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以酩狀》Corpse Reviver:《通靈美人》裝醉的人永遠喚不醒

有人真的在喝了回魂酒之後,就從醉態裡回魂嗎?也許就只是自己騙自己罷了。即便如此,終究我們還是會選擇酒入愁腸,選擇欺人與自欺。

縮梭

以1930年代法國為背景,《通靈美人(Planetarium)》題材改編自美國靈媒三姐妹真實事件 ,並融合多樣隱誨議題於其中。蘿拉與凱特兩姐妹以通靈表演維生,蘿拉擅於交涉言辭,凱特年幼單純,找上姐妹倆拍攝電影的製片為了影業理念的偏執行徑;雖然中文片名譯為通靈美人,卻鮮有真正與亡者的對話交流,反而多是描寫身為姐姐的蘿拉如何過度保護凱特、製片為影業的顛狂、還有當時對猶太人的歧視打壓。

《通靈美人》題材改編自美國靈媒三姐妹真實事件。(圖: Les Films Velvet)

對白裡提到電影對於人們的意義是替他們經驗那些虛構的情節生活,捏造出真偽難辨的鏡頭; 好比片頭的滿天繁星對比劇末棚內的星空動畫。我們看見的、認知的就會是事實嗎?就像電影 裡妹妹凱特對通靈的解釋:「人們只想看見自己在乎的人,但其實通靈會出現的,往往是對自 己仍有掛念,而被自己一直忽略的人」。我們是不是太常漠視了很多其他人的關心與注視呢? 我們只想看見自己想看的畫面,只想聽見自己想聽的話。

位於加拿大多倫多金融區大樓裡的瑪曼餐廳(Maman Restaurant),由九星名廚艾倫.杜卡 斯(Alain Ducasse)旗下弟子,擅長以當地有機食材加入創意發想,不到三十歲就摘下米其林一星的年輕主廚﹣阿曼德.阿諾(Armand Arnal)負責菜單,從紐約蘇活區開到多倫多。阿諾以《通靈美人》片名為題,改編自經典調酒「亡者復甦二號(Corpse Reviver #2)」,「天文館(Planetarium)」用各四分之三盎司白麗葉酒(Lillet Blanc)、君度橙酒( Cointreau)、檸檬汁,最後再加進少量艾碧斯酒(Absinthe)搖製均勻,拿掉琴酒後,降低整體酒體濃度,酸甜果香與茴香氣息組合成一股幽幽輕柔。

Maman Restaurant與其電影調酒﹣Planetarium。(圖: Maman Restaurant)

亡者復甦(Corpse Reviver)其實是一系列調酒統稱,也可視為是回魂酒的意思。

19世紀中期,開始有人將這樣的調酒歸類;1861年12月時,一份英國週刊《Punch, or The London Charivari》上的文章首次登載提到:

「喝完司令酒(Sling,酒加蘇打汽水)接著一杯史東沃( Stone Wall,威士忌加上蘋果西打酒),再來杯亡者復甦,然後在屋子裡翩然起舞,愉悅地哼著小調。」

目前最早見於調酒手冊內的酒譜紀錄,是1871年由瑞奇特與湯瑪斯(E.Ricket and C.Thomas )合著的《The Gentleman's Table Guide》註明「亡者復甦(Corpse Reviver)」是用各半的白蘭地(Brandy)和黑櫻桃蒸餾酒(Maraschino),再加上少量的布克苦精(Boker's Bitter)調製。發展到1930年,倫敦薩伏伊酒店(Savoy Hotel)的美籍調酒師哈利.克拉多克(Harry Craddock)於《Savoy Cocktail Book》編入兩款亡者復甦調酒。

「亡者復甦一號(Corpse Reviver #1)」是以1盎司白蘭地再加上各0.5盎司蘋果白蘭地(Apple Brandy或Calvados)與 義式苦艾酒(Italian Vermouth或Sweet Vermouth)搖製;「亡者復甦二號(Corpse Reviver #2)」則是現下最常見的版本:以等份量的琴酒(Gin)、君度橙酒、白麗葉酒、檸檬汁與少 量艾碧斯酒混合,並標註這樣的組合就算能回魂,喝太多杯又會很快醉倒。

調酒Corpse Reviver #2。(圖:Cool Material)

電影最後,蘿拉靠舊識的介紹獲得演出機會,戲中戲裡身為護士的她抱著孩子,身邊圍繞著躲 避戰火的孤兒們;而實際生活裡的她僅剩下自己,沒有別人。在降靈舞台上被聚光燈罩著的她,攝影機前濃妝豔美的她,那個過份呵護又霸佔著妹妹的她,都像是不存在的幻影般;窗外的流星是真的嗎?過去的種種都是真的嗎?

喝完亡者復甦以後沒有人真的就能從醉態裡回魂,就跟許多事情最後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盲目相信(醉漢都堅持自己相當清醒);即便如此,終究我們還是會選擇酒入愁腸,選擇欺人與自欺。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