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Outside》有關《安妮日記》的最新研究,揭示荷蘭人的地下文藝活動

《安妮日記》是一部德籍猶太少女安妮‧法蘭克在二戰時期,一家人為逃避納粹屠殺猶太人迫害,所遺留下來的個人日記。也是一部揭發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重要罪證。近來相關學者研究發現,事實上,當時的荷蘭人出版了大量地下文藝作品來抵抗納粹。而這些作品讓我們可以看到荷蘭人在德佔時期的堅韌態度。

 JOSEPH LI

1940年代,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及其家人在阿姆斯特丹的藏身地被發現和逮捕。最近,有學者為我們提供多一個角度,分析這宗納粹大屠殺的悲慘故事。

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照片來源網站)

《安妮日記》,很多人都讀過。多年來,不少人都懷疑安妮之所以被發現,是有荷蘭人告密。

不過,現在的研究認為,納粹份子是偶然發現安妮的,並沒有告密者。本來,納粹德軍在調查一宗「配給卡」的欺詐案,涉及非法的經濟活動,卻無意得知安妮的存在。

現在的研究認為,納粹份子是偶然發現安妮的,並沒有告密者。(照片來源網站)

新的研究,不僅揭示了一些有關安妮的歷史事實。而且,也說明了當時荷蘭人抵抗納粹的程度,並不如想像中脆弱,也不是充滿背叛與勾結。

事實上,當時的荷蘭人出版了大量地下文藝作品,抵抗納粹。這些作品,讓我們看到荷蘭人在德佔時期的堅韌態度。

學者Jeroen Dewulf指,根據安妮的紀錄,每次有新的地下文章傳到安妮手中,她就會感到十分興奮。這些文章,從何而來?Dewulf寫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所有德國占領的國家中,沒有一個國家比荷蘭出版更多地下文學。地下出版的書和詩都絕對是非法的。歷史上,荷蘭人一向都追求自由思想。」

二戰期間的阿姆斯特丹。(照片來源網站)

於1940年代的德佔時期,荷蘭人非常堅持自由的思想。荷蘭人熱愛言論自由,很多人都蔑視德國納粹的當權者,努力寫作和出版,不惜違反德國的法律和文化規範,很多作品都向納粹挑戰。

這些地下文藝作品的質量不高。 戰爭期間,生活和物質條件惡劣,荷蘭許多精英都被迫害,監禁或殺害。 很多圖書館員和出版商都自我審查。但是,一些人仍然努力出版,批評德國人。

佔領期間,德國人在荷蘭發動了一場「納粹化運動」(Nazification campaign),旨在宣揚納粹的理想,根除被認為是顛覆性的文化。 運動的重點之一,就是成立一個名為「荷蘭文化會所」(Dutch Chamber of Culture)的組織,任何屬於文化界的人,都會「被成為」會員。但是,許多荷蘭人拒絕加入,或假裝他們已不再創作。

Leendert Jurriaan Jordaan(1885-1980)是著名的荷蘭政治漫畫家。這是他一幅當時有名的畫作,在地下廣為流傳,叫 ‘De Vampyr’ (1940)。(照片來源網站)

當時,地下出版社蓬勃發展。有些人出售詩歌和書籍,就是為了幫隱藏的猶太小孩籌款。一些荷蘭藝術家敢於發言被納粹打壓,被迫轉入地下文藝界。於是,不少人利用賣書的收益來支持這些藝術家。

地下出版商為了規避紙張的配給法,製作微型的出版物,使它們不會違反紙張配給的限制。當時,荷蘭到處可見小型的印刷品。

Dewulf估計,當時荷蘭有超過1000種地下出版物:

「…可以說,地下文學所代表的,就是當時最適合荷蘭人的活動:等待」。

當然,一些人得付出代價。 至少有700名在地下文藝界工作的人在佔領期間失去生命。

來源:Jstor DailyWashington Pos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utside 有關《安妮日記》的最新研究,揭示荷蘭人的地下文藝活動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