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酸青週記》越南來的,都很會騙:身份造假背後的社會歧視

一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我們只需要創造出一個友善社會,讓大家都可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努力生活著,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身份感到不安、羞愧,也就不會出現為了過得更好,而造假身分假裝是「具有某種身份的人」這種事情。

范綱皓

因為寫論文的關係,我連續看了好幾部台灣拍攝的新移民電影,包含:《金孫》、《吉林的月光》、《黛比的幸福身活》,還有兩部是蔡銀娟導演的《候鳥來的季節》與鄭有傑導演的《野蓮香》,海倫清桃碰巧都在這兩部電影中演出,而她2016年最新的電視劇作品是民視的《新娘嫁到》,一連13集,長期收看民視的台灣婆婆媽媽對她一定不陌生。

海倫清桃中年之後,星路才開始順暢,但近期爆出了身世造假事件,再度躍上各大新聞版面。前陣子才發生「假灣生」陳宣儒冒充田中實加,如今又一樁身份造假事件,讓許多台灣人開始懷疑各種「移民身份」的真實性。 雖然海倫清桃的「假台真越」跟陳宣儒「假日真台」,本質上皆是「騙」,但是她們所映照出來的台灣社會處境並不相同,不可相提並論。

海倫清桃近期爆出了身世造假事件,再度躍上各大新聞版面。前陣子才發生「假灣生」陳宣儒冒充田中實加,如今又一樁身份造假事件,讓許多台灣人開始懷疑各種「移民身份」的真實性。(記者陳逸寬攝)

越南來的,都很會騙?台灣男人就不會騙?

海倫清桃的造假事件一出,網友針對這一類事件的反應,都是基於「騙」所產生的憤怒。有一部份的人除了「騙」之外,還連結上海倫清桃的越南身份,得出「越南來的,都很會騙」這樣的連結,正巧顯示出台灣社會對於越南人的歧視。海倫清桃的個人行為,代表她個人的道德與價值,我們又何必把「很會騙」和「越南人」綁在一起,加深台灣人對越南人的污名呢?

何況,台灣網友眼中的「騙」,都還沒把早年「台灣郎」到越南、中國跨海相親,造假自己在台灣的工作、職位、學歷以墊高自己在「感情市場」中的位置算進去,甚至有些「台灣郎」人都沒去到現場,光靠婚姻仲介拿著一只年輕時的相片,就把「越南妹」騙到台灣來。還有許多惡質仲介也用騙的方式,誘拐年輕的越南美眉到台灣從事性工作。那麼多的惡意與欺騙,也很少聽到越南人抱怨說:「台灣來的,都很會騙」。她們因為各種原因,費盡千辛萬苦來到台灣,只求落地生根後,可以得到這個社會多一點的關注與友善。

當台灣人不會被看不起:好女人才能成為台灣人

撇開海倫清桃身份造假的事情,她說:「當台灣人不會被看不起」,是真實且正在發生的事情。例如:海倫清桃的演技有目共睹,但是她的國籍明明是台灣人,卻永遠只能演「越南新娘」,得不到其他的機會。根據2014年「新移民媽媽台灣友善環境調查」,台灣社會對於新移民仍然有八大歧視言論,包括:「當初是先生用多少錢買來的」、「台灣比較好,新移民的母國比較落後」、「大陸妹」、「越南仔」等稱呼、投以異樣眼光、認為新移民媽媽要得到幫助是為了避免她的子女將來成為社會問題、認為新移民媽媽給孩子的教養一定比較差、把「賣淫」、「虐待公婆」、「賺錢統統寄給娘家」這種形象直接與新移民畫上等號。

許多新移民女性雖然在法律身份上已歸化為我國人民,但是在情感上、生活上、文化上,她們仍然有一份割捨不了的認同與習慣,導致她們永遠被視為是「外人」。(資料照,記者陳昀攝)

所以,新移民想盡辦法都要把中文學好,說得一口好中文,最好剛好很會做菜,很會照顧家裡的長輩,很會做家事。如此一來,她們才夠資格證明自己可以成為台灣人。也就是說,要成為台灣人之前,她們必須要先是個好媳婦、好太太、好媽媽,接著才能成為台灣人,才可以在這塊土地上,得到多一點的溫暖、關注與友善,才不會被看不起。

壞透了!壞女人怎麼可以是台灣人!

像海倫清桃這種使勁騙術的壞女人,就算拿著中華民國的身分證,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也不再有人會把她當成是台灣人了,而是「越南來的」。至於,那些尚未歸化為中華民國籍的新移民,萬一違反「無不良素行」的原則,就永遠成為「越南來的」(註)。 我理解新移民女性在台灣的處境,也能體會她們想盡一切辦法,想要證明「我是好媳婦、好太太、好媽媽」的努力。海倫清桃在做的事情,雖然過頭了、被認為走偏了,但是本質是一樣的,她也想證明,越南人只要努力一樣可以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擁有一片天地。

海倫清桃代表的更是諸多女人樣貌中的一種,她不是好女人,也不是壞女人,她就是她自己。

別再叫她們外籍新娘

我相信有許多新移民女性雖然在法律身份上已歸化為我國人民,但是在情感上、生活上、文化上,她們仍然有一份割捨不了的認同與習慣,導致她們永遠被視為是「外人」。不過,人的認同本來就是多重且並存,台灣也因為50萬新移民的加入而擴充了我們的文化內涵。在日常生活中,區分誰是台灣人、誰是越南人,沒有任何必要。

一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我們只需要創造出一個友善社會,讓大家都可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努力生活著,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身份感到不安、羞愧,也就不會出現為了過得更好,而造假身分假裝是「具有某種身份的人」這種事情。只是,台灣社會離那個友善的社會還很遠,各種不友善、讓人無法自在生活的事情,海倫清桃在她主演的《野蓮香》、《新娘嫁到》都演出來了。

她與許多新移民女性的願望,無非是「別再叫我外籍新娘」了,也別再貶低她們的家鄉、她們的身份。這份努力,不可以只丟給新加入我們的朋友,更需要集體台灣人一起擔起這個責任。

註:

2016年12月21日修正的《國籍法》第三條的歸化條件,第三項載明「無不良素行,且無警察刑事紀錄之刑事案件紀錄」,此規範過於抽象。「無不良素行」之定義為何?雖然內政部有認定原則,但是仍然給行政單位有極大的裁量空間,民間團體皆主張應該刪除。