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恐懼鳥》那些伊拉克戰爭的都市傳聞-末日病毒J376 ? (下)

末日病毒J376的真面目到底是什麼?監獄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眾多疑點層出不窮,故事就讓我們再次回到這身處險境的監獄守衛身上,他還會遇到什麼樣的突發狀況?以及該如何靈機應變化險為夷,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恐懼鳥

但問題是,他們又如何確保我們不會被感染呢?

我的心臟卡在喉嚨狂跳。我衣服面罩都沾滿了感染者的血,但這些裝備都是由政府投標中出價最低的公
司製造,能抵抗這超級病毒嗎?我開始慌張起來問:「你們究竟怎麼肯定我們靠這套衣服,就他媽的沒
有被感染呢?」科學家只是點點頭,但眼中充滿不確定。我控制不了自己情緒,朝他們大吼大叫。他們
那些人渣穿了太空衣當然不害怕!隊長立即抓住我,命令我馬上冷靜下來,而我也跟著做。

不久,無線電通訊器傳來消息,說其他隊伍準備就緒,可以繼續潛入建築物內部。承包商科學家接到消
息後走到大鋼門前,劃擦磁卡再輸入密碼,大鋼門上的齒輪旋轉起來,發出嘶嘶巨響。大鋼門慢慢往後
移動,露出一條長長的狹窄走廊,走廊兩旁盡是監牢,而盡頭則是另一道要輸入密碼的大鋼門。

就這樣,我們深入建築物最危險的領域。

我們迅速地清空走廊前部分的監牢,但科學家卻對我們說剛才清空的監牢都已知無害,然後帶我們走到
走廊另一端的一道門。在科學家開口前,我已經聽到監牢裡頭傳出呻吟聲,肯定裡頭有感染者。科學家
對隊長說監牢裡頭囚禁了一名重要囚犯,如果還在生的話,希望我們用武力把他拉出來。

我們雖然手頭上沒有任何鎮暴武器,徒手接觸感染者很危險,但既然下了命令,我們也唯有照做。承包
人一打開電動鎖,我身先士卒衝入監牢,但尷尬地我又再一次滑倒在地上,其他隊員見狀立刻衝入房間
繼續行動。
當我回過神來時,房間的清空行動已經結束,同伴在為我清理面罩上的血跡,並確保面罩沒有裂痕。我
偷瞥一眼房內的環境,發現那名囚犯早在我們進來前便死掉,屍體捲縮在房間角落,四周也是黑血和嘔
吐物。

應該是頭子的科學家對兩名下屬說他以為房間裡頭囚禁了一個他們想找的人。這樣他們就不用再深入監
獄,但可惜現在看來,行動還要繼續下去。他退回走廊,打開走廊盡頭的大鋼門,我們也跟著進去。

下一間房間呈圓形,房間中央是一張守衛控制台,環繞住控制台的盡是白色囚室,部分囚室門一早打開
了,瞥見內裡的牆壁和地板都是屎、尿、血、濃液、嘔吐物。一個人體內可以有多少液體,房間就有多
少汁液。
突然,一道囚室門打開,一名美國人由囚室蹣跚步出。他張口想說話,但見到承包商的人後欲言又止。
我們沒有人遵從命令,立刻開槍殺了他,主要原因是那美國人是我們認識的人。雖稱不上親密戰友,卻
也是隔離隊的守衛來,不時會碰面。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科學家們不耐煩地命令我們立即殺掉他,但我們沒人想這樣做。我迷茫地望向隊長尋求指示,隊長輕輕
搖頭,走向科學家和兩名下屬,和他們討論對策。我趁著這個空檔,立刻走上前問那名守衛發生什麼
事,並報上自己同事身分。

「四天前,五名穿著那些太空衣的人來找我們,說監獄有場暴動,要我們立刻前來支援。當我們要求他
們那般保護衣時,卻拒絕了我們,說那只是預防用。他們立心不良,講的全都是大話。老兄,我們必須
馬上離開這裡。」

我和他四目凝望,發現他不止雙眼通紅,膚色呈枯黃色,本應紅色的牙肉也變成慘白。說話時不斷用力
揉搓他的肚子,偶爾噴出臭氣,好像胃部匿藏了很多液體似的。他轉過身和另一名隊員說話,露出呈深
黑色的褲背,褲背塞滿硬化得石頭的糞便。但最奇怪的地方,瀕死的狀態好像沒有影響他和別人流利交
談。

突然,那名守衛像電腦當機般呆了下,數秒後再猛然抬頭望住天花板,雙目睜大。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上一瞬間他還在凝望天花板,下一秒他卻驀然低頭,張大腥臭的嘴巴,朝著我的隊友瘋狂嘔吐,鮮黃帶
血的嘔吐物像噴泉般直射他的面罩。

被噴中的隊友跪在地上死命地抹掉面罩上的嘔吐物,但最讓人心寒的地方是,那名嘔吐守衛好像什麼事
都沒有發生,繼續他剛才說到一半的話語,呢喃說我們戴了面罩看不清楚我們的臉孔,想我們脫下來一
看,看一看就好了。

此時隊長和科學家們在房間的另一端(其實房間很大),不知道我們這邊的情況。我大叫那名守衛停下
來,遠離我的同伴。但他像跳了掣般撲向我跪在地上的隊友,抓住他的頭罩再次嘔出熱騰騰的嘔吐物,
手指在摸索頭罩的邊緣,想脫下來似的。
我拉開那名發狂的守衛,把他丟在地上,騎在他身上用槍㧌猛打他的褲襠。他痛得在地上打滾,但依
然不斷叫喊要我們脫下面罩,口腔和屁股同時激噴出汁液和糞便。

我不斷尖叫,但面罩令呼叫像蟲叫聲般不顯著,隊長在遠方根本聽不到。我跨下的瘋子舉高雙手抓住我
的面罩兩邊,把我的頭猛然拉下來,兩排牙齒在摩擦面罩前方,想把它咬下來。另一名隊友一腳踢向瘋
子的太陽穴,黑血開始由瘋子的耳朵流出,但這使得他更用力掙扎。

隊長終於看到我們陷入苦戰,匆忙地跑過來幫忙,從後一把拉起那個瘋子,把他丟進旁邊的監倉,再立
刻鎖上門。

我們冷靜下來時,發現無論槍械或裝甲都沾滿嘔吐物和血液,監倉仍然傳出瘋子的撞門聲。那個科學家
高層走過來,視掃我們一眼,然後淡淡地說:「如果你們想活著出去,最好聽從我的話語。我們還有好
一段路要走,我不想死。」然後徑自走到一道電動門,按下通關密碼。

在下一間房間,有五個人站在中央,不知道在搞什麼,看到我們進來時面露驚訝。我們吸取了之前的教
訓,二話不說連開數十槍,五人瞬間身亡。這時候我們才看清房間原來是管理員室,監視器、對講機、
地圖一應俱全 。隊長對科學家們說如果他直接指出目的地,或者我們可以用這裡的資訊,躲過很多不
必要的危險。科學家頭子點頭同意,並指出地圖上一間診所研究室,說只要他到那麼拿到要的東西,我
們任務便結束。

建築物實際面積比外表看起來大得多,很多也藏在地底。科學家對我們說剛才走過的房間只是囚禁新來
的犯人,真正的監獄可是在前方。建築物基本架構呈一個巨大的正方形,每條走廊佈滿監倉,正方形則
是守衛室、實驗室等設施,也就是我們的目的地。

熟悉建梨物環境增加了不少自信心,我們便再次展開行動,往目的地全速前進。這一次,即使路經躺
在地上的屍體也會幫補一槍,以確保它們不會構成威脅。

不久,我們來到一個三層高的分支監獄。當我們想快速跑過這房間時,一名囚犯突然拿住一支M4卡賓
槍由監倉步出,朝我們連開數槍。我們正想反擊時,另一名握住槍的守衛也由暗角衝出來,協助那名囚
犯。我們快速地解決了那名囚犯,然後向守衛逐步壓迫,到足夠距離時再用武力制服。

我們用膠帶綁起那名守衛,清空整個房間後,再回頭用刑審問他。他供稱他們由閉路電視見到我們在之
前房間所做的"好事"後,決定聯合起來反擊,在前方還有更多拿住武器的囚犯和守衛等待我們。隊長
聽完守衛的證詞後,拿出手槍朝他額頭中間連開數槍,然後我們整隊人默不作聲繼續前進。

我們之後再經過了很多房間,但幸運地沒有再遇到什麼人。大約在半小時後我們終於到達目的地診所
科學家頭子和他兩個的隨從進去做他們要做的事,我們則在門口把守。正當我好奇他們在裡頭究竟拿取
什麼重要資料時,他們由診所走出來,身旁還帶多了一個人。

那人雙手被膠索帶綁住,身穿囚犯服。我們沒有問科學家關於囚犯的事,單純由他身處這棟瘟疫監獄,
沒帶面罩仍然健康有神的外表這一點看,不難猜到為什麼科學家如此重視他,重視到不惜深入虎穴來找
他。

我們開始逃離監獄。我們努力維持軍人應有的紀律前進,但內心早已發瘋得像小孩般驚慌,腳步也不自
覺地亂起來,只想愈快離開這個鬼地方愈好。但我們沒有選擇原路折返,反而走另一條未清空的通道,
因為那條路可以讓我們用最短的時間匯合另一支隊伍。

我們在途中遇到一件障礙物,障礙物由數具屍體和傢俱堆積而成,塞在通道正中間,看似用來伏擊我們
用。但當我們翻過去時,卻發現那些原本想伏擊我們的囚犯和守衛早已變成一具具屍體。他們手握武
器,浸沒在由黑血、嘔吐物、黃濃、糞便混合而成的小池中。還有部分屍體因為承受不了體內液壓,腹
腔裂出一道大裂縫,露出漆黑的內臟。

正當我們打算繼續趕路時,隊長忽然停下來,脫下面罩,朝天嘔吐起來,露出通紅的雙眼和怙黃的皮
膚。我和科學家有默契地點頭,果斷地拿出手槍,在隊長還未開口前便,向他的頭顱連開數槍,之後繼
續狂奔。我想已經沒有東西能阻止我們逃跑了。

就在我們離出口還只有三間房間時,科學家頭子驀然叫我們停下來,他要先上前查看一些東西。我知道
他在打什麼鬼主意,立即舉槍指住他,警告我會在他丟掉我們前殺了他。他慌忙辯稱只是確保我們回到
外頭時,會經過消毒室消毒罷了。

那一刻我心力交瘁,早已放棄思考的能力,唯有讓他帶路。我們果然來到一間消毒室,但需要除下裝
備,並輪流消毒。承包人和他倆個下屬沒有需要消毒,於是在房間的另一端等待我們。

我是第一個脫下裝備,進入消毒室,讓那些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液體噴在我身上。我曾經想過那些瘋
子囚犯會否在這時候闖進來殺掉我們,但最終還是沒有事發生,電腦說我消毒完畢,便捧著裝備來到等
待室。

當我來到等待室時,科學家已經用手槍指住我的頭,身旁是他兩個下屬的屍體,兩個都是中槍而死。科
學家生後的電動鋼門早已打開,他對我說他可以讓我活著離開,但必須在剩下的路途保護他和那名囚
犯,而且要拋棄三個還在消毒室的隊友。

我⋯我⋯我答應了他。

我們走過鋼門,然後科學家把電動鋼門鎖上。鋼門發出沈重的齒輪轉動聲,說明我的隊友就這樣永遠困
在這棟瘟疫監獄,自生自減。

他拿走我原來的裝備,給我一套太空衣要我穿上。然後帶我走過一連串連守衛室也沒有顯示的秘密通
道,最後來到一座電梯,電梯帶我們回到那座偽裝小鎮,那裡有一幫他們公司的人等著我們。一切看起
來都很不真實。

他們要我戴上軍用面罩,希望沒有人能認出我。他們帶我越過邊界,去到科威特的Ali Al Salem空軍
基地,然後再偷渡到美國,給我另一個身分過活,而我的舊身分則在2007年尾,一場發生在烏姆蓋薩
爾的敵軍迫擊砲攻擊中"死去"。

最後,我唯一可以給你們的線索是 J376


在後來回覆中,guard自稱在回美途中又發生很多事情。他其實原本下場也是棄屍荒野,但在轉移途中
有幸遇到自己部隊熟悉的人,才逃過一劫。現已受到第三方組織保護,並用了很多技術隱匿自己的行蹤
,防止被那間科研公司的人找到,但正因為這樣,他只能提供有限度的線索給大家。

另外,Guard有查找過舊時同伴的去向,發現所有人也像他一樣被謊報死在別的軍事事件中,至於真正
生死則沒法確定。但Guard相信那間科研公司一早就沒有打算留下活口,純綷碰巧承包人需要他的保護
才繞他一命。

「日本製的致命病毒?」

J376是什麼來?病毒名稱?地理座標?還是國家單位?
在解構J376前,或者我們應先問一條問題:guard的經歷是真是假呢?
一如既往,我們永遠沒法100%確定一個都市傳說的真偽,但在本案中小編卻留意到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雖然有網民質疑故事的真偽,但沒有人敢否認guard對伊拉克戰地的描述非常精準,無論部隊名稱抑或基地位置也正確無誤,至少肯定寫的人有深厚的軍事背景,可信性也自然提高。
除此之外,有網民翻查07年年尾美軍的死亡資料,發現真的有一批符合guard的自我描述的亡兵。更加恐怖的是,在伊拉克一個叫一Camp Bucca的監獄在07年間真的發生了一連串疑點重重的死亡事件,看出政府想遮掩某些可怕事情。但當網民想再挖下去時,guard以自身安全為理由請求網民停止人肉搜索,並拒絕回應那些猜測。
(這裡小編要致歉一下,因為小編的軍事知識弱得可憐,如看到任何錯誤,請熟悉軍事的大大指教)
既然事件可信性不低,網民也開始在網上搜查有關J376的資料。有網民在一個日本化學的網站,找到兩個以J376作編號頭4個符號的化合物。其中一個叫4,4'-Ethylenebis(C30H46O2,編號J376.4701),常用於活化飛機燃料,防止它們黏結在引擎,但看來和我們故事無關。
另一個化合物Philanthotoxin343 (C23H41N5O3,編號J376.680B)則大不同,Philanthotoxin 343 是一種由黃蜂身上提取的神經毒素,少許便能對人類神經產生嚴重影響。雖說Philanthotoxin 343 是神經毒素,然而沒有證據顯示它能對人體做出guard的故事中那種近乎喪屍式破壞。
除此之外,有數名網民找到些提及J376的科學論文,其中一兩篇提及一種類似狂犬病的細胞病毒。雖然文獻資料不多,但狂犬病的病徵卻是最貼近guard的描述,例如讓人神智失常、發燒、紅血球數目下降。
見到一眾網民議論紛紛,Guard也主動留下更多線索。他說J376中的“J”是發明該病毒的國家簡寫,但他沒有明示那個亞洲國家,同時也表示實際過程涉及多個國家和跨國集團,絕不是單一國家的陰謀。他進入監獄前曾經認到一間英國的PMC,後來也查到美國政府有間接資助。更加嚴重的是,各地大藥廠也有進行類似病毒的實驗室,並以貨倉方式偽裝。但至於J376之後3個數字代表什麼,guard則沒有回應,他只是答狂犬病毒是個不錯的方向。

狂犬病毒。(圖轉自網站)
可惜的是,由於網民對guard的帖子的熱情很快便冷卻,愈來愈少網民跟進,最後更不了了知,J376的真相也石沈大海了。
所以J376真的是高度傳染版本的狂犬病毒嗎?
小編也不確定。小編唯一可以說即使我們不看陰謀論,國家層面操控人體實驗的案件其實也屢見不鮮,例如研究思想控制的Project MKULTRA、偷偷在市民身上注射迷幻劑、把整條村的市民關在集中營進行洗腦實驗、為了科研不惜包庇納粹科學家⋯再加上基因改造技術日新月異,特別在CRISPR-Cas9 發明後,要製造出人造病毒的成本更加低廉時,所以小編覺得即使guard的故事是捏造,但裡頭由政府研發的生化病毒洩漏到我們生活世界而引起災難性後果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來到文章尾聲,小編想分享近年在沙地阿拉伯留傳的一個都市傳聞,它或者可以留給大家一絲懸念:
傳說在伊拉克南部小鎮有狗隻因爲長期吃人類屍體而產生變異,不單止身上的組織日漸脫落,露出壞死
的黑色組織,而且性情也異常凶猛,只吃生肉。很害怕喝水。

原本當地的警察想即場獵殺牠,卻收到上頭命令必須活捉。無可奈何下,唯有把那隻變異狗關在當地警
局,並立即惹來當地的傳媒爭相報導。

最奇怪的地方是,在報章還未趕得及報導前,整個小鎮便“碰巧”被ISIS攻陷,所有接觸過狗隻的警察
和村民也被“ISIS恐怖分子”一一槍決了⋯

上集傳送們:那些伊拉克戰爭的都市傳聞-末日病毒J376 ? (上)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