來買手搖飲料都會做「微糖」,「去冰」等特別要求,而將近九成的西方人則完全不會另外做調整。有些人甚至還會要求把飲料做得更甜一點。

亞洲和西方人對手搖飲料的甜度喜好差異不小。(圖:作者提供)

半年的時間中,平均業績最好的地點應該是星期天在觀光客眾多的蘇活區。而觀光客當中又以來自亞洲的台灣和中國遊客為大宗。許多人在紐約街頭看到他們熟悉的手搖飲料店竟然有餐車都非常興奮。還有從義大利來紐約旅行的台灣女生看到我們直呼不敢相信,一定要在餐車前自拍留念。當然還有許多在紐約的朋友也會來「交關」一下,都讓人倍感溫馨。還有一位自稱非常喜歡珍奶的西裔女生開心的用拍立得幫我拍了一張照片,送給我當紀念。

經營餐車期間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顧客間的互動,還有人拍了一張拍立得相贈,紐約客其實不是很冷漠的。(圖:作者提供)

經營餐車的這段時間還有許多趣事,有一次看錯停車標示,停在不能停車的地方,遇到交通警察要來開罰單,我見狀後開始收拾,拉下窗戶準備換個地點,一位婦人匆忙跑來一直求我賣她一杯芋香珍珠奶茶。但是警察已經開單子開到我旁邊的車子了,所以就指著警察跟她說不好意思,實在不能再停了。結果這位婦人直接跟警察說她只要買杯飲料就好,不會太久的。警察點了頭表示沒問題,所以我也沒有理由再拒絕她,所以又多賣了一杯。還有一次三位女生來買共11元的飲料,離開前竟然還丟了一張20元紙鈔在小費桶裡。我還問她們說是不是放錯了?她們很肯定的回答那是小費無誤。

這些和顧客之間的互動,產生的感情,還有對紐約客消費行為的觀察是做餐車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和其他任何餐飲業一樣,在紐約經營餐車有甘有苦,要抓到一些開車停車經營的眉角,能和顧客發生良性的互動,其實這會是一個很適合有衝勁的年輕人闖蕩社會的一個行業。也難怪紐約客一直希望官方單位不要繼續嚴格的控制發放餐車執照的數量,應該多開放給一般民眾。

能在紐約經營餐車真的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經驗,畢生難忘。(圖:作者提供)

最後要藉此文章感謝紐約都可飲料老闆Sam的信任與幫忙,滿足筆者在紐約開餐車的夢想。這真的是一個永生難忘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